原标题:早教市场乱象:老师近半无证上岗 学费动辄万元

 “亲们,宝宝还不到上幼儿园的年纪,能推荐个靠谱的早教课么?”“亲,XX早教中心怎么样啊?”年轻父母交流育儿经验时,时常会发出这样的求助信息。市场有需求,于是,大量早教机构应运而生。六一儿童节前夕,现代快报记者走访发现,课程价格高、从业人员无证上岗、缺乏相关部门的约束和管理等,成为当下早教机构发展的种种乱象。面对这样的早教市场,家长们往往难以抉择。近日,南京市领导牵头,就此进行专题调研,强调要加快发展亲子园育儿园,以满足社会需求。

现代快报记者 付瑞利 项凤华 黄艳

走访

一节课上下来,要掏160多元

今年3月份,现代快报曾报道,南京一对双胞胎的妈妈,花两万元为孩子报了一家早教中心。结果,她发现奔着“潜能开发”而去的孩子,只是做做游戏。这位妈妈感觉上当受骗了,将早教中心告上法庭。

昨天,记者先后走访了四家早教中心。有早教顾问拿出的课程价目表上,一学期一万五六的课程费,已是“起步价”。以其中一个包括艺术、音乐等的“课程包”为例:96个课时,每节课45分钟,收费16000元。这样一节课上下来,要从父母腰包里掏160多元。

宣传“高大上”,让人云里雾里

“全球同步”“引自美国”……翻看各早教中心的宣传单页,类似的字眼并不少见。记者以家长身份咨询课程设置时,早教顾问也多会描述课程的“国际背景”,并介绍开发潜能、情绪管理等“高大上”的教育理念。

“孩子这么小,那么高深的东西,对他们能有效果么?”在新街口一家早教中心,面对记者的疑问,一位早教顾问翻开一本材料,解释某某课程能怎样拓展孩子的思维、某某活动课可以促进孩子的社交能力发育等。

面对这样的宣传,家长难免陷入难以选择的境地,“本来只想让宝宝和其他孩子一起玩玩,哪料到上个课还有这么多功能?”

大学生短时间培训后,就能上手

当被问起早教老师是否具备相应的从业资质时,早教顾问们给出的多是肯定答复。但再追问一下,他们就会解释,老师们的资质都是机构自行认定的。

市民陈女士讲起自己的经历:儿子参加了一家早教中心的课程。一次,做完搭桥的游戏后,老师紧接着介绍起拱桥、索桥等其他类型的桥梁,并让孩子们记住,“孩子都还很小,对这些知识是没有什么概念的,老师这样的教学方式太生硬了。”

“国家对早教人员并没有明确的要求,比如说必须具备怎样的水平、通过怎样的考核。一些机构在用人时,也不会特别讲究。”南京一家早教机构的负责人张女士说,一些大学生毕业后,经过短时间培训,就进入早教中心。

保证质量主要靠“社会责任感”

近年来,收取大量课程费后,早教中心老板跑路的案件,南京已经发生数起。

“最基本的保障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早教的质量问题?”张女士说,自己到目前这家早教中心工作已经数月,主持中心的日常运转。不过,这么长时间过来,没有任何部门来对他们进行检查。她认为,早教不同于其他行业,按道理,教育、计生等部门都应对其进行日常管理,规范其运作。

不过,张女士笑称,这个市场的现状是,一切都依赖于“机构的社会责任感”。

如何破解

到2015年建成

220个早期发展指导服务站

南京市平均每年出生6.2万个婴儿,单独两孩政策实施后,未来5年将增加6万“二宝”,孩子3岁以前怎么带?据南京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到 2015年,发展建成220个四级的婴幼儿早期发展指导服务中心(站、室),0—3岁婴幼儿接受育儿园或亲子园服务率达75%以上,基本满足0—3岁婴幼儿家庭和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园、看护的需求。

收费如何?他举例说,目前市婴幼儿指导服务中心(凤凰宝宝亲子园)是计时的,为辖区内的0-3岁婴幼儿家长提供体验式服务,每小时收费不会超过50元;各个街道和社区也有“育儿园”,比如小市街道东井亭社区的太阳果亲子园,全日制的收费大概在1300元,其价格是要到物价部门备案的。

相关部门正在修改完善《南京市0—3岁婴幼儿早期发展行动计划(2014—2015)》和《南京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机构设置管理暂行办法》,目前已经提交市政府常务会和市委常委会研究。据透露,南京将降低早教机构准入门槛,减少前置条件,简化审批和登记手续,比如,除了在民政部门登记外,还可以到工商部门登记。

保教人员今后持“双证”上岗

在幼儿园当老师,要有幼儿教师资格,那在亲子园工作,是不是也应该有相应的准入门槛?的确是这样,南京市幼儿教师培训中心主任杭梅副教授,不仅是学前教育专家,也同时是高级育婴师,她的一部分工作内容,就是培养育婴员、育婴师。“国家劳动部门要求,从事0-3岁婴幼儿相关工作的都应该具备相应的资格证书。而入门的职业名称,就是育婴员。中级叫育婴师,高级就是高级育婴师。”她表示,想当上育婴师,首先要符合报考的条件,以报考中级为例,必须要有幼教相关专业或卫生学校学习的相关专业背景。经过100个学时左右的培训。而想要当上高级育婴师,要在取得中级育婴师资格后,从事相关工作5年后才能报考。

南京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相关负责人透露,下一步,南京将实行婴幼儿早期发展机构从业人员资格准入和注册管理制度。保教人员必须持证上岗,并逐步实现持教师资格证、育婴师证“双证”上岗。

调查

收费高,仅7.5%的家庭愿承受

南京市场上的早教机构,主要是社会组织及私人办的,普遍收费较高。今年,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做了一个摸底调查。

“发放了3700份问卷调查,有2027户家庭认为,孩子3岁前需要进入早期教养机构,占54.7%。”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全市有0—3岁婴幼儿家庭近20万个,但真正去上早教的,仅占7.5%。

该负责人分析,以计时制早教机构每课时的收费为例,过半家庭的心理价位是:上一堂课50元以内。

从业者近半无证上岗

调查人员实地走访了318家早教机构,发现在2704名从业人员中,持有关资格证书的有1423人,占52.63%,其中持教师资格证人数为933人,持育婴师证人数为490人。持教师资格证、育婴师证双证人数为263人。无证从业人员1281人,占47.37%。

只在工商注册,教育部门管不着

亲子园这类早教机构以前归谁管?教育部门有关人士表示,在归计生部门管理之前,这一块可以说是个“盲区”,并没有明确为教育部门管理。早教机构基本都是在工商部门注册,而教育部门审批发放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证,培训机构是教知识或技能,早教不在这个范畴。“南京市教育局从来没有给早教机构批过办学许可证。”有关人士表示,早教机构中仅有少量,可以说是个位数,是在区级教育部门登记过的,如在培训机构的办学范围中,有早教的内容。不过,每四年就要换一次证,今年正值集中换证,原有个别机构办学范围内的早教内容将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