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昕芮其实拍了“一箩筐”各种形态的影视剧——电影《高考进行曲》、《时间》《空姐》《不差钱》《老妈的幸福》,电视剧《船来船往》、《红色恋人》,……但为何不温不火,她两手一摊:“好多都还没放映。”乍一想是个遗憾,但上映后未准不“一鸣惊人”哩!拥有“厚积薄发”的未来当然是件好事。

与李昕芮面对面,发现她有些脸熟,原来是收视率颇高的《娘要嫁人》中她饰演一直在李主任身旁的小胡。虽是小角色,但与蒋雯丽、李立群、于荣光等演员配戏,确也有自己的一番分量,而且于荣光还给她讲过戏,亦令她难忘。

生长于吉林延吉的她,星座魔蝎,性格天然地有些强势倾向,这与她的柔弱外表形成了鲜明反差。家庭里与文艺靠点边的是姥姥当过火车站播音员,妈妈则是唱现代京剧的。小时候老师问大家长大了想做什么,李昕芮其实抱定了想当演员之心,但有些自卑的她怕同学笑话,只能有口无心地说:“我……我想当老师。”而个性倔强的她则往“演员梦”上暗自发力,拉小提琴,独唱,领唱……还曾因为演出间隙走丢而出过洋相。

“我做什么事都有些坎儿,”李昕芮这样评价自己的成长,“但有些事不知你行不行,只有试了才知道,”高中时为了当演员而偷偷参加长春吉林艺术学校的表演加试,在几千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但因为录取通知书的延误而差点失之交臂,幸亏一位学校党委书记的帮助才最终得愿以偿。

后来,李昕芮还曾一度学过酒店管理,那是个与演艺相去甚远的领域,对演艺的追求还未泯灭的她不敢听音乐、看电视、看电影,因为那样便会勾起她的“馋虫”来。终于,她耐不住性子了,决定打破那固有的僵局,来北京闯荡,这一想法得到了妈妈的支持。“记得小时候老师说过一段令我刻骨铭心的话,一个人的幸福既来自物质,也来自精神,但精神的幸福是最为快乐的。”这一想法改变了她此后的人生轨迹。

到了北京之后的第二天,她便进了一个剧组,但现实与理想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于是她只有从导演助理开始熟悉起。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接拍了一个广告,由此认识了许多朋友,她又开始找人脉,发信息,“到处碰钉子是常事。”2011年,她接拍了电视剧《红色恋人》,演一个红色女外交官。起初面试时,导演按照柔弱的戏路给她挑了一个角色,她左也找不到感觉,右也找不到感觉,最后还是她自己挑中了这个外柔内刚的“女爷们”角色。

李贞1

李昕芮

今年6月,她接拍了电视剧《迷局》,她演一个带领许多小记者参与破案的女制片人,生活中的她女人味十足,但到了镜头中她却像变了一个人——自信,干练,雷厉风行,学习酒店管理时的职业经历让她完全强势了起来,一起配戏的演员直呼“你在镜头中好吓人!”

记得主持人赵忠祥曾经说过一段话,一个人幸运的是可以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而更幸运的是这件事就是你的职业。李昕芮的演艺偶像中就有萨日娜、赵丽蓉、闫妮、李菁菁这样的实力派人物,她希望自己也能像她们一样掌握自己命运的主动权。

“我最想演的就是坏人了,”李昕芮淡淡地说。问她为什么?她颇有见地地解释,生活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好人,但怎么去表现银幕上坏人一半天使、一般魔鬼的邪恶本质则是最见功夫的,“演坏人也要像演好人那么演,绝对不能脸谱化。”

“我生活中其实性格挺‘变态’的,”我一怔,这么个红袖添香的妙龄女子如此评价自己倒也坦承得可爱,而她的说法更可爱——“你看吧,我可以整天下来一句话不说,也可以激动地和人比比划划、手舞足蹈几个小时,但是片场上谁要是影响我背词,磨戏我简直就要恨死这个人了,哈哈哈 !”(记者张斌/文 (港)许嘉晓/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