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余额宝争议声中进入“亿”时代

自从2013年6月13日正式上线至今,余额宝即将满周年。在过去的一年中,作为一项联接货币基金的增值服务,在互联网金融的大背景下,余额宝对于公募基金乃至整个金融市场产生的震荡远远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想。

崛起

一年用户已破亿

2013年6月13日,余额宝正式上线,彼时,几乎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在此后一年中,该产品的客户数量和管理资产规模会出现爆发式增长:2013年6月底,余额宝累计用户数达到251.56万,累计转入资金规模66 .01亿元;2013年12月底,余额宝客户数达到4303万人,资金规模1853亿元;截至2014年2月底,余额宝用户数达到8100万户,资金规模超过5000亿元,成为全球四大货币基金;截至今年3月31日,余额宝资金规模达到5413亿元。据了解,截至目前,余额宝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1亿户。

余额宝的成功,使得原本为中小型基金公司的天弘基金在过去的一年中异军突起,实现弯道超车。截至目前,这家基金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5537亿元,远超昔日的行业龙头华夏基金(3483亿元)。借助于余额宝的成功,中国公募基金业的资产管理规模也实现了一次不小的突破。从2013年6月至今,基金市场规模从2.45万亿元增长到3.43万亿元,增幅达到40%,摆脱了此前规模多年徘徊在2万亿元左右的窘境。

不仅如此,余额宝的影响还远远超出了基金行业的范围。去年11月1日,17家基金公司集体在淘宝理财平台上销售基金,百度百发、和讯理财客、搜狐抢钱节、苏宁易购以及腾讯等众多互联网平台都开始了在线理财的试水。“宝类基金”的出现以及规模的迅速扩张,让传统银行业寝食难安,工行、平安、广发、交行等,均推出银行版“余额宝”理财产品,打响活期存款客户争夺战。

在更广阔的层面,余额宝在过去的一年中更是引领了一场具有颠覆性的互联网金融革命。以余额宝为发端,互联网证券、P2P、众筹等互联网金融新兴业态层出不穷,已经呈现多元化发展趋势。

以余额宝为首的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引起了政府高层的重视。包括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内的金融监管高层在过去的一年中多次公开表明对于余额宝的态度。在国务院今年出台的新“国九条”中,更是首度明确,支持证券期货服务业、各类资产管理机构利用网络信息技术创新产品、业务和交易方式。支持有条件的互联网企业参与资本市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扩大资本市场服务的覆盖面。

变革

倒逼利率市场化

余额宝作为一个“搅局者”,在这一年中饱受各种争议。W IN D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10月,居民人民币存款减少8967亿元;2014年4月,居民人民币存款减少1.23万亿元。业内普遍认为,由于余额宝类的货币基金产品的收益率远超出银行的活期存款,大量的居民活期储蓄正在从传统的商业银行流向上述“宝类基金”。

随着越来越多的活期存款向余额宝转移,“余额宝推高了市场利率”的说法流传开来,更有甚者,将余额宝形容成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没有承担经营风险便获得暴利,抬高了社会总体融资成本。

然而,在更多的业内人士看来,相对于抬高社会整体融资成本,余额宝在过去的一年中更多是推动了利率市场化的进程。这个作用已经远远超出了余额宝作为货币基金本身的意义。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余额宝能达到目前的市场规模和目前的利率非市场化不无关系。之所以这么多人选择买余额宝,正是因为管制之下的个人储蓄利率和放开的金融机构协议存款利率之间存在利差,两者之间存在无风险套利机会。“这种监管套利的出现正是源于制度的不完善和利率的非市场化。以前,大家都口头说要推进利率市场化,但是都不当真,余额宝的出现让更多人直观、形象地看到利率非市场化的危害,银行也开始真正地寻求改变。”郭田勇说。

余额宝正是推动利率市场化的“鲶鱼”。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研究员杨驰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余额宝对金融改革的正面效应大于其负面效应,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存款利率的市场化是最为慎重的,余额宝的出现无疑大大加快了存款利率市场化的进程。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今年两会期间公开表示“存款利率放开肯定是在计划之中。我个人认为,很可能在最近一两年就能够实现。”业内人士表示,这和余额宝的“搅局”关系密切。

杨驰表示,余额宝的出现,一方面满足了居民日益增长的资产配置需求,对现有的投资产品是一个很好的补充,不仅提高了理财收益,减低了理财门槛,更唤醒了公众的理财意识;另一方面,余额宝使得银行不得不进一步加强其自身的资产负债管理和流动性管理,加强产品创新和服务创新,为真正到来的利率市场化进行预演。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表示,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目前还处在初始状态,标准意义上的功能链完整的互联网金融还处在破壳之中。支付宝的出现对于打破银行支付垄断、引入竞争机制具有重要意义,但其资金源头仍从属于商业银行的存贷款,显然是个约束。余额宝的核心贡献在于确立了余额资金的财富化,确立了市场化利率的大致刻度,有利于推动利率市场化进程。

德邦证券董事长姚文平日前表示,“银行活期利息仅为0.35%,某种意义上中国的银行业垄断大量资金,并在某种意义上形成一种合谋,让客户只能承受这样低的利率,用户在银行存款越多,财富消耗越多”。他称,余额宝及互联网金融的出现大大推进了中国的利率市场化,进行了投资者教育。

业内人士表示,余额宝推出之后,银行不得不正视来自于互联网金融的挑战,为了提高竞争力保住存款,纷纷调高利率,并推出各自的类余额宝产品。这对银行而言无异于自我革命,势必加剧银行业的自由竞争,并倒逼银行业进行金融产品创新及改革。

挑战

亟须深层次创新

在一周年之际,实现规模急剧扩张的余额宝也面临新的挑战。收益率的逐渐下滑,同类产品的不断出现,都在迫使其进行更深层次的创新。

杨驰表示,余额宝在未来将面临诸多挑战。他说,余额宝更多的是渠道创新而非商业模式的创新,复制成本较低,也正因为此,市场上的类余额宝产品非常多,因此,余额宝需要在创新上更加深入。

他认为,余额宝是中国利率市场化过渡阶段的过渡产品,在中国存款利率没有完全放开,金融产品不够丰富的情况下其优势比较明显,未来,伴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的推进,满足各种风险、收益需求的产品会更多,其优势将不再那么明显。在打破刚性兑付之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发展对其也将起到一定替代作用。

郭田勇则认为,未来利率进一步放开之后,前面所说的“套利”机会会变小,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而且,余额宝不仅仅是简单的一个投资产品,它兼顾了结算和支付功能,是一个集成性的产品,因此,余额宝不必过分自危。他也表示,目前占主要部分的低技术含量的投资伴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将越来越少,所谓“躺着挣钱”的阶段将过去,未来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的范围将进一步扩大,最终产品的收益也将由投资能力决定。

据悉,与阿里合作的天弘基金即将推出一个“宝粉网”的平台,定位于新型社交和金融服务。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周晓明表示,在产品应用场景和功能提升方面,余额宝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目前正在积极准备其他方向的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