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北方网讯 :

一年一度的“六一”儿童节时期,一边是绞尽脑汁选礼物的家长,一边是摩拳擦掌“打孩子主意”的商家。从某个角度看,儿童节已经变相成为“消费节”。美国的经济学家曾说,孩子意味着商机,由此也应运出现“儿童经济”一词。那么,到底什么是“儿童经济”?津城儿童用品市场呈现哪几大特点?家长对儿童用品市场的感受是什么?近日,带着一系列的问题,记者走访了天津儿童用品市场。

记者调查 儿童用品价格普遍过高

到底什么是“儿童经济”?曾任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兼新闻发言人的姚景源曾对此有过公开的解释。他认为,“儿童经济”应该这样理解:孩子们有各种各样的需求,比如他们的吃、穿、用,以及他们的游戏、学习等等一系列的需求。“因此,出现了儿童玩具、食品、服装、家具和各种各样为孩子们成长而提供的各种补习班。从需求和供给这两方面看,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大市场。应该说,“儿童经济”是整个经济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也为我们整个国民经济增长,发挥了巨大的拉动力。与此同时,姚景源认为,分析“儿童经济”确实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他说:“‘儿童经济’已产生规模,显然,我们的商家眼睛都盯在这里。‘六一’前夕,几乎所有的商家,他们都瞪大了眼睛搞促销。千方百计地‘打孩子们的主意’,似乎所有的产品,都千方百计地与儿童挂钩。孩子和家长,包括商家,都在进行一种紧锣密鼓的准备。”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各大商场内的儿童用品专柜,绝大部分产品的价格普遍要高于成人用品。比如,儿童衣服普遍没有百元以下的产品,尤其是奶瓶,可以说是没有最贵只有更贵。上个月刚荣升为父亲的80后白领小王告诉记者,他为女儿购买的三个奶瓶,最便宜的也要近两百元。其实,他十分不明白,一个玻璃制成的奶瓶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而在儿童电动车市场,很多三轮玩具电动车的售价多为千元,均超过成人骑用的电动自行车。

儿童用品 有成人化倾向

近日,记者来到大胡同批发市场,发现儿童用品市场果真是一块大蛋糕,关于儿童用品的批发摊位占据了几层楼。通过记者对儿童服饰、文具等用品市场的走访调查发现,儿童用品普遍有成人化倾向。

在儿童服饰柜台,记者看到很多儿童衣服完全是大人风格,唯一的区别仅仅是尺码上小了几号而已。据摊主介绍,类似成人穿着的吊带、短裤、甚至是成人间流行的衣服款式,比如一些比较暴露的服装,都可以见到童装款,平日的销售量都非常好。“‘这孩子跟小大人似的’,这句话在咱们看来是对孩子的一种夸奖。所以从外在打扮上,很多小孩也喜欢自己看起来‘很酷’。而这种‘很酷’的感觉,事实上体现出来的都是大人们的时尚。”

随着天气的变热,游泳也成为亲子活动的好选择。在泳装柜台,记者看到有不少少儿版“比基尼”泳装。据售货员介绍,现在很多儿童服装都带有成人化的色彩,家长与孩子对此也没有任何异议。“现在有不少家长喜欢把自己的孩子打扮得像大人一样,感觉这就是范儿。”在本市部分影楼,记者也发现了此类情况。除了婴儿百岁照,很多青少年写真都没能还原少年的青涩,反而朝着浓妆艳抹的方向奔去。还有不少的套系采用戏剧人物为模本,而传统戏剧里面著名的桥段,如《红楼梦》里宝玉、黛玉的扮相事实上并不适合青少年儿童。

买儿童用品常花冤枉钱

姚景源认为,按照经济学原理,一种商品的定价是成本+利润,在儿童用品上,除了成本+利润以外,商家又加了一个家长对孩子“爱”的错误的理解。是家长对孩子错误的“爱”,导致了儿童用品价格的离谱。

在走访中,记者也采访到多位儿童家长,发现在普遍感觉儿童用品售价较高的前提下,很多家长仍选择购买,为的就是不能委屈孩子。刘红的女儿今年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尽管平时上学有校服,她还是为女儿购买了很多名牌服饰。“每到周末,女儿就要和同学一起去兴趣班,总不能还让女儿穿校服去。”看到女儿同学穿的衣服都是名牌,刘红自然也要为自己的女儿购买名牌服装。“有时候也觉得花好几百元买件衣服不太值,而且过不了几个月女儿一旦长高就无法再穿,可还是不能让女儿觉得失了面子。”公司老板高先生平日工作很忙,基本很少有时间陪伴15岁的儿子,所以只能采取提供优越的物质生活的办法来进行弥补。这样的心理,常常使他在对儿子提出的物质要求面前变得没了底线。“前几天,儿子看上一双运动鞋,说是含有高科技,售价近两千元。本来觉得根本没必要买,可想想自己平时挺忙顾不上孩子,最后还是答应了。”

深度采访

希望儿童用品更有文化内涵

受访人:刘岩(全职太太,70后)

刘岩的女儿彤彤今年已经12岁,为了女儿的成长,6年前,刘岩就辞去工作,变身全职太太,开始照顾家庭及女儿的生活。聊起儿童用品,刘岩这位全职太太颇有感触。“通过这么多年给女儿添置各种生活学习用品,以及逢年过节送礼物给亲戚的小孩,我感觉现在的儿童用品是越做越高级,越来越精细,价格也越来越贵,但有精神内涵的产品却太少。”

因为女儿学琴,刘岩结识了很多学琴孩子的父母,并组成了“妈妈团”。让刘岩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是“妈妈团”中两位妈妈对礼物的选择。“前年的儿童节期间,妈妈们凑一起聊给孩子买礼物的事情。结果大部分妈妈选择的都是IPAD,一方面是全新的电子产品,另一方面又代表着一种时尚。可有位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妈妈,却送了孩子一套《十万个为什么》。当时有很多妈妈不以为然,觉得这礼物选得很老土,怎么能把自己当年的少儿读物送给孩子呢?”可这件事给了刘岩特别大的触动,她从内心开始佩服起这位送书的妈妈。“现在都是一家一个孩,父母的爱往往表现在给孩子买东西,满足孩子的物质要求上。像我和身边的那些妈妈们,除了生活上的衣服鞋帽外,通常给孩子买的都是电子化的产品,如手机、电脑等等。随着年轻父母的工作越来越忙,陪伴孩子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现在有多少家长会坚持定期送孩子书籍呢?”

刘岩发现,家长除了陪孩子做功课以外,基本上很少会陪孩子读课外读物,更别提抽出大把时间陪孩子到户外锻炼身体。刘岩告诉记者,女儿看的动画片大多数都是国外的,国内的动画片很少,而着重于本土民族文化的动画片就更少。“我特别希望能有解说《论语》、《弟子规》等国学经典名著的动漫片被创作出来,作为孩子的家长,有时候是很希望孩子能够多接触一些带有精神文化内涵的产品,而不是一味的只懂得消费、与同学攀比。”后来,刘岩也买了一套《十万个为什么》送给女儿,后来还意外的发现原来还有《十万个为什么》的动漫片,而且每集的长度只有四五分钟。现在,她每天晚上临睡前都跟孩子一起看一集。“其实,很多为什么我也并不知道,也是跟女儿一起看动漫片才了解到的。比如说,长颈鹿的脖子为什么那么长?老虎身上的网纹是怎么来的?等等。通过一段生动有趣的卡通动画,我跟女儿都学习到很多知识,明白了很多道理,而且在一起看动漫的过程中,女儿跟我开始有了朋友的感觉。”

在采访的最后,刘岩希望像《十万个为什么》这类益智又有趣的书能够越来越多。“相比改革开放前,社会经济在进步,我们在物质方面获得了极大的丰富。我感觉现在的孩子在物质方面真的已经达到了一个较高的水准。但属于孩子们精神世界的产品是真的不多。我感觉,像《本草纲目》也可以拍成动漫片,能够教孩子认识各种植物。我希望科学家们、文学家们等方方面面的专家们能够关注到青少年儿童的精神食粮问题。”

儿童消费市场更需良心产品

受访人:郑勇(市场总监,80后)

作为儿童日化用品企业的市场总监,郑勇对儿童经济有着自己的看法。“我父母是50后,我是80后,我的工作面对的目标顾客是00后的小朋友和80后的年轻父母们。”通过对几代人童年时期的消费比较,郑勇认为,社会和科技的进步,促进了儿童文化的发展,从而改变了孩子对世界的看法和反应方式。“80后年轻父母大多是生长在互联网时代的人,他们对新知识、新产品的接受度很高,而且懂得主动去了解新东西。我在做市场调研的时候就发现,比如市场上出现了一些新的儿童保健品的时候,80后的父母们就会先上网搜索,通过自行了解的方式去学习,在确认了确实对孩子有帮助的情况下,才会发生购买行为。另外,80后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童年时期是‘小皇帝’‘小公主’,父母的溺爱往往使他们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拒绝节俭生活,追求消费,乐于享受。在流行文化与消费主义的熏染下,又产生了‘多一些’的购物欲望。”

郑勇说,50后、60后、70后的人通常自身都比较节俭,但因为对下一代的培养意识非常高,所以在儿童消费上常常处于无底线的状态。作为一名8岁男童的父亲,郑勇对此深有感受。“儿子每到寒暑假必须要去买新书包,有时候我们夫妇感觉旧书包完全可以再用一学期,但禁不住儿子的软磨硬泡,很快我太太就会‘缴械投降’,带孩子去商场买个中意的书包。”郑勇说,像这种完全不是基于实际需求出发的消费行为在儿童用品市场经常发生。“孩子们的收入来源是很广泛的,从父母亲戚长辈等多处都能获得。像每到过年,孩子们通常会拥有很多压岁钱。我曾经看到一个数据,在北美,孩子可以自由支配北美1150亿美元的初级市场,孩子能影响到6000亿美元的市场,并能在将来形成无可限量的未来市场。”对商家来说,这无疑是巨大的诱惑。所以,现在很多商家把投资目光放在了“儿童经济”上,行业涉及到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他们的购物兴趣和消费地点在不断发生改变。比如,我现在做儿童日化用品,像三岁以下的幼童,我们通常都是做无香料无矿物油的洗发水沐浴露,而对年龄段处于十岁的孩子,通常会生产一些带有花草香味的洗发水沐浴露。同时,我们从前年开始,着手创建成人日化用品线。因为,我们发现孩子们代表着未来的成年消费者。他们小时候亲近的品牌往往能够成为他们成年以后也会喜爱的品牌。”郑勇为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像他的儿子,这几年经常购买同一品牌的书包,虽然价格比较贵,但儿子感觉这样的购买行为让他在同学中显得很有个性。“我们通过一些资料发现,儿童对品牌的印象从很小就开始了。往往到了十几岁的时候已经对品牌价值有了初步的认识,虽然尚不成熟,但孩子肯定会很清楚的明白,某个品牌代表高档,某个品牌只是普通档次。”

在采访的最后,郑勇说,孩子对消费市场的影响力是无可限量的。但他认为,在对经济价值关注的时候,商家更应该将做“良心产品”作为从业的首要原则。“这些年关于儿童产品,尤其是事关身体健康的食品方面,出现了很多恶性事件,伤害了很多孩子。所以,我常常感觉,作为商家首先应该为孩子负责,坚持生产售卖‘良心产品’,再谈盈利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