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少儿阅读:城乡迄今不平衡 少儿出版热≠少儿阅读强

图片来源:网络

少儿出版热≠少儿阅读强

前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少读工委原主任海飞做了一辈子少儿出版和少儿阅读推广,在他看来,我国少儿出版正进入一个难得的“黄金期”。他回忆说,1978年秋天他出席全国少儿读物座谈会时,全国只有两家专业少儿出版社,全国给孩子们写作的专业作家不到20位,每年出版的少儿图书只有200种。而2012年我国出版少儿图书已超过3万种,仅加入中国作协的儿童文学作家就有900多位。“这和30多年前对比,我们当然是有了长足的进步。”海飞说。

少儿出版已成为我国出版业增速最快、效益最好的门类。据开卷公司统计,2012年少儿类图书占整体市场的码洋比重为15.08%,比2002年的8.82%提高了6个百分点。2012年少儿图书动销品种超过12万种。我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少儿出版大国。

不过,一些专家指出,少儿出版热并不等于少儿阅读强。我国少儿阅读存在人均阅读资源较低,城乡差别过大,阅读功利性强,阅读推广不力等问题。其中,城乡少儿阅读资源失衡的问题非常突出,已经影响了农村儿童平等阅读权利的实现。

“不要认为北京的孩子有书看,农村的孩子就也有书看。”海飞说,别看我国每年发行的儿童图书有4.6亿册,但平均到3.6亿未成年人身上不过1.3册。我国的未成年人儿童读物拥有量在全世界排名第68位,是以色列的1/50,是美国的1/30。而在这其中,城市与农村儿童的阅读环境差距又非常大,30%的城市小读者拥有80%的儿童读物,70%的农村小读者只拥有20%。

城乡阅读资源严重失衡

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工作的李昕女士说,她5岁女儿最爱的就是读书,每晚睡觉前“雷打不动”必拿一本书让爸爸妈妈讲故事,每天上幼儿园或是出门旅游,书是必不可少的随身物品。良好的阅读习惯和家长为孩子营造的阅读环境密不可分。李昕说,女儿出生不久,家里就为她购买了一个三层的书架,如今已经装得满满的,前不久因为书太多书架被压塌了一层。除了日常购买图书之外,她还为女儿办理了两张儿童图书馆的借阅证,每月至少去一次。

大中城市富集的阅读资源和良好的阅读氛围确保了城市儿童的阅读量。据近日公布的“2014年首都青少年阅读状况调查报告”,除了课本之外,北京青少年每月平均读书数量超过1—2本的占45%,每月读一本的占29%,这两部分占比超七成。报告显示,有37%的北京青少年每月支出20元至40元用于购买图书杂志,而从不买书的只占4%。

如此大的阅读量和如此高的阅读支出,对许多农村地区的孩子来说是可望不可即的。

“我去湘西、河南、四川、甘肃等贫困地区乡村小学调查时,从未在孩子的家里见过书架。”酆伟是北京桂馨慈善基金会公关部经理。该基金会目前在全国乡村小学建设了109家桂馨书屋。酆伟认为,农村家长和学校普遍缺乏阅读认知,家长在外打工,孩子成为留守儿童,“父母觉得亏欠孩子,但更愿意买玩具啊、衣服啊给孩子,可能物质上的满足更容易吧,还关注不到孩子的精神需要。”酆伟说,大部分乡村小学没有专门的图书室,有的就算有书,书也很破旧,不少政治学习类读物、科学种养殖读物也在架上,完全不适合孩子阅读。

桂馨基金会在四川古蔺一所有300多名学生的乡中心小学设立了书屋,校长非常重视,专门辟出一间阅览室,重新粉刷后还特意加固了门窗。在阅览室门口放着一盆清水,孩子进来看书前必须先洗手。此景令酆伟既感动又心酸,他对校长说,书就是用来给孩子看的,翻破了或弄丢了不要紧,我们每年会给你补充新书。

“不是农村孩子不愿意读书,只要有了条件,他们也是很热心的小读者。”陈雪是航天数字传媒公司的工作人员,近两年为了在偏远农村地区推广数字农家书屋,她跑了不少中西部的穷困地区,农村儿童缺少适合读物的情况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今年5月中旬,陈雪在陕西省商洛市柞水县交通希望小学调研时随机做了一个调查,一年级三班40名学生每年读书在5本以上的有14人。孩子们的图书大多是家长为其购买,加之学校内图书室的借阅,孩子们之间的交换传阅等。

这所希望小学由陕西省交通厅支持建设,目前共有在校学生606名,学校配有2间学生图书室、1间阅览室和1间教师阅览室,共有图书18000册。校图书室管理员石莉老师介绍说,一、二年级的学生主要喜欢少儿绘本,三、四年级的孩子偏好图文并茂的童话故事,五、六年级的孩子已明显表现出对历史、地理和文学类图书的兴趣偏好。记者在现场发现,有些广受欢迎的绘本由于被翻阅次数太多,书页已经散掉,有些布满了修补的痕迹。学校图书室的图书不仅供学生们在校阅读,也对高年级的孩子提供借阅服务。石老师说,孩子们很珍惜这些书,细心的孩子还会给自己借的书包上书皮儿,到了时间会主动地归还。

据全国妇联近日发布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超过6100万,全国流动儿童规模达3581万。“二者合计近1亿的农村儿童,如果他们的阅读状况不改善,开展全民阅读、建设书香中国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陈雪说。

政府与民间应共同行动

在目前农民收入有限、阅读观念较弱的情况下,政府和社会组织应承担起更大的责任。实际上,如何增加农村阅读资源、促进城乡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一直是党和政府高度关注的课题,农家书屋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全国已建成的60万家农家书屋正在成为乡村儿童读书的乐园。

农家书屋办公室工作人员安乐说,从暗访和调研情况看,农村儿童特别是中小学生使用农家书屋的频率明显高于成年人。在厦门一所农家书屋的借阅登记簿上,稚嫩的笔迹表明主要读者是儿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刷发行司司长王岩镔说:“调研发现农村留守儿童是主要的阅读群体,我们就逐年提高少儿类图书所占的比重。”少儿图书在农家书屋推荐图书目录中所占的比重从2008年的10.2%(218种)增加至2012年的20.8%(1084种)。

为了提升农家书屋对孩子的吸引力,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3年下发通知,延长暑假期间农家书屋的开放时间,每天不得低于6小时;并要求各地结合实际开展丰富多彩的阅读活动,吸引小读者。安徽亳州市利辛县农家书屋为留守儿童开办了为期40天的兴趣培训班,内容包括书法、绘画、剪纸、手工等。重庆南岸区面向全区小学生招募农家书屋“小小管理员”,首批38名小管理员已持证上岗。这些做法既为学生自身读书学习创造了条件,也锻炼了能力,培养了责任感。

“捐书很容易,但使书真正读起来、用起来,这个就很难了。”酆伟说,桂馨书屋目前探索建立了一套书屋运作管理的模式,与学校签订责任书,详细规定每周开放时间、确定专人管理、学校要保证每周举办一堂阅读课,基金会会不定期回访,对运行良好的书屋给予奖励。“所谓奖励就是给图书管理员每年2000元的自主支配资金,只要是用于阅读活动的,就可以用。”从调查情况看,能够严格按照约定持续开放运行的桂馨书屋占总数的90%以上,近5万名乡村孩子受益。

“‘改变从阅读开始’,这是我们基金会的一个口号。如果100个孩子里能有10个20个因阅读而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我们的工作就没白做。”酆伟说。(记者 张 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