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有个冷笑话段子,“医院要是能使用支付宝就好了,付款后就诊,治好了再确认支付,态度不好就给个差评,这样医院的服务态度会好很多,医生护士会跟在屁股后面:‘亲,给个好评呀!’”没准正是这个段子,启发了马云。
   在牵头成立菜鸟网络,专心打造物流网络整整一年后,2014年5月28日,马云旗下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宣布了名为“未来医院”的计划,再次将其推向风口浪尖。按照计划,5-10年后,挂号、候诊、缴费、查看检验报告以及医患互动等环节均可以在线完成。
   通过O2O来减少“黄牛”,通过评价和互动优化医患关系,这个设想的确令人期待。
   不过,对于马云的新计划,业内人士认为,是否能顺利落地还尚待观察。“‘未来医院’计划设想是好的,可以为百姓提供更多便利。但要落到实处,必须得到医院及其主管部门的支持。”四川天府医药企业竞争力促进中心主任许雷认为。
规划“未来医院”看病挂号缴费查报告全在线
   5月28日下午,支付宝对外公布了名为“未来医院”的计划。据此,支付宝将对医疗机构开放平台能力,具体包括账户体系、移动平台、支付及金融解决方案、云计算能力、大数据平台等。
   其实,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最近的内部讲话中,已经重点提到了阿里巴巴对健康产业的关注,而且将其列入了未来十年的重点规划,而支付宝正是阿里巴巴集团重要的关联公司。
   根据支付宝的规划,“第一步是帮助医院建立移动医疗的服务体系,第二阶段是通过互联网在线完成电子处方、就近药物配送、转诊、医保实时报销、商业保险实时申赔等环节;第三阶段是开放大数据平台,结合云计算能力,与可穿戴设备厂商、医疗机构、政府卫生部门等合作,搭建基于大数据的健康管理平台。”“未来医院”计划负责人张建钢说。
   到医院看病,挂号难、排队时间长,一直是患者最头疼的问题之一,“未来医院”计划直指这一难题。按照支付宝的规划,未来患者可以在手机端进行挂号和叫号查询,然后根据叫号的实际情况安排去诊室的时间,这样就可以避免在门口的排队等候。不仅如此,医生开好处方后,患者可以直接在支付宝系统缴费,不用去窗口排队;检验报告或诊断报告结果出来后,系统还可以根据医院的影像归档和通信系统水平,推送通知,患者就可以直接在手机端查看报告。
   这样一来,挂号、候诊、缴费、查看检验报告以及医患互动等环节以后均可以在线完成。当然,要达到上述状态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支付宝预计,实现这一计划,大概需要5年到10年。
回应一线城市两家医院已测试四川正在推进中
   支付宝并非医疗企业,为何要推出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马云是否要借此颠覆或重造医疗行业?
   对此,“未来医院”计划负责人张建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支付宝没有所谓的颠覆或重造医疗的野心。我们希望通过支付宝的介入和能力输出,尽可能地在现有情况下提高医疗服务的效率,为患者和医院提供便利。”
   据支付宝介绍,目前其已与北上广深10家以上的三甲医院达成合作,其中有2家已完成开发,正在进入测试阶段。此外,还与30多家社区医院达成了合作。
支付宝相关负责人透露,开放平台是支付宝今年的战略重点,“未来医院”的计划在四川也正在推进中。
业界观点
看病更便利 但落实有难度
   “‘未来医院’计划设想肯定是好的,可以为百姓提供更多便利性。但要把这个计划落到实处,必须要得到医院及其主管部门的支持,如果涉及到医保支付的话,也需要得到相关部门的同意,换句话讲——要看别人的脸色。马云以什么‘代价’来换取支持值得关注。”四川天府医药企业竞争力促进中心主任许雷2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他还提到,“未来医院”计划如果顺利全面进入医疗机构,未来有望依托对庞大用户的行为分析延展开发出大数据产品,从而在健康管理、药品销售等方面实现高效率的应用。但与此相伴的是对用户隐私的保护,以及避免垄断等不可回避的问题。此外,也不能高估该计划对解决目前医改难题的作用。
   “对于这个新生事物,建议监管部门持宽容态度,在推进过程中逐渐完善。”许雷建议说。
   还有评论指出,互联网能够带来更多便利,能解决信息流、货物流、资金流,但看病是一种必须面对面的服务,不是挂完号后就可以回家了。能不能挂上号,或者交费是不是复杂,只是辅助,真正的核心仍然是怎么看上病,找谁来看病,看病的过程能不能解决问题。
华西都市报记者 王继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