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甜蜜的谎言

几乎每个家庭都有过蜂蜜消费的经历,但或许很少有人知道潜藏在一瓶小小蜂蜜中的秘密:当你花费了高昂价格购入一瓶新西兰麦卢卡蜂蜜,很可能里面连一滴麦卢卡茶树的成分都没有;当消费者购买蜂蜜试图达到润肺、消食、滋补的功效时,或许买的只是一瓶掺入了大量糖浆的混合物。此次,为揭露这个“甜蜜”的谎言,消费者报告的记者们或踏足太行山深处对国产蜂蜜的产业链一探究竟,或远赴新西兰对全球最贵的麦卢卡蜂蜜乱象追根溯源。

作为全球最著名的蜂蜜品类,新西兰麦卢卡蜂蜜一直以其独特的药用价值举世闻名。正因为如此,一瓶标注上麦卢卡品牌标示的进口蜂蜜往往在售价上能够比澳大利亚、法国、西班牙等国的高出一倍以上。

但那些自诩麦卢卡标示的蜂蜜是否都是货真价实?答案可能并不乐观。根据新西兰一家蜂农协会的统计,新西兰每年大约只出产1700~2000吨的麦卢卡蜂蜜,但在全球范围内,每年以麦卢卡名义出售的蜂蜜高达1万吨以上。

另外的8000吨冠以麦卢卡之名的究竟是些什么蜂蜜? 作为全球蜂蜜的主要消费市场,进口到中国的麦卢卡蜂蜜又有多少“水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在中新两地市场展开实地采访调查。

据新西兰初级产业部的介绍,麦卢卡蜂蜜由麦卢卡茶树的花蜜酿造而成,这种茶树广泛生长于新西兰南岛和北岛。目前,新西兰的麦卢卡蜂蜜出口近10年来每年增长10%左右,2013年,从新西兰出口的蜂蜜价值1.28亿新西兰元。

“很多公司都生产麦卢卡蜂蜜,这些蜂蜜拥有不同的标签和包装。到现在为止,在辨别麦卢卡蜂蜜的最佳方法上,新西兰行业内并没有取得共识。结果是:现在出口的麦卢卡蜂蜜产品有各式各样的术语和说明,可能给消费者造成了困扰。虽然这并不是一个食品安全问题,但是依然引发了新西兰初级产业部的担忧,我们正在开展行动处理此事。”新西兰初级产业部的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麦卢卡蜂蜜的门道

2014年5月,在上海第一百货公司食品城内的货架上,数款标注为“麦卢卡”蜂蜜的产品和其他进口蜂蜜摆放在一起。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的一些产品包括:艾尔邦尼(airborne)麦卢卡蜂蜜、艾尔邦尼活性蜂蜜、圣培氏(Summerplus)麦卢卡花蜂蜜、艾尔邦尼麦卢卡百花混合蜂蜜、沃森(watson&son)麦卢卡蜂蜜等等。

一瓶500克的艾尔邦尼麦卢卡活性蜂蜜零售价为360元,这几乎是国内同等重量蜂蜜价格的10倍,也比隔壁货架上的澳大利亚进口蓝胶桉树花蜂蜜价格(117元/400克)高出一倍左右。

而另外一些麦卢卡蜂蜜售价却便宜得多。同样是艾尔邦尼出品的500克麦卢卡百花混合蜂蜜零售价仅为194元,另一款艾尔邦尼麦卢卡蜂蜜零售价为220元。

事实上,作为一般的消费者而言,很难区分这些“麦卢卡”蜂蜜有什么不同,更难以理解同样标注是“麦卢卡”蜂蜜,为什么在价格上却有巨大的出入?

新西兰初级产业部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麦卢卡蜂蜜现在在主流医学中起到重要作用,这种蜂蜜有助于减少伤口愈合过程中的感染,促进伤口组织的再生,并提供一个理想的、湿润的伤口愈合环境。它具有抗微生物,消炎,免疫刺激和抗氧化性能。

这种治疗功效来自一种被称之为“独麦素”的活性抗菌物质,新西兰怀卡托大学教授彼特·莫兰在经过多年的研究以后,把这一抗菌物质命名为“UMF”(Unique Manuka Factor独特的麦卢卡因子),彼特o莫兰认为,这种独特的抗菌物质在其它蜂蜜中不存在。其抗菌能力非常强大且活性稳定,不像其他蜂蜜的抗菌成分容易分解。

正是由于这种特殊活性抗菌物质的存在,新西兰本土的蜜蜂产业以活性成分含量不同分为各种等级,用“+”号来表示。一般有5+、10+、15+、20+……活性成分越高,价格也越贵。而没有被标注有“+”号的麦卢卡蜂蜜,往往被认为并不具有抗菌治疗属性,有的甚至是打着“麦卢卡”蜂蜜的名号以谋求高额利润的幌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前述艾尔邦尼公司出品的一系列“麦卢卡蜂蜜”产品中,只有一款名为麦卢卡活性蜂蜜的产品瓶身上标有ACTIVE/AAH/12+的成分字样,而其他两款名为麦卢卡百花混合蜂蜜、艾尔邦尼麦卢卡蜂蜜的瓶身上均未有“+”号的标示字样。

不过即便如此,后两款产品的市场零售价依然比其他进口蜂蜜至少要贵出50%左右。

有英国媒体在此前报道称,英国食品标准局在2011年的一次检查中发现,在产自新西兰的23种麦卢卡蜂蜜中,有11种根本不含麦卢卡蜂蜜所独有的“独麦素”。而新西兰麦卢卡蜜蜂协会随后在2012年和2013年对在英国、中国和新加坡市场上销售的麦卢卡蜂蜜进行了类似的抽检发现,在73份送检样本中,有41份不含活性抗菌成分。而在中国香港地区单独进行的检查中,在55份样本中甚至发现有14份样本中添加了糖浆。

“糖浆是绝对不允许被加入蜂蜜当中的,新西兰政府对新西兰产品真伪的鉴定非常重视。”上述初级产业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混乱的“+”号标示

买到具有“+”号标示的麦卢卡蜂蜜,是否意味着消费者就可以高枕无忧。答案恐怕依然是否定的。

由联想投资的纽瑞滋品牌旗下不仅拥有婴儿配方奶粉产品,还包括新西兰麦卢卡蜂蜜产品。在纽瑞滋麦卢卡蜂蜜的瓶身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有active/10+的字眼。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找了新西兰最大的两家蜂蜜生产商——康维他公司(COMVITA)和蜜纽康公司(MANUKA HEALTH)对上述纽瑞滋active/10+的标示进行辨认,但两家公司均无法对该标示作出辨识性的评价。

新西兰麦卢卡蜂蜜协会(UMFHA)总经理John Rawcliffe则婉转的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目前新西兰尚没有一个官方的审批标准和认可标示。由于新西兰政府已经与食品法典委员会(CODEX)签署了协议,所以是有义务去保证麦卢卡蜂蜜的蜂蜜标准是在CODEX的范围之内的。而新西兰麦卢卡蜂蜜协会已经与江苏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有了项目合作,后者会去检验那些在中国市场上销售的新西兰进口蜂蜜,验证他们的蜂蜜活性等指标, 但不会检验所有的麦卢卡蜂蜜。”

此前John Rawcliffe曾对外媒表示,新西兰销售的麦卢卡蜂蜜数量超过其产量是行业内众所周知的秘密,但可惜该行业未能就此有效应对。

纽瑞滋董事长刘宁则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称,纽瑞滋麦卢卡蜂蜜瓶身上active/10+的标示代表该瓶蜂蜜所拥有的活性抗菌成分,这个数据的支撑来自新西兰的一家实验室。但刘宁并未向记者透露该实验室的名字。“这个(蜂蜜)市场太乱,我们现在已经做的很少了。”刘宁在结束采访时说。

上述例子并不鲜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国内调查时看到,一款名为沃森麦卢卡蜂蜜的瓶身上以NPA/5+作为标示,而前述的艾尔邦尼活性麦卢卡蜂蜜以AAH/12+为标示。除此以外,还有以康维他公司为代表的UMF/+标示体系,和蜜纽康公司为代表的MGO/+标示体系。而普通消费者根本无法辨识这些蜂蜜的不同。

康维他公司首席执行官Brett Hewlett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那些持有新西兰麦卢卡蜂蜜协会质量认证的蜂蜜公司也可以使用NPA作为蜂蜜活性程度的标示度量。不过他并未就NPA和UMF的不同给予解释。

目前,麦卢卡蜂蜜辨识混乱的源头在于,没有任何一种标示体系被用于强制性的推广,而新西兰国内的各大蜂蜜公司也无法就一个标示达成共识。

而每一家蜂蜜公司似乎都“有权”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新标示,艾尔邦尼在中国地区的一位代理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解释AAH/+的标示时说:“这个标示代表麦卢卡蜂蜜中含有的花粉成分,花粉中含有抗氧化元素类黄酮,所以AAH值越高就表示花粉含量越高,蜂蜜的抗氧化性越好。”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与此前提到的麦卢卡蜂蜜中独有的活性抗菌物质基本是两个范畴的概念。

UMF和MGO之争

在诸多眼花缭乱的标示中,UMF标准目前在新西兰本土拥有数量最多的拥趸。John Rawcliffe称,UMF这个标准是被75%的麦卢卡蜂蜜出口商所认可。

1998年,也是就在新西兰怀卡托大学教授彼特·莫兰发现麦卢卡蜂蜜中“独麦素”活性抗菌物质的第二年,UMF被正式注册为UMF品牌。

UMF代表的是麦卢卡蜂蜜的活性抗菌成分,UMF10+以下的麦卢卡蜂蜜可以抑制细菌的生长和发展,用于一般保健;而UMF10+以上的麦卢卡蜂蜜可以杀死细菌,用于直接治疗不同程度的胃部疾病。

Brett Hewlett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称,在新西兰麦卢卡蜂蜜协会注册成员的46家企业中,有38家拥有UMF商标的使用权。只有蜂蜜生产商取得相应的执照,才能被允许使用该商标。使用商标的成员需要支付一定费用。

目前,康维他公司无疑是UMF标准下最大的受益者,这家新西兰上市公司占到新西兰麦卢卡蜂蜜每年产能的60%~70%。2013财年,康维他公司营业收入1.03亿新西兰元,其中以麦卢卡蜂蜜为核心的功能性食品板块占到该公司整体业务占比的48%。“而目前公司15%的销售额贡献来自中国地区。” 康维他首席运营官Scott Coulter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这种格局正在受到MGO新标准的挑战,蜜纽康公司亚洲市场经理Alex Qian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自从麦卢卡蜂蜜的抗菌活性被发现,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通过非过氧化活性物试图测量其抗菌效果。但在2008年1月,德国德累斯顿大学教授Thomas Henle研究发现,甲基乙二醛直接负责麦卢卡蜂蜜的抗菌活性。

蜜纽康公司称,对比UMF,MGO的标准在测量麦卢卡蜂蜜的精确度上更有优势,MGO可以达到98%的精确,而UMF却充满变数。

而康维他公司毫不示弱的回击称,UMF是麦卢卡蜂蜜质量标准的全球唯一认证。MGO是对麦卢卡蜂蜜中生成的某种化合物的检测,同时MGO不提供任何消费者信任的质量担保体系。目前,MGO的标准被蜜纽康公司所运用,但其标注量度与UMF有很大不同,UMF量度一般为5+、10+、15+、20+……而MGO则从30+、100+、200+开始,最高可达800+。

“我们测量麦卢卡蜂蜜中的甲基乙二醛水平,非过氧化活性物和甲基乙二醛之间没有相关性。因此,MGO和UMF之间无法进行转换。” Alex Qian表示。

这种在标准和量度上的分歧也给消费者带来了巨大的认知混淆。对此新西兰初级产业部的官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消费者若有对于标签的担忧,应该看看制造商的网站,查看他们是采用何种质量鉴定方式以保证他们所销售的蜂蜜的真伪。

但仅仅让消费者“自己动手”辨识真伪绝非上策,上述新西兰政府人士说:“初级产业部已经注意到这一矛盾,并且在着手解决这一问题。在2013年9月,新西兰官方发布了一份讨论稿并呼吁公众和行业遵循;在2014年2月,初级产业部在惠灵顿举行会议,邀请80位麦卢卡蜂蜜行业的代表讨论接下来的行动步骤,而目前已经成立了指导方针工作组,在2014年6月底前,工作组将会完成麦卢卡蜂蜜标签设计的指导方针。这一方针将有助于阐明麦卢卡蜂蜜的定义,并为设定合适的标签说明提供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