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为孩子报名天价辅导班 课时未过半培训机构关门

家长望子成龙心切,为提高孩子的考试成绩,不惜花数万元为孩子报读“一对一”辅导班。孰料,开班没多久,培训机构就停业了。眼看天价学费要打水漂,24名家长将某培训机构告上法庭。日前,经番禺区法院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该培训机构在一个月内向家长们退还待授课时的学费。

为孩子报天价辅导班

家住番禺的阿东(化名)是高三学生,学习成绩一直不理想。为了让孩子考上好大学,阿东的父母四处打听升学捷径,找到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一家培训机构。该培训机构宣称,他们开设的“一对一”辅导课程特邀高素质教师,有针对性地为每个学生量身定制个性化教学辅导方案,能够快速有效提高学生的成绩。

去年4月30日,阿东的父母满怀希望地和该培训机构签订了“一对一”辅导协议,花9.5万元为孩子报读了440课时的高考课程辅导班,辅导时间自即日起至来年6月1日止。

培训机构突然关门

让阿东一家没想到的是,该培训机构在今年1月突然关门停课,人去楼空,并且事前没有任何通知。原来,该培训机构由于经营不善,报名的学员较往年明显减少,公司资金陷入困境,最终导致欠薪停课,包括番禺分校在内的多个教学点均陆续关停。当时,阿东还有两百多个课时未上,待授课时学费逾5万元。

同月,上百名家长聚集该培训机构总部追讨学费,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迫于舆论压力,该培训机构法定代表人刘某某与家长们签订了“退费清单”,同时承诺将在1月26日复课,以实际复课课时抵扣应退还的课时费,直至按应退费用金额对应课时上完为止;如未能复课,将按“退费清单”的金额于2月10日退还给家长。

然而,令家长气愤的是,该培训机构这次开的是“空头支票”,在约定的期限内既没有复课,也没有退费,家长们遂决定通过法律程序维权。

24名家长追讨学费

今年2月,包括阿东父亲在内的24名家长将该培训机构诉至番禺区法院。据统计,这些家长为孩子报读的辅导课程囊括小学、初中、高中的各门必考科目,每个孩子已支付学费11250元至94600元不等,孩子最大的19岁,最小的11岁。

番禺区法院承办法官接到该批教育培训合同案件后,详细了解事情的原委,认为家长和培训机构若能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调解方案,将会是最好的结果。

在庭审中,承办法官在准确把握案情焦点的基础上开展调解工作,通过辨法析理、情理相融,令该培训机构认清自己的责任以及面临的诉讼成本和风险,最终促成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该培训机构在一个月内向家长们退还“退费清单”确定的费用,并承担诉讼费。根据法院的民事调解书,该培训机构应向阿东的家长退费5.5万元。

目前,该批案件已进入执行阶段。

法院总结四大陷阱提醒注意

今年1-5月,番禺区法院受理的教育培训合同案件有32件,较往年有大幅增加。番禺区法院通过分析近几年审理的教育培训合同案件,总结出当前青少年培训机构的“四大陷阱”,提醒家长和学生注意。

陷阱1 “培训”实为“咨询”

一些青少年培训机构由于缺乏资金和资质,选择成立对注册资本要求很低的咨询公司,注册业务为“咨询”,做的却是教育培训。不仅教学质量无法保证,而且由于其注册资本远低于收取的高额培训费,如果公司预收学费之后发生经营困难或者倒闭的情况,家长们支付的学费极可能无法全额退回。

【法官提醒】先了解培训机构的办学资质和相关证照。

陷阱2 学生安全难保证

青少年培训机构良莠不齐,很多机构只注重短期的经济利益,培训场所往往是临时租用的廉价场所,地段偏远,在安保方面也是能省则省,上课学生的安全难以保证。

【法官提醒】报名前应与培训机构明确上课地点,最好能够实地考察课室条件及周边环境。

陷阱3 虚假宣传严重

不少培训机构的宣传夸大其词,宣传实际并不存在的办学资质、办学设施和师资力量,不切实际地使用“一对一名师辅导”、“包通过考试”等字眼或虚构学生培训前后的成绩对比,隐瞒真实情况。

【法官提醒】最好通过亲戚、朋友、学校老师或曾报读过该机构的学生和家长探听其办学力量和培训效果。

陷阱4 合同有陷阱

一些青少年培训机构在合同中故意设置合同陷阱,纠纷发生后很少会全额退款。

【法官提醒】家长在签订合同时要仔细阅读合同条款,明确约定违约责任等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