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北京拥堵费政策正在研究 最快或明年实施

近年来,雾霾、PM2.5带来的一个个污染日让北京的空气质量状况成为公众广泛关注的焦点。去年9月,北京向空气污染宣战,2013年至2017年,通过84项重点任务,从机动车、燃煤、工业等多方面入手治理空气污染。如今距“宣战”已过去了9个月,这些重点任务有多少已启动或实施?空气质量是否有所改善?

新京报讯 截至目前,《北京市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已发布9个月,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行动计划涉及的84项重点任务至少超八成已开始实施,已出台措施中部分标准全国甚至全世界最严。

部分任务超额和超前完成

去年9月,北京正式发布《北京市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涉及空气质量目标、燃煤、机动车、工业、扬尘和综合保障六大方面共84项措施。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约1成措施逾期未实施或未出台相关方案。例如,应在2013年底前划定城六区范围内的高污染燃料禁燃区、应在今年4月底前发布的北京禁止新建扩建高污染工业项目名录、应在今年3月底前发布的污染企业淘汰退出资金补助政策等,均未实施或出台。

此外,备受关注的机动车治理中,低排放区交通拥堵费等政策仍在研究阶段。

经查询,至少超八成措施已经实施或者已出台相关方案,其中不乏一些超额和超前完成的任务,例如老旧机动车淘汰、高污染企业调整退出、燃煤锅炉房改造等。

按照任务分解,老旧机动车2013年至2017年累计淘汰量要分别达到18万辆、40万辆、70万辆、85万辆和100万辆。去年北京淘汰了36.6万辆,今年计划淘汰18万辆,目前已淘汰了11万辆。

北京大气污染排放限值全国最严

在已经实施的措施中,部分措施的执行力度在全国甚至全世界最严。

今年1月1日起,北京率先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污费征收标准调整为每公斤10元,比原标准提高15倍左右,征收标准全国最高。

截至目前,北京共制定了大气污染防治地方标准33项,标准总数全国最多,部分标准弥补了国家层面空白。同时,北京的排放限值全国最严,例如《水泥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中第二阶段氮氧化物排放限值为国际最严,压减燃煤领域中《低硫散煤及制品标准》为全国最严等。

■ 对话

“空气质量改善积小善成大善”

市环保局大气处处长称,短期来看,措施实施对空气质量改善作用不好评估

新京报:通过梳理发现,五年计划超八成措施已实施,这对北京空气质量改善有多大作用?

北京市环保局大气处处长于建华:这些措施在实施过程中的减排效果跟空气质量的改善有一个对应关系,长期的对应可能合理一些,即措施实施五年后,用五年后的空气质量跟目前的空气质量进行对比。短期对应的话,措施开展的数量和程度都不是特别大,而且短期内有其他因素影响,所以目前开展的措施对空气质量的改善作用有多大,还不好评估。通过监测,北京今年的空气质量有一些改善,但是气象波动很大,具体数据需要等待年底来评判。

新京报:什么时候民众才能更直观感受到空气质量的改善?

于建华:五年计划提出2017年PM2.5年均浓度比2012年下降25%以上,而每年年初会制定一个年度目标,即PM2.5年均浓度同比下降5%。大的目标是一步一步实现的,积小善成大善。

新京报:目前还有约1成的措施未开展或者未出台方案,难点在哪里?

于建华:五年计划在实施的过程中,会围绕新形势不断完善和调整。比如高污染产业退出方面,如果按照北京此前提出的目标其实措施可以比较快出台。但是目前的新形势是,京津冀需要在区域上进行产业调整和结构优化,所以需要结合当前新形势做出一些调整。这个过程中不是政府部门不作为也并不是说有多么难。

【拥堵费】 研究中

拥堵费正研究 最快明年实施

●重点任务:研究制定提高用车成本、降低机动车使用强度的公共政策。市交通委、市环保局牵头规划低排放区,研究制定征收交通拥堵费政策。

●时间表:2013-2014年,深入研究适合北京市特点的政策方案以及技术保障手段,充分论证必要性和预期成效,广泛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建议,形成完善的方案。最快2015年择机实施。

●进展:今年4月,市环保局局长陈添、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先后表示,拥堵费政策出台尚无时间表,还在研究中。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此前介绍,不少专家推崇“低排放区范围大、收费范围小”的伦敦模式,也有专家提出学习“低排放区与拥堵费区重合”的米兰模式。北京将结合实际充分论证,但不论是用电子牌照收费还是用ETC的门架方式收费,都将实现“实时收费”。

【污染企业】 实施中

今年淘汰300家 不带污染外迁

●重点任务:调整退出1200家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污染企业。

●时间表:2013年,调整退出200家污染企业,关闭全市渣土烧结砖生产线。2014年,累计调整退出500家污染企业。2015年,累计调整退出800家污染企业,关闭全市页岩砖生产线。2016年,累计调整退出1200家污染企业。

●进展:2013年,北京调整退出了288家高污染企业。今年将继续控制全市炼油规模,压缩水泥产能,淘汰退出铸造、建材、化工、家具制造等行业300家污染企业。市经信委主任张伯旭近日表示,原定于今年年底前实现调整退出300家污染企业的目标,将提前在10月底前实现,所有北京市调整退出的污染企业,绝不能带着污染迁到外地。

【区域联控】 实施中

区域空气质量 编制达标规划

●重点任务:强化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

●时间表:自2014年起,在中央有关部门的协调支持下,会同周边省区市建立空气重污染应急响应联动机制,开展区域联防联控工作。

●进展:为应对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市环保局今年3月份增设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协调处。今年年初,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工作会议在京召开,提出探索建立区域重污染应急联动机制。上个月协作小组第二次全体会议举行,下一步将搭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空气质量预报预警平台,建立区域信息共享平台,此外还将编制区域空气质量达标规划。

大气治理应京津冀“共治”

治理措施分轻重缓急,措施的制定和实施也有一个过程,有些措施属于规划层面,有些是措施层面,措施层面如低端服务业的迁出等,这些比较容易实施。到2017年北京的空气质量会有一个小的改善,但老百姓的感受不会非常明显,因为空气污染是长期积累的过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决这个问题也是长期过程,针对北京的复合型污染,参考国外的治理经验,北京要大的改观估计还需要15到20年,才能赶上发达国家的初期改善目标。

目前北京治理空气面临的比较大的问题是京津冀一体化,北京将来不管是规划还是制定政策等,应该在京津冀一体化视角下通盘考虑,这样才能让措施更长效,避免出现反弹。——环保部城市环境管理专家组成员彭应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