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2日,农业部在其网站上,发布了《农业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犬和猫产地检疫监管工作的通知》(下简称《通知》),在这个《通知》中,对农业部在2011年所作的对犬和猫进行产地检疫的相关规定作出了进一步的强化。

记者在调查采访后则了解到,这一《通知》的出台,在背后隐藏着的却是食用猫犬产业链和动物保护组织之间的长期交锋。而在猫犬肉食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中,又存在着包括屠宰检疫制度上的缺失等诸多问题。

《通知》出台后,会对犬肉行业造成怎样的影响?这一产业链又存在着哪些问题?本报记者就此对广东省内的一些批发市场、狗肉餐馆以及业内人士、相关部门进行了采访和调查。

现场:批发市场内无肉狗可卖

根据农业部的《通知》,明确规定了开具猫和犬的检疫证明必须逐一检疫开证,逐一出具狂犬病抗体证明以及省动物卫生监督机构指定的有资质的实验室出具的其他疫病报告。

据动物保护组织“首善广东”负责人善待(网名)向记者介绍说,根据以前的规定,要进行猫犬的运输,必须在产地由当地的动检部门出具产地检疫证,实际中,却往往是一车狗仅由兽医目测后,出具一张产地检疫证,犬只的健康状况根本得不到保障。

两周前:三鸟市场内有大量交易狗

两周之前,记者对省内的一些肉狗批发市场进行采访,此时肉狗的交易量相对较大,不少肉狗被圈在铁笼中待售。

南海大沥桂江三鸟批发市场,是广东省内较大规模的三鸟产品集散地,也是狗类的集散地。“十块钱一斤,不讲价。”当记者在某日清晨来到这一批发市场询价的时候,一名懒洋洋的摊档主坐在椅子上,指着身旁铁笼中的几只狗说道。

记者观察后发现,铁笼中不少狗的毛已经褪尽,铁笼空间狭小,又塞满了狗,所以狗在其中连动都不能动,一些狗已经奄奄一息。

两周后:市场无狗可卖

但是在两周后,当记者再次来到这些批发市场时却发现,肉狗交易似乎陷入了停滞的状态:摊档都无狗可卖。

在广州市白云区金戎牲畜批发市场,几个肉狗批发档口的铁笼中都已经是空荡荡的,向档主询问,得到的答复也只是说没货了。

仅有一个档口还有若干只肉狗在铁笼中,但是记者以想购买肉狗的名义向档主打听的时候,却被对方一口拒绝,说仅有的几只狗已经出售了。

只有一个档口还有肉狗卖,但是仅有一只。这个档口的档主倒是向记者表示,目前没肉狗卖的原因是“不让卖了”,但是不愿意再多说。

《通知》落实需缓冲期

记者就此采访了大沥农林服务中心,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接获了农业部的新《通知》中,没有产地检疫证的猫犬,都不让出售,已经通知了三鸟市场内的档主们,“但是制度的落实都需要一个缓冲期”。

省动检部门表示,省农业厅已下发了《通知》,他们已开始按照《通知》落实相关工作。

分析:屠宰无监管检疫只证产地

近些年来,食用狗肉日益在一些地区流行开来。梅州市动物卫生监督所的副所长刘英伟告诉记者,在多年以前,吃狗虽然是梅州当地的一项传统,但是食用量并不大,一般都是入冬之后,吃狗肉火锅来取暖,但是这些年以来,吃狗肉渐渐流行起来,并且越来越兴旺,以至于吃狗肉已经不分四季了。据一个并非权威来源的数据称,梅州市平均每天食狗量都在上千条以上,而且在这些数量中,狗肉店的数量仅占一小部分,市民购买占了大头。

“从运输、销售、屠宰、贩卖和食用,吃狗在梅州市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是当地重要的经济产业。”梅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一位负责人这样表示。

记者在梅州市城区的华侨市场内看到,每一个三鸟店内,都有现杀的狗肉出售。

“17元一斤,很新鲜,刚刚杀好的。”店主不断地向经过的客人兜售着这些狗肉产品。

在梅州城区内,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专门狗肉店,并且,越到深夜,生意越好。

在梅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监管科,记者还看到了一份检疫报告书,是由当地的一家老字号狗肉店老板主动递交的。该店为了保证自家的狗肉是合格有保障的,从当地动物卫生监督所请来兽医,对店内的肉制品进行检验检疫。

据刘女士说,食用的狗有八成以上来源于宠物犬的偷盗和流浪犬的屠宰,所以健康状况很难得到保证,易携带狂犬病、各类皮肤病和寄生虫等,一些注射过各类免疫疫苗的狗也未必符合食品卫生要求,因为疫苗本身就是一种病毒。

“再加上狗屠宰的检疫标准的缺失,让这些流入餐桌的狗肉都没有经过食品安全检疫,安全隐患很大,要么不出事,一出就是大事。”刘女士说。

标签:狗肉检疫屠宰检疫证产地

动物保护组织:监管缺失的黑色产业链

据一些动物保护组织的调查,在已经形成的狗肉产业链条中,不仅狗肉质量没有监管,其产地来源、运输检疫等方面都存在制度上的空白和缺失,这些组织因此将这一产业链称为“黑色产业链”。

来源:偷盗毒狗现象并不少见

尽管狗肉的食用量在不断增大,但是中国并没有大型的养殖场,用于交易、屠宰和食用的狗,从何而来?

刘女士说,一只狗从幼崽养到成年,最低也要一千多元的饲养费用,在三鸟批发市场,一只活狗的售价是8.5元至11元一斤,菜市场上,一斤狗肉也只是十六七元一斤,如果要进行养殖供应,这样的售价连成本都挣不回来。

“目前市场上的狗都是农村里的土狗和偷盗来的宠物狗,有不少偷狗人,会开着摩托车在农村里乱窜,看到有狗,就用铁丝制成的圈套,套住狗脖子,将其偷走,卖给专门的狗贩子,有人会用涂抹了氰化物等毒药的毒镖去毒杀狗。”刘女士说。

运输和产地检疫:一车狗只需开一张检疫证

各地的狗肉贩子将狗收集后,就需要由当地的动物卫生监督部门开具活体的产地检验检疫证明,才能够进行运输,并且这一证明还有时效,在省内仅有一天的期限,跨省运输的话,则有7天的期限。

善待告诉记者,目前来说,在公路上运输的狗,大多数都有产地检疫合格证,但是这个证的猫腻很多。

“根据我们的调查发现,现在的狗的产地检疫证中,30%属于伪造,其余70%属于违法违规开出。即使有检疫,也只是由兽医目测开证,为狗的运输披上合法的伪装,通常都是当天立即发运,不可能执行检疫规程中要实施狂犬病免疫21天后申报检疫规定。”

屠宰:无屠宰程序无检疫流程

在经过运输流程之后,这些由各地收集到的狗,就会流入三鸟批发市场,进行交易和流通。

根据《食品安全法》的规定,未经检疫的肉制品不得食用,但是根据记者采访得到的信息,狗肉的食用,却没有受到这项规定的限制,迄今都没有关于狗屠宰的正规程序,无法开具检疫证明。

梅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监管科的杨勋副科长向记者承认,在狗等屠宰的标准和流程上,目前是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所以只要是食用的狗肉,其实都是私宰处理的。

食用:靠经营者自律保证狗肉质量

记者发现,由于狗肉产品没有检验检疫程序,所以最终流通到餐桌上的肉制品是否合格,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经营者自律。

在梅州已经开了狗肉餐馆多年的廖先生告诉记者,像他们这样开了餐馆的,会很注重自己的声誉,所以对于那些来路不明的狗,都不敢买下。

“你要知道,像哈巴狗这样的宠物狗,有很大的腥味,所以无论你怎么做,都不可能做得好吃,如果拿宠物狗来做菜,只能是自己砸自己的招牌。”

廖先生说,多年经营下来,自己已经有了充足的经验去判断所入货的狗肉是否有问题,会着重看肉上有没有红点血斑,确定是否病狗。

政府部门:无法可依无法监管

梅州市动物卫生监督所的郑峰所长向记者介绍,在2011年,农业部对猫狗兔做了产地检疫流程的规定,从那时起,开始要对猫狗兔进行产地检疫,但是没有制定屠宰检疫规定,所以他们无法对其进行屠宰检疫,只能是在运输之前,对活体进行检疫,并开具动物检疫合格证明。

“在给猫狗开具这一证明的时候,用途只能填写饲养、种养,不能写屠宰,如果填了屠宰,那么必定是造假或者违法了。”郑峰说。

而分管检验检疫工作的刘英伟副所长则说,当猫狗运送到交易市场后,驻场的动物检疫工作人员会检查检疫合格证,没有问题才能够进行交易,进入交易环节的猫狗,归工商部门管理。

刘英伟承认,如果被交易的猫狗是用于屠宰而不是饲养或者种养,那么存在着立法上的空白。狗被屠宰进入餐桌后,又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来负责管辖。

杨勋说,由于没有屠宰规程,也就没有产品的检疫合格证,所以在实际工作中,食药监部门能做的工作是检查市场交易的小票、收据以及活体犬准许运输的检疫合格证。

杨勋承认,食品安全法中确实规定了未经检疫的肉制品不得食用,但是农业部一直没有制定相应规定。

他还介绍说:“在我们国家,猪牛羊属于有商业经济价值的动物,为此,国家进行成规模的畜养,并且制定统一的屠宰标准,进行定点屠宰,而猫狗兔这类小动物,国家则将其纳入了没有商业经济价值的动物,所以就一直没有为其做统一的屠宰标准规程。但是,从国家层面而言,并没有禁止吃猫狗,所以就出现了法律上的监管盲点,从我们食品监管层面来说,无法可依,所以也无法监管。”

争取:问题和法律不完善有关

在产业链环节加强监管和限制,是动物保护组织目前采取的策略。“这一通知,通过设置苛刻的、在中国目前根本无法实现的检疫条件来遏制猫狗上餐桌,只要严格执行,可以有效阻止无法律禁止但又未经检疫、存在食品安全隐患的猫狗肉私宰上餐桌。”刘女士说。

这一新规的出台,直接的原因就是“首善广东”这一公益组织的努力。他们认为,首先,猫狗都是狂犬病易感动物,之前的“一证多犬”、“一证多猫”制度不适合猫狗特殊的身体体质;其次,根据他们的调查,中国没有正规的大型猫狗养殖场,如今猫狗动辄一车上千条的运输量,来源非常可疑,“一证多犬”的检疫制度会让不法分子钻空子;第三,畜牧兽医局下属的基层动物检疫站没有完整严格的检疫程序,关于疫苗、养殖场、猫狗成长档案等都没有严格查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