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治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不少房主或中介公司都是上了二房东的当,“被群租”了,而清退最难的也是二房东,“因为他们要么不配合,要么你根本就找不到他”。一位街道工作人员表示,虽然全市都在整治群租房,但只要二房东这个群体存在,群租房就有死灰复燃的可能。

图省事房子“被群租”

“我和中介签署的是委托租房协议,要不是社区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房子成了群租房。”满脸踌躇的张大姐带着记者来到她的家中,因为找不到二房东,清理隔断的活她只能自己干了。

张大姐介绍,自己平时不住在这处房子,为了让家里多些收入,就和爱人商量把房子给租出去。可张大姐平日里是个急性子,就怕麻烦,于是有人主动打听要租她家的房子,没想太多很快就把房子租出去了。“我真是糊涂了,哪知道那是个二房东。当时人家给我打了三个月的租金,拿了钥匙就走了,说有了我的银行卡号,以后让我按时查卡里的钱就行了。”张大姐说:“我说怎么从来都不让我回来呢,而且房租也两个月没准时交了。”

其实,在不少房屋“被群租”的业主中,张大姐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想挣钱、怕麻烦、图省事,是导致他们利益受损的主观原因。

被清退租户有苦说不出

在一些房东受二房东蒙骗的同时,也有不少“北漂”,因租房经验少,图便宜,上了二房东的当。

因为街道整治群租房,从东北来北京打工的小两口小张和小王不得不拎着行李从只住了两个多月的群租房里搬了出来,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二房东。

说起自己的租房经历,两人感慨万千,“和我们情况差不多的,这房子里有五六户呢。租给我们房子的人姓李,说是中介公司的,收了半年的租金后就再也没见过本人,有什么事都是打电话。现在倒好,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不见影儿了,以后再租房子可得多个心眼,不能再住这样的群租房了。”

小张说:“刚看房的时候我们也没想到是这样的房子,但是姓李的说自己就是房主,房子很安全、也便宜,所以我们没看房产证,也没复印他的身份证,就交了钱住了下来。”

二房东上欺下瞒

二房东除了假借中介的名义,从房东手里直接租房再打隔断用于群租外,还会以租户的名义从中介手里拿房。

一家房屋中介的相关负责人说:“其实,我们不怕那些小中介和黑中介,有政府部门出面来规范,时间久了,他们自然就存活不下去了。我们最怕的还是隐藏在黑中介背后的大量二房东。”

其实,在京城的房屋租赁市场上,二房东群体存在已久。有业内人士毫不讳言:“现在这个市场上二房东很普遍。”承租时,二房东说是自己住,与房屋中介公司签下一纸合同,将房屋整租之后,至于在这些出租居室里发生了什么,中介公司很难知道。

一位房屋中介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租赁合同签订时,文本中会对包括居住人员数量、不能改变原有房屋结构等都作出规定,“以此来约束承租人。但一方面中介公司在签合同时没法查验承租人是不是二房东;另一方面,后期二房东对房屋进行隔断,中介公司方面由于人员配置等各种原因,也很难在第一时间掌握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