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20平米群租房住20人 毕业生:去年拼房今年拼床

在“北上广”被严打的“群租”,在这个毕业季,悄然在省会郑州升温。6月8日到6月10日,大河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群租房源增多,密度变大:在郑州某网站输入“群租”关键词,可以找到1982条房源线索,是去年6月份的3倍;一间120平方米的屋子,住了20人。

今年不少毕业生通过群租,和同学拼租一个房间的几个床位;而在去年,不少毕业生直接联合起来拼租一个房子。

昨天,记者从郑州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获悉,郑州拟出台新规规范群租。业内人士建议,不要对群租“一棍子打死”。

【现象】群租今年升温,扰乱郑州毕业季

去年毕业生“拼房”,今年毕业生“拼床”

“去年,师兄师姐们毕业后,三两个人就可租一套房;现在,我们三两个人合在一起,只租了一个小房间的几个床位。”昨天,河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系今年毕业的大学生刘思阳说。

刘思阳说,他在一家网站实习一年,一直住在黄河路与文化路附近的一个小区,一个月花300元租了一个床位。临近毕业,几个同学也相继进入实习期,就和他“拼床”,三四个人租了这个房子的一间屋子。

记者连续两天走访郑州多家房产中介发现,今年群租明显升温,但是正规中介一般不做这个业务。群租房房东为了省下中介费,一般都采取网上招租的形式。

记者随后在郑州某网站上输入“群租”、“床位出租”关键词,搜索结果有1982条。记者浏览发现,群租床位价格多在一个月300元左右。

群租房房东韩先生说,租房的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工作不稳定,收入很少,对于居住要求不高,只要晚上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每月为他带来近5000元的收入。

【暗访】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摆着26张床位

就是在这样的一套房内,群租着20个人

6月8日上午,记者来到经三路和农科路交叉口的明鸿新城小区,房东曹先生带记者来到一栋楼的四楼。

进入房间,映入眼帘的是一处不到10平方米的客厅,摆放着四个铁皮柜子和一张破旧的桌子。房东说,铁皮柜是用来放租客物品的,每人一格,配上一把小锁,可以将自己重要的物品放进去。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一厨两卫的房子,面积约120平方米,除了公用卫生间和封闭禁止使用的厨房外,还有三个房间。其中,两个房间住男生,一个房间住女生。

记者走进紧邻客厅的一间房子,3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摆放了5个上下铺,共10张床位。房东告诉记者,这间房目前住了8人,还有两个床位,上铺300元,下铺350元,水电免费,但是空调使用产生的电费按每月300元收取,由这间房的8个人共同分摊。

另外一间男生住的房间由于面积较小,有4个上下铺,能住8人,目前住了6人。记者发现,在不足30平方米的房间里,除了床铺和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外,几乎没有其他摆设。床铺上,随意堆放着被子,墙上挂着毛巾、袜子,椅子上、桌上堆放着杂物,整个房间看上去杂乱无章、拥挤不堪。靠里面的一间房是女生房间,30平方米的房子内摆放着4张上下铺,住了6个女生。整个房间虽然拥挤,但是整齐、干净。

记者算了一下,这套120平方米的套房摆了26张床位,住了20人。

在经一路与林科路附近的某小区,群租房房东王女士有一套大约130平方米的房子,除去客厅、厨房、卫生间,三个房间共居住14人,如果住满能够住进23人。每人每月每张床位400元,空调电费自理。

【探因】多种原因造成郑州群租者增多

城中村拆迁加速、小户型商品房开发量减少成主因

2013年6月份,记者在58同城搜索“群租”、“床位出租”关键词,搜索结果有660条。而今年,该网站搜索结果多达1982条,是去年的三倍多。

郑州群租房市场突然升温,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文化路附近点石房产的张经理告诉记者,6月毕业季的到来,大量毕业生的租房需求使租赁市场更加紧张。由于郑州市城中村的拆迁,基本上不再有低价房源,目前公寓式的标间基本都是在1500元/月以上,不少刚毕业的大学生承受不起。

6月9日,在东风路同乐小区内,大学生范乐正在租房。她刚在郑州找了一份工作,试用期每月1000元,除去吃喝,仅有400元的余钱。群租是她唯一的选择。

在河南省房地产业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赵进京看来,近年来郑州市小户型的商品房开发量减少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小户型房源租不了,大户型租不起”造成不少大学生选择群租。

“公租房迟迟不分配,也是一个重要原因。”郑州一位刚毕业大学生马勇说,去年郑州拆城中村时,曾承诺分配大量公租房,现在,面向社会分配的公租房,一套还没有分配到刚毕业大学生手里。

【管理】郑州市拟出台新规规范群租

业内人士建议不要“一棍子打死”

“现在政府部门内部对群租看法分两派,一派是同情刚毕业大学生,收入低租房子不容易;另一派是坚决反对,理由是管理难度大,存在安全隐患。”昨天,郑州市有关部门一位知情人说。

实际上,国家层面针对群租有专门规定,但是郑州并未对政策“落地”。大沧海律师事务所郑州分所主任唐军表示,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2011年颁布实施的《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中规定,出租住房的,应当以原设计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人均租住建筑面积不得低于当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标准。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不得出租供人员居住。违反此规定最高处以3万元罚款。

郑州市政府部门知情人说,郑州市并未规定“人均租住建筑面积的最低标准”。换句话说,一套房租给多少人算是“群租”,郑州市并无标准。

不过,今年4月河南省发布《河南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使郑州市规范群租提上了相关部门的议程。河南出台的征求意见稿第十五条明文规定:“出租住房的,应当以原设计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不得分隔搭建后出租,人均租住建筑面积不得低于当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标准。设计用途为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的,不得出租供人员居住。”如果违反,有可能被处五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昨天,记者从郑州市有关部门获悉,郑州将依据河南的“办法”,出台具体的政策规范群租。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发展战略处处长高辉清说,郑州出现群租的原因,与北上广并不完全相同。从现在来看,“一纸禁令”的效果可能适得其反。郑州需要首先加强对刚毕业大学生的住房保障。这不仅仅是分配公租房,还可以拓展住房保障形式,比如针对刚毕业大学生发放租房补贴,政府从社会筹集房源低价给大学生居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