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一体化渐行渐近。“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规划现在到定稿阶段了,最快月底上报国务院。”接近国家发改委的消息人士表示,端午节之前,国家发改委召开内部会议商定规划,目前规划的名称已基本确定,即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规划。据发改委地区司相关人士透露,该规划有可能很快出台。

上述消息人士表示,目前对规划的争议还很多,其实到了最后阶段就是利益博弈,北京、天津、河北三方如何平衡,而规划最关键的就是京津冀分几大块,各块功能怎么定,有几个中心,有几个副中心。

据记者了解,发改委已初步将京津冀区域划分为四大功能分区,即西、北部生态保护和生态产业发展区(覆盖承德、张家口),中部优化调整区(北京、天津、廊坊、唐山)、南部制造业与耕作业区(覆盖石家庄、保定、沧州)、东部滨海临港产业发展区(覆盖秦皇岛、唐山、天津、沧州)。

在四大功能分区的基础上,京津冀的总体布局也已具雏形,即“两核三轴一带三重点”,“三轴”指京津塘主轴、京-保-石拓展轴、京-唐-秦拓展轴,“一带”指沿海经济带,三个重点开发地区包括中关村、天津滨海新区、曹妃甸工业区。

另外,消息人士透露,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的区域包括北京、天津和河北全省,其核心内容是首都经济圈,首都经济圈是指围绕首都的城市再加上石家庄、邢台、邯郸。

解读

应打破行政区域概念

盘古智库城镇化首席研究员易鹏认为,京津冀一体化,区域内差别化发展是必然思路。考虑到北京、天津的生态需要、水源保护、Pm2.5治理等,所以将北部作为生态涵养区;沿海海洋经济发达,还有一些进出口业务,所以东部发展滨海港口经济;中间就是以北京为主的城市群,也是这一区域最重要的部分,需要疏解压力,调整结构,应该以卫星城的形式发展成城市群,保定、涿州、香河、固安等地都可发展成为卫星城。

易鹏指出,需要注意的是,一些地区应该打破行政区域的概念,比如保定,市域很大,内辖多个县市,靠近北京、天津的可以发展成为卫星城,靠近南部的就要纳入南部的功能。又比如秦皇岛,除了有沿海的特点,还有生态涵养的功能,不能一概而论。

对于京津冀南部规划的制造业与耕作业区,易鹏建议石家庄可以与济南、郑州、太原等省会城市打通基础设施建设,构建一个更大的板块,形成大中原城市群,因为这些城市距离都很近,只有几百公里,且均为省会城市,有条件先行建成城市群。而且,京津冀协同发展要着力破解河北“吃不饱”的问题,环首都地区肯定没问题,但冀中南地区目前还没有有力的抓手,可以在此统筹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