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李瑞英张宏民主持《新闻联播》画面。
     
     2014年,李瑞英张宏民主持《新闻联播》画面。

     

5月28日凌晨1点17分,以演唱《你在他乡还好吗?》而闻名全国的川籍著名歌星光头李进,在自己的微视上公开爆料,《新闻联播》主播张宏民要与李瑞英一同告别《新闻联播》。
   28日,华西都市报记者随后又联系上了张宏民本人,他证实说:确有此事。随后,李瑞英也对其他媒体记者证实了该消息,李瑞英是播音部主任,现在要退出一线,今后只做幕后管理工作。李瑞英本人也表示感谢央视平台的培养,为了能让年轻的主播们更好地成长,他们将退到幕后做一些培训和服务工作。
川籍歌星曝料 张宏民李瑞英告别《新闻联播》
   据了解,最早爆出张宏民和李瑞英要一起告别的消息并不是媒体,而是张宏民的好朋友,以演唱《你在他乡还好吗?》而闻名全国的川籍著名歌星光头李进。他是在5月28日凌晨1时17分,在自己的微视上公开爆料的。从微视的画面上看:只见李进搭着张宏民的肩,张宏民精神状态很好,俩人如兄弟十分亲热。面对镜头,李进爆出话外音:“大家好!宏民,咱们新闻联播的历史的丰碑,从明天开始走向市场。”事后,李进表示:“所谓走向市场的话其实只是作为朋友的一个良好祝愿而已。光头李进和朋友们觉得生活中的张宏民很可爱,性格开朗,风趣幽默,和《新闻联播》里的稳重大方不太一样,希望才华横溢的张宏民有更加全方位的发展。”因为还是中央电视台的职工,张宏民表示一切行为将遵守台里统一调配。
   28日下午,当华西都市报记者电话向李进求证消息来源时,李进说,他和张宏民等几位朋友27日晚上在北京一家餐馆吃饭,张宏民向几位朋友透露,他将和李瑞英一起退出《新闻联播》。“当时,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说你俩人主持《新闻联播》三十年了,怎么会突然离开?张宏民说,自己确实要离开《新闻联播》。”
   于是,接下来,李进便录下了他与张宏民的微视。
本报记者求证 张宏民回复:事实准确,谢谢关注
   李进的微视立即被上万人观看,上千人转发。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也第一时间电话联系到张宏民本人。华西都市报记者问:“今天网上传闻称您将要离开《新闻联播》栏目,回到学校当老师,这是真的吗?”张宏民很快用短信回复了8个字:“事实准确,谢谢关注”。
   昨日,李瑞英也通过短信向媒体证实了这一消息。她表示确实将与张宏民退居幕后,告别《新闻联播》。李瑞英在给媒体的回应中表示,“我们感谢央视平台的培养,感谢观众多年来的支持与厚爱!感谢所有媒体人的敬业精神!我们认为年轻的主播们已经成长起来,我们退到幕后做一些培训和服务工作,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更有意义。”
   至于两位资深主播退居幕后的具体工作以及《新闻联播》是否再添新丁,李瑞英表示:“我们俩将去中央电视台播音员主持人业务指导委员会从事培训工作,其他的事,不是我们考虑的范畴。”
他们要去哪儿 央视同事:退居幕后,培训新人
   李瑞英、张宏民告别《新闻联播》,他们会去哪儿?28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电话连线采访了北京一位电视专家,他透露说:“据我了解,李瑞英、张宏民告别《新闻联播》只是央视内部工作调整。5月26日,有关领导就开了一个内部会议,宣布了李瑞英、张宏民将不再主特《新闻联播》,但他们仍是央视的人。不久,他们会被安排去央视内部一个培训机构,负责全台的新主持人培训工作。”
   这位电视专家还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说,目前,主持《新闻联播》的主持人共有5对。李瑞英和张宏民离开《新闻联播》主持人岗位后,还剩下4对主持人。4对主持人主持每天的30分钟的《新闻联播》,从人力上看,完全能够胜任。严格地讲,李瑞英和张宏民退到幕后,去为央视培训新人,这样的安排是很科学的。
网友留言
   李瑞英和张宏民扎根央视《新闻联播》近30年,陪伴了80后一代人的成长。对于他们此次离开《新闻联播》主持岗位,很多网友表达了不舍之情。有不少网友表示,“舍不得啊,习惯了他们的声音,向两位致敬,辛苦啦。”不仅如此,更有不少年轻网友将两位敬之为“国民偶像”、“国脸”。
   “哈哈镜”:“我们看着他们的主持长大,感谢青春有他们的陪伴。”
   “维爱宋茜:“时光太匆匆!他们退出,我们也将老去。”华西都市报记者 杜恩湖 荀超

>经验之谈
张宏民:交朋友是最好的积累

   说实话,多年来,自己没有接受任何媒体的专访。这不是故作姿态,我觉得,我首先是个新闻工作者,新闻的真实性、权威性是通过屏幕上自己的表情、语气、姿势来传达给观众,用不着宣传。每天工作能踏踏实实,对得起观众,就行了。
   1982年,我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毕业就到了中央电视台。
   新闻播报,经常碰上突发新闻。在直播之前3分钟送来一篇稿子,坐下来就开始播报,任何一丝慌乱的表情和动作,都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平时要是不注意积累知识和提 高心理素质,就不能胜任这样的工作,甚至影响了国家的形象。
   看书查材料,是积累,但我觉得最好的积累方法就是多交朋友。和经济界人士交朋友,对播报经济新闻就非常有好处。心里有底的新闻播报出来,非常顺理成章,有说服力。虽然没有炒一分钱的股票,我却交了很多券商朋友。中国队有一半以上的球员也是我的朋友。我还有很多民警朋友,出租车司机朋友,街坊朋友。在我心里,所有的朋友都是平等的,是生活工作中的良师益友。
   我觉得,新闻播音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和纰漏,这就要求我们有对党高度负责的精神和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品质,全心全意地做好每一项工作。

李瑞英:做梦播音不识字被吓醒
   “新闻联播”稿子一般提前10分钟才能拿到。遇到紧急情况,越是大稿子,来得越晚。有一次,离节目开始只剩1分钟,李瑞英提醒编辑:“我手里还没有稿子”,编辑没有回话,李瑞英看了看表,又提醒了一遍,还没回应。李瑞英急坏了,第三次提高嗓音要稿,还剩30秒,编辑才把油墨未干的稿子“飞”过来。汉语的人名和地名有不少多音字,如果直播时有不认识的字或咬字、发音错了那就惨了。所幸平日的积累让她出色地驾驭了稿子。“我们的工作中处处是地雷。所以作为新闻工作者要有丰厚的学养、厚实的人生积累和多方面的锻炼。内心的东西多了,思想的表达就流畅了,遇到地雷也能轻松地躲过。”
   在《新闻联播》工作,责任非同一般,尽管万分小心,有时也不免出错,那么,出错之后要受什么样的惩罚呢?播音员李瑞英透露说:“一个错别字扣50块钱,如果你累计错3个字以上,就要去学习班参加考试,很严格的。一般情况下,稿子提前10分钟时才能拿到。遇到紧急情况,越是大稿子来得就越晚。我觉得直播就是体现在这个地方,及时、准确、生动。我做过这样的梦:7点了,稿子上满篇都是不认识的字,翻遍字典也查不到,就吓醒了。”
   许多央视新闻类主持人,主持得久了就试探着摆弄起文艺节目来,弄得自己像明星一样,播音员李瑞英对此从不感冒:“我认为我最适合播新闻,将来也可能有新闻背景材料的纵深节目,我想我也可以尝试一下。但如果说主持文艺节目,我觉得自己不适合,我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就是不如坐在演播室播新闻的感觉好。新闻部的播音桌是我最好的舞台,坐在那里感觉工作状态非常良好。”
   李瑞英认为,播音员首先要隐退自我,不要有表演欲。有的播音员每次播音前总想着今儿该换哪件衣服,化什么样的妆,这样就会分散注意力,影响播音质量。有一阵子,播音员时兴戴耳环呀、项链呀什么的。有的观众就来电话问,某某播音员的耳环项链挺漂亮的,在哪儿买的?这就干扰了观众注意收看节目的内容。后来播音员就都不戴那些零碎了。

《新闻联播》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为何位置一定“男右女左”?
   既然固定了“一男一女”的搭档方式,那么为何连两位主播的位置都会常年保持“男右女左”的状态呢?原来这其实是个视觉习惯的问题:央视的台标固定于左上方,那么个头略矮的女主播坐在画面中台标的下方,看上去就比较和谐。南京艺术学院传媒学院副院长王方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给出过答案:“这主要是习惯问题,台标在左上,女方个头偏矮,所以坐在台标下。”不信你看香港TVB,他们的台标通常都是加在画面右侧,所以主播就往往保持“男左女右”的状态啦!

主播一分钟要说多少个字?
   据统计,如今《新闻联播》中主播们的语速已经达到了300字/分钟,基本上这已经是保持风度仪态前提下的最大值了。要不为什么“国脸”们的嘴都长得比较大呢,这要真是“樱桃小嘴”,那还真倒腾不过来。顺便说一句,上个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国内新闻节目播音员的语速是每分钟160到180字,到了80年代就变成了每分钟220字到240字,90年代以后,速度再次要求加快,变成了每分钟280字——如果是现在的观众回过头去看50年前的新闻节目,还不得觉得跟放慢镜头一样啊?

“国脸”们可以自己决定造型么?
   答案当然是“No”!因为《新闻联播》的重要性,所以就连主播的造型也不容马虎。一般而言,主播的着装风格以简约、大方、典雅为主,夏季颜色会清淡些,而冬季则会选用深色。至于逢年过节,则可以穿得喜庆一点,比如新年的时候女主播可能会穿红色的唐装。考虑到视觉上的“清爽”,“国脸”们往往不能留胡须、蓄长发(所以女主播们30多年来都是短发)、眉毛也不能修细,更不能擅自改造型——已故主播罗京就曾经说过,连他想要去理个发,也要提前跟台领导打招呼。而2012年时,资深主播王宁曾经一度戴着眼镜出现在节目上,这甚至引发了一轮热议。年年岁岁衣相似,只是他们的相貌都已经渐渐不再年轻……

节目结束,他们在聊什么?
   30多年来,《新闻联播》的片头会改,但“ending pose”永远不变,那就是大家熟悉的“灯光变暗、字幕升起、俩主播交头接耳”。至于他们当时到底在聊什么,网友们有很多有趣的猜测,比如“等会儿到哪里宵夜啊”云云。不过从“国脸”们接受采访时的回答来看,其实大多数时间里,他们只是在感慨“还好,今天又没出错”。原来,《新闻联播》是直播节目,随时可能发生“提词机故障”、“临时需要插播重大新闻”的状况,而且全国观众都在看,主播们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告别”也是期待
   “告别”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很惆怅的词语,因为这两个字包含着“离开”、“别离”、“再见”或者“不再见”等涵义。特别是对于在当年那个资讯匮乏的年代成长起来的70后、80后,《新闻联播》有着特别的意义。这就好比我们的左右手:握着没多少感觉,但是砍一刀还是会疼。
   罗京的离去,邢质斌退休;到之后李梓萌、欧阳夏丹、郎永淳等加入《新闻联播》主持人行列;再到此次李瑞英、张宏民也将告别这个主播台。“告别”不只是一个伤感的词,同样也充满着希望。我们已经有了太多的怀旧。现在,我们该是对《新闻联播》有新的期待的时候了。 任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