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专家预言,芯片、医药技术和生物工程这三个领域将是21世纪头30-40年发展最快的领域,是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据资料显示,目前生物药物技术已然处于主宰世界各国经济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尤其是随着近年来科研人员的不断增加,基础医学研究领域的重大突破层出不穷,组合化学、高通量药物筛选、基因工程、干细胞工程、基因芯片、基因治疗、生物波治疗等等,任何一个新技术的诞生均为生物医药的发展带来了一场革命。

公元2014马年伊始,被全球人关注的“2014·诺贝尔奖医学峰会暨院士医学论坛”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拉开帷幕,此次盛会不仅诺贝尔奖获得者、中美院士、各国医学专家、包括中国卫生部高层、驻华使节、参赞均有出席该次峰会,作为特邀嘉宾的北京建都胎记血管瘤医院的孙晓明教授也有幸坐在主席台前,共同见证此次峰会盛况。

 

北京建都胎记血管瘤医院孙晓明教授(左二)有幸与诺贝尔奖获得者同台

随着“诺贝尔奖医学峰会暨院士医学论坛”的启幕,与会诺贝尔奖获得纷纷上台发言。作为“生物波”自体消融技术研发组核心专家,北京东方建都胎记血管瘤医院孙晓明教授在分会场对这项技术向诺奖获得者及与会同行也作了专题报告,她在报告中指出:我们在研究中发现,胎记的发生,通常是由于胚胎发育时,黑素细胞从神经嵴向表皮移行的过程中,部分黑素细胞活性较弱,中途掉队,被“锁”在了真皮层,黑素细胞在真皮层不断分泌黑色素,通过神经细胞网传导至表皮,过多的黑色素积聚在一起就形成了胎记。常规的手术、激光和冷冻就是人为地将这个胎记通过切除、灼烧等方式,达到清除的目的,这样肯定是会产生疤痕的。而‘生物波’就不同了,它是一种生物性的波动,与人体的生物传导波动是一致的。简单的说就是,这种波动是人体细胞保持活性的重要机制,就想我们现在说的生物磁场,只有人体磁场完整的时候人体才是健康的。对于细胞来说,这种生物波动就是细胞健康与否的标志。我们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将能量模拟成人体的生物波动,进而激活那些活性减弱,被‘锁’在真皮层的黑素细胞,使这些细胞脱离真皮层的束缚,之后再深层分解黑色素聚集的胎记,这样就能通过人体自身机制,将这些黑色素吸收,并将多余的排出体外,这样也就达到了我们想要的治疗效果。

 

以孙晓明教授为组长的科研专家组在诺贝尔奖医学峰会上

会后,孙晓明接受媒体记者专访时更是面色凝重的说到:“2014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汇聚众多国际顶级专家,这样高规格医学盛会在全球首创,吸引超过1000家媒体、1万篇报道,电视、手机等全方位覆盖全球数亿人群。大会的成功召开不仅加强了国际皮肤色素血管病变临床病理研究成果的交流,同时也提升我国皮肤色素血管病变临床技术水平。“积极推广‘生物波’技术临床应用,造福国内皮肤色素血管病变患者是我们的责任!”

卫生部原副部长曹荣桂这样评价道:“这项技术给我国的胎记血管瘤疾病治疗领域带来了生机,同时也打破了我国在国际皮肤色素疾病领域的弱势地位,‘生物波’自体消融术的问世不仅仅让我们骄傲,更是让整个世界的医学界为之举世欢腾!”

 

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获得者杰克·绍斯塔克、国家卫生部原副部长曹荣桂、美国科学院院士史蒂夫.卡伊参加2014•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暨生物波皮肤色素血管病变分论坛

美国科学院院士史蒂夫.卡伊在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生物波皮肤色素血管病变分论坛上这样评价到:“生物波自体消融技术”强势突破层层屏障,完成了对皮肤色素血管病的致命一击,彻底终结了胎记、血管瘤等皮肤问题久治不愈、反复复发的世界性难题。这一皮肤色素血管病治疗领域取得的重大突破无疑将在世界医学史上留下极其浓重的一笔,也必将引发一场皮肤色素血管病诊疗技术研发的革命风暴。

 

美国科学院院士史蒂夫.卡伊在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生物波皮肤色素血管病变分论坛上讲话

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获得者杰克·绍斯塔克(Jack Szostak)先生就国际间医学交流的必要性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称:“放眼全球,各国在医学研发领域的佼佼者为数不少,但我们互相了解交流的机会却很少。我们很幸运,正处于一个信息化时代,我们能够通过很多渠道了解其他国家的同行们都在做什么,取得了什么程度的进展,这有助于加快我们自己的研究进展,同时也能为我们的研究提供新的思路。这次中国的医学专家能够拿出‘生物波’自体消融术这么好的科研成果出来交流,就非常值得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