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福汽与东风汽车重组谈判终止 福汽单飞

在福建省政府与东风汽车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一年后,福汽重组案再次暂停,背后的利益纠葛逐渐发酵。这个由福建省政府主导的福汽重组案终难逃脱夜长梦多的宿命。

日前,消息人士爆料称,东风和福汽的重组谈判终止,两者的合作或将搁浅。6月4日,福汽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双方谈判确实已经结束。

而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就福汽与东风汽车合作进展问题,福汽集团董事长廉小强(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的回应显得意味深长,“与东风的合作是在谈恋爱,因为有很多因素不是个人意愿能掌握的。能成就成,不成就不要勉强,一厢情愿的事成功不了。”

事实上,福汽独立发展的意愿并没有因傍上国内第二大车企——东风汽车而削减半分,反而在自身发展上更加努力。

“东福恋”告吹

2013年5月16日,福建省政府和东风在福州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东风将以增资方式受让福建省国资委持有的45%的福汽股权。同时,东风与福汽拟组建投资公司控股东南50%股权。按照预期,在东风汽车与福建省政府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后,第三方机构对于福汽集团的审计与资产评估工作正式启动,双方最快于2013年9月签订股权转让和增资协议。

对双方而言,这看起来是一个双赢的合作。但一年后,福汽与东风汽车的重组未能如愿,谈判因陷入僵局而终止。

结局并不意外。早在2006年,福汽就开始四处寻求帮助、谈重组,对象从民企谈到广汽、北汽、长安、东风。从那时起,福汽集团就在重组之路和走独立发展道路之间纠结选择,博弈至今。北汽、广汽等都曾试图与福汽进行跨区域重组,但由于种种原因,相继失败。

2009年,北汽在与福汽第一轮谈判失败3年后再次启动重组事宜,双方已经进行到了尽职调查和资产评估阶段。北汽董事长徐和谊(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甚至公开表示,已基本完成了对福建奔驰的收购,而且双方很快将签约,收购的股权不低于40%。

“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想独立发展呢?”上述福汽内部人士表示,但凡有机会独立发展,福汽集团都试图争取。

这一次,动摇福汽集团的不再是东南汽车,而是金龙汽车(600686.SH)。将金龙汽车收至麾下,增加了福汽独立发展的信心。今年2月13日,金龙汽车发布公告称:根据福建省汽车产业战略发展的要求,目前第一大股东海翼集团所持20.7%股份,拟将全部无偿划拨给福汽集团。同时,福汽集团持有金龙汽车13.52%的股权不再委托给海翼集团代理,今后将自行行使完整股东权利。由此,福汽成为金龙汽车的控股股东。

而意在东南汽车和福建奔驰的东风汽车,在与沃尔沃签订战略联盟协议,构建号称全球最大的商用车联盟后,鉴于奔驰与沃尔沃的竞争关系,对于重组谈判表现并不十分积极。福汽与东风汽车各有打算,最终导致重组谈判不欢而散。

单飞资本

金龙汽车的回归,最终成全了福汽独立发展的野心。背后的原因则在于福汽集团近年来业务的成长势头以及福建省政府的支持。

2013年,在与东风汽车合作谈判的同时,福汽集团旗下业务获得了恢复性增长。去年福汽整体销量为21.13万辆,同比增长11.97%,创下历史新高。福汽利润总额7.33亿元,同比增长163.81%,实现了2004年以来的首次全面盈利。

在2014年东南汽车新春媒体联谊会上,廉小强做出“V”的手势,“下5年、上5年,我们完成了V型反转。”福汽自2004年起开始走下坡路,到2008年连续5年销量下滑,濒临破产。

2009年,在廉小强接受福汽以后,福汽投资3.4亿元成立汽车工程研究院,与中国工程院、中华汽车、中汽协、清华大学等研发机构、高校及科研所展开深度合作,共享研发资源。很快,福汽实现好转。在随后的几年中,东南汽车业绩实现了大幅攀升。2013年,东南汽车销量为12.1万辆,是廉小强到任前的2008年的5.5倍。

这让福建省政府看到了独立发展的希望,并促成了福汽与金龙汽车的结合。在政府主导下,福汽接手金龙汽车,成为控股股东。“金龙汽车归来,东风汽车对福汽已经不重要了。”上述福汽内部人士透露,对于福建省来说,福汽与金龙汽车的融合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所以,当初给东风汽车的优惠政策,大部分都会给我们,鼓励自主发展。”

此外,福汽直属控股企业——福建新龙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也于年初发布轻型车品牌“启腾”及首款新车M70。目前福汽集团形成了东南汽车、福建奔驰、福汽新龙马、金龙汽车“四轮驱动”的格局,涵盖乘用车、客车、商用车全体系。这都给福汽独立发展增添了信心。本应于今年退休的廉小强被留任,将延迟退休3年,继续领导福汽。

当然,对福汽而言仅有信心和政府的支持是远远不够的。现实的情况是,尽管近几年,福汽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汽车产业中,福汽短时间内仍然难以改变边缘企业的地位,这个偏居东南一隅的汽车集团的未来仍充满不确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