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
    “定向降准”意味着央行在短期内仍然采取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去杠杆化”的政策取向不会改变。当前的货币政策不仅要保住系统性风险及区域性风险不发生的底线,也得为化解既有的金融风险创造条件,货币政策以静制动是最好的方式。“定向降准”也意味着在严格控制信贷规模及社会融资规模过度增长的情况下,采取差异化的货币政策来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市场曾一度预期央行将于今年第二季度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但在央行接连不断的微调动作下,当前宏观经济及市场流动性并没有出现明显恶化,从而使得市场预期逐渐降温。
    特别是5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部署落实和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并决定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
    而这一决定不仅是对早些时候对央行是否放松货币政策争论“一锤定音”,也表明了今年未来几个月里央行的货币政策变化概率降低,未来几个月货币政策更多是会采取“定向微调”。
    其实,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解读当前中国货币政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首先,在国内经济增长下行、房地产市场面临周期性调整的情况下,“定向降准”也就意味着央行在短期内仍然采取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去杠杆化”的政策取向不会改变。
    当前的货币政策不仅要保住系统性风险及区域性风险不发生的底线,也得为化解既有的金融风险创造条件,央行的货币政策以静制动是最好的方式。
    其次,“定向降准”也意味着在严格控制信贷规模及社会融资规模过度增长的情况下,又得采取差异化的货币政策来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特别是要支持农业及小微企业的发展。
    早几年,尽管信贷规模与社会融资规模增长越来越快,但由于国内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改革滞后,有限的资金并没有流入中小企业。
    中小企业不仅关系到国计民生,也是社会经济最有活力的地方,对解决社会就业问题贡献最大。采取优惠的金融政策,解决这些企业的融资难,降低其融资成本,对搞活整个国内微观经济是大有裨益的。
    同时,这也是国内金融市场秩序化的一个方面。早几年,国内不少中小银行的可贷资金不足,不得不进入银行间同业市场借短贷长,市场出现了严重的期限错配。
    2013年的“钱荒事件”很大程度就与这些行为有关。而采取差别化的存款准备金率,能促使更多的中小银行及金融机构面向实体经济,同时也降低了这些金融机构再进入银行间同业市场之风险。
    现在的问题是,这种差异化的“定向降准”能真正解决国内农业及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吗?如果不能,这些问题的根源又是什么?如何来化解?
    可以说,加大“定向降准”政策措施,对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是有一定作用的,但这种作用仍然有限。因为,中小微企业融资难及融资成本高的问题,既有国内金融体制滞后的问题,也有这些企业本身性质问题,而后者则是世界各国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
    只有从根源上入手,加快中国金融体系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并让国内房地产市场的性质通过经济杠杆从根本上得到转变,再加上对这些产业、中小企业采取金融优惠政策,才能让中小企业融资难及融资成本高的问题有所改善。
    这些就是“定向降准”之意义。(作者为知名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