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人民币汇率波动要有“底线”

■ 货币观察

“6”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底线。在“6”以上,贬值幅度也不会很大,升值也不会太高。在“底线”之上小幅波动,既有利于促进中国出口,又有利于阻击对人民币汇率的套利行为。

央行公布10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1451,自从6月5日人民币中间价跌破6.17关口,触及10个月低点后,连续三个交易日上涨,累计升值257点。

今年1月14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在达到6.0930这一历史峰值后开始走低,至6月3日跌至6.1710谷底,人民币汇率已累计贬值达780个基点。连续三个交易日上涨,这种逆势回升旋即引发市场的强烈关注。

人民币汇率由贬到升逆转主要是受国际国内两个因素影响。从国内因素看,5月份贸易顺差扩大,导致结售汇需求增加,促使人民币升值。

贸易顺差扩大折射中国出口增长强劲,改变了长期走弱状况。这是人民币汇率这一波贬值以及中国出台一系列微刺激政策、鼓励出口政策综合作用的结果。然而,汇率是一把双刃剑。人民币汇率贬值有利于促进出口,而出口扩大带来贸易顺差增加又使得人民币升值压力增大,从而又抑制了出口。

从国际因素分析,欧央行突然实施以隔夜利率为负值的超宽松货币政策,欧元贬值必将促使人民币汇率走强。同时,日前有报道说,4月美国和全球其他国家人民币交易规模同比增长327%,大量美国公司转而使用人民币支付从中国进口商品。对人民币需求的放大也促使人民币汇率开始走强。

从目前情况看,人民币汇率突然走强对中国稳增长来说弊大于利。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稳增长处在关键时期,作为三驾马车之一的出口一旦受到汇率升值影响,必将重回低迷状态。关键时期出口掉链子是决策层不愿意看到的。

人民币汇率突然近日大涨折射出的是国际货币政策、汇率走势愈加复杂,对中国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提出了新挑战。欧央行实施以负利率为主的超级宽松货币政策,使得欧元汇率走低;美国经济正在强劲复苏,失业率下降,通胀处在低位,美联储正在逐步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而且加息预期正在走高,美元汇率升势基本确立。这使得中国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处于两难选择之境地。

在这种两难选择情况下,人民币汇率只有围绕中国经济基本面、服务于中国经济稳增长而为之。从稳增长角度看,人民币汇率重走升值通道不是最佳选择。不仅如此,如果人民币汇率重新走上升值通道,不但不利于中国出口,而且将引发国际热钱大举进入中国,重新推高中国的资产泡沫风险。在经济下行通道中推高泡沫风险,将是非常危险的。

人民币汇率快速贬值的弊端主要是,不利于调整经济结构,贸易不平衡状态将会延续,国际贸易摩擦将增多。同时,不利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步伐。

人民币汇率快速升与贬都不是政策最佳选择。应该给市场一个稳定的人民币汇率走势预期。这才能最有利于中国的出口企业。

笔者认为,未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在1美元兑6元人民币以上波动,“6”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底线。在“6”以上,贬值幅度也不会很大,升值也不会太高。人民币汇率在“底线”以上小幅度波动的稳定走势预期,既有利于促进中国出口,又有利于阻击对人民币汇率的套利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