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读者爆料称,社区里出现了一些没有办学资质、消防证件、卫生证件的无证幼儿园。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无证幼儿园存在多年未遭取缔。

无证幼儿园的存在,一方面折射出部分家庭尤其是外来务工人员家庭孩子入园难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折射出管理部门的监管困境。

■探访

无证幼儿园栖身居民楼

江汉区王家墩社区内有一家“优突幼儿园”。该幼儿园栖身于一居民楼的一楼,小朋友们的活动场地是由一楼的空地围成,近20平方米。居民称,这家幼儿园存在有三年,有三十来个学生和六七个老师。

这家幼儿园没有保安把守,家长可随便出入。教室被分隔成上下两层,每层仅一人多高,空间狭小逼仄。

如此简陋的幼儿园是否正规?多位家长向记者表示“不知道”。该幼儿园丁园长指着墙上的一张营业执照称幼儿园“有证件”。该营业执照于4月16日下发,企业名称为“武汉新式优突教育咨询部”,法人代表姓吴。

当记者提出看教师资格证、卫生证和消防证件时,丁园长称不方便。丁园长继而改口称,幼儿园只是个咨询部,并不是幼儿园,不需要上述证件,但同时又表示该园的“老师们很负责,教得很好”。

此后,记者实地探访发现,此类无资质幼儿园在武汉多个社区均有存在。

在汉阳区汉桥路朝阳星苑大门口的一栋二层楼房里,另一家幼儿园已办了两三年,内有三四十个孩子。该园工作人员自称幼儿园证件齐全,但需要去公司查。记者来到该公司注册地,发现该公司已于两年前搬离。

在江岸区淌湖二村,一家名为“小小哈佛”的幼儿园,楼梯与居民共用,幼儿园可随便出入。该园的刘老师称,“幼儿园是新开的,证件正在办”。

■调查

教育部门遇执法难题

武汉市教育局所登记在册的幼儿园中,上述三所幼儿园均不在其中。

根据2013年出台的《武汉市民办学前教育机构设置审批标准(试行)》,民办学前教育机构除了需获得消防证件、卫生证件和教育部门批准外,还需配备一名以上保安,满足生均用地面积不低于14平方米,建筑面积不低于9平方米的要求。根据这一标准,记者走访的上述3家幼儿园均不达标。

对此,江汉区教育局办公室罗主任表示,王家墩优突幼儿园未登记,也无办学资质。

既然如此,这家存在多年的幼儿园为何没有被取缔?罗主任解释称,教育部门对幼儿园进行教学业务指导和审批,区教育局对该幼儿园专门下发了停办通知书,但该幼儿园不予接受。

罗主任称,教育部门并无执法权。“我们已将该幼儿园问题上报区政府,目前正等待回复”。武汉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称:“教育部门有审批权但无执法权,取缔无资质幼儿园并不能光靠教育部门,需要多个部门联合执法。”

对于优突幼儿园持有“武汉新式优突教育咨询部”正规执照的问题,江汉区工商局注册登记局高副局长表示,“工商部门不给幼儿园下发执照,也无权下发,但给该地址的公司下发营业执照是合乎规定的”。

其实,无证幼儿园早已引起过重视。2011年,武汉市教育局曾专门下发《武汉市民办简易幼儿园基本标准(试行)》的通知,引导规范并清理无证幼儿园。但目前,无资质幼儿园并未彻底根除。

■现状

“无证园”满足部分家庭需求

“实际上,一些黑幼儿园长期存在且能找到市场,也有原因。公办幼儿园数量少、正规民办幼儿园贵,一些家庭乐于将孩子送到相对廉价的无证幼儿园。”采访中,一位圈内人士告诉记者。

资料显示,目前武汉市有1055所幼儿园,但仍难以满足幼儿入园的要求,而且公办幼儿园偏少。据了解,公办幼儿园费用,一般为每月每生五百元左右,民办幼儿园大都在每月1500元至2000元,高的更高。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无证幼儿园每个月仅需缴纳五六百元钱的费用,受到一些外来务工人员以及低收入家庭的欢迎。“公办园进不去,民办园贵得吓人,我们一个月也就一两千块钱收入。幼儿园一个月五六百块钱的费用,不仅便宜还方便接孩子。”江岸区淌湖二村的幼儿家长李先生说。“每年各区都会清理无资质幼儿园,但是取缔无资质幼儿园后又面临着孩子遣散、分流等问题,处理不好,会引起家长极大不满。”武汉市民政局曾参与查处无资质幼儿园行动的一位知情人士说。

■建议

引导与取缔并行

“一方面,教育部门可引导、规范目前无资质的幼儿园,必要的时候给予适当支持。另一方面,对一些只有牟利动机、没有办学条件的幼儿园,要坚决取缔。”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教授范先佐说。

范先佐认为,除了有市场需求外,幼儿教育不同于义务教育。外来务工人员子女面临着“公办上不了,民办上不起”的尴尬,未经教育部门批准收费便宜的无资质幼儿园便有了生存空间。

范先佐同时建议,对无证幼儿园的监管,可由教育部门牵头执法,这样可以避免出现监管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