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像海棠、紫如鸡冠、黄似葵花、材质细腻、形态新颖,嵊州紫砂并不比宜兴的逊色。”来嵊州度假的刘先生把玩着工艺美术大师金祖稠的紫砂壶赞不绝口。根雕、泥塑、竹编……刘先生的朋友都兴奋地谈论着他们在村子里淘的“宝贝”。

这就是嵊州著名的“艺术村”,位于嵊州市中心黄金地段。村里有100多位“村民”,3名村干部,其中有20多位“村民”是工艺品行业内的大师级人物,村里有大大小小的民间艺术展厅十几家。艺术村,民间艺人温暖的家

嵊州市的民间工艺久负盛名,竹编、泥塑、紫砂、雕刻……其艺术水准享誉海内外。《中国根雕艺术》一书所收录的根雕,竟有三分之二出自嵊州人之手。全市登记在册的民间工艺美术企业有69家,民间工艺人员超过4000人。但这些传统民间工艺,散落在城乡的各个角落;大量的民间艺人,游走在社会的边缘地带,他们虽有繁荣民间工艺事业的一腔热血,却受各方面限制而有心无力,这些老手艺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

2005年,为延续古越之地的文脉,传承古老的民间工艺,在嵊州市委、市政府的协调组织下,一个废旧的厂房里,成立了集窗口展示、市场交易、艺术交流、娱乐休闲等功能于一体的艺术村。建村几年来,这个村就广受好评,仅根雕艺术就连捧10个全国金奖,被命名为“中国根艺之乡”。

艺术村里的民间工艺馆展现了嵊州传统民间文化的现代创作实力,静谧的环境让那些身怀绝技的大师们静心创作,多出精品。同行之间能够互相切磋交流,而管理服务中心又有专人把市场需求及时反馈给这些民间艺人,使得整个行业有着良性循环,这是艺术村真正的魅力所在。

“这里搞艺术的氛围很好!”紫砂艺人钱小英介绍说,在艺术村里,虽然艺种不同,但是艺术都是相通的,大家在一起,可以相互交流,特别是对刚入门的学徒来说,容易找到学习的方向。工艺品,旅游商品市场拔头彩

“如果说嵊州除了可以给你带来独特的越乡山水文化体验,那么在艺术村你将感受到的是嵊州越乡山水文化的独特魅力”,嵊州市旅游局局长陈君说。

“天人合一”的嵊州根雕妙趣;艳而不俗的泥人艺术,作为浙江泥人的代表,与天津泥人张、无锡惠山泥人呈三足鼎立之势;历史悠久,工艺精湛的嵊州竹编,形成了具有传统地域和民族特色的“实用品”、“艺术欣赏品”、“家庭装饰品”、“蓝胎漆品”四大类7000多个花色品种,享有“中外竹编第一家”之美誉。

嵊州紫砂则面世于1973年,目前已有花盆、茶具、酒具、艺术品等12个大类600余个花色品种,以品种多、造型新、色泽雅、制作精而冠居全省。嵊州紫砂的代表人物是金祖稠,以他自行开发研制的冷瓷工艺著称。特别是养生紫砂壶,受到了游客的青睐。在这里,你可以让艺人在紫砂壶刻上你的名字,也可以定做你喜欢的各类紫砂壶礼物。

“很多人十分惊奇,原来嵊州有这么多优秀的民间工艺品,参加展会多了,名气上去了,交流也多了,我们的技术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同时也越来越受到旅游商品市场的青睐。”艺术村村长竺荣表示。

艺术村的工艺品成为了嵊州市旅游商品的杰出代表,销售也不再是单一的艺术藏品和实用型器物的市场,而是作为旅游购物的礼品和纪念品受到了广大游客的欢迎。与此同时,艺术村也渐渐自发成为了嵊州市的一个旅游目的地,许多去嵊州的游客都会慕名去艺术村看看,据统计,现在艺术村一年要接待参观者20多万人。增加工艺品零售的同时,进一步提高了嵊州民间工艺品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在城区市中心建起嵊州艺术村,使曾经边缘化的民间艺人找到了一个新的平台,也促进了嵊州旅游和文化的产业化发展。”嵊州市旅游局局长陈君说。艺术村,旅游和文化产业的“聚宝盆”

“最近有客户出90万元买了我们的‘十八罗汉’,这在过去真是难以想像。”根雕大师郑剑夫兴奋地告诉笔者。

如今的嵊州根雕的价值已经和两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动则上万的作品比比皆是。而在两年前,即使是他们自认为精品,也无法卖到高价钱。“现在五湖四海的树根都往嵊州送,嵊州的根雕漂洋过海走向世界。”的确,正如郑剑夫所说,在文化村统一规划和积极向外拓展下,很多民间艺术家已经成了企业家,从小作坊到正规公司的转变,让这些艺术家在发挥特长的同时腰包也越来越鼓。

在文化村的浓浓文化气氛中,越来越多的工艺大师聚到了一起,而很多产品的价值也在不断提升,在根雕、竹编等领域,都出现了“珍品”。前不久,有外商出50万美金想购买竹编珍品《花塔》,却被一口回绝。而在几年前,由于遭遇发展和从业人员不足的困难,竹编曾经一度遭遇“灭绝”的危险,在死而复生中,嵊州竹编正迎来更大的机遇。

经过两年的发展,嵊州文化村在拯救传统民间艺术并把它做大做强的产业化道路上已经获得了初步的成功,不过他们还有着更大的目标。

嵊州市旅游局局长陈君表示,最近,嵊州市委、市政府又有新动作,准备成立文化发展公司,将嵊州的民间文化整体包装推介,还要进一步加快创新步伐,引进新的管理人才,探索以艺术村为试验田的旅游和文化产业融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