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万元羽绒服洗后现不明痕迹

万元羽绒服洗后现不明痕迹

洗衣店:未证明为洗涤导致 律师:取衣时需谨慎

青年报记者 罗水元

像这样的划伤在羽绒服上到处都是。青年报记者 常鑫 摄

本报讯 日前,市民刘女士向青年报“老罗帮你忙”互动维权栏目投诉:一件上万元的羽绒服在象王干洗店洗后成了“乞丐服”。记者现场采访时,该衣服确有不明痕迹。洗衣店称暂无证据证明痕迹与洗涤有关,而律师指出,若痕迹确由洗涤所致,洗衣店应该按行业规定与《消法》规定赔偿,律师同时提醒,顾客取衣时应该仔细查验,若发现的问题没有解决,不要取衣。

投诉者:商家只愿赔350元

刘女士称,她今年4月7日将一件羽绒服送至余姚路上的象王洗衣店洗涤后,取回来时,衣服上有明显刮痕。

刘女士说,这件羽绒服是她在香港买的,花了12550港币,折合人民币上万元,衣服表面是特殊材料做的。“据说在北极也可以穿来御寒,没想到,这一洗,就洗坏了”。

  6月9日,记者现场采访时,刘女士出示的一件羽绒服,在室外树荫下,直观没有光鲜亮丽感觉,多处确实有不明痕迹,而将衣服放置于室外阳光下时,不明痕迹并不明显。

刘女士出示的取衣单上显示,该件衣服于4月7日送洗,洗涤费65元,洗涤方式为普洗,收件时“瑕疵”一栏里有“磨损”标注。

 刘女士将该件羽绒服表面多处不明痕迹称为刮痕,她怀疑是用机器洗涤时没有按规定套上网格袋后,衣服与机壁摩擦所致,也可能是手洗摩擦所致。由于衣服有这些痕迹,且没有以前光鲜,她将这件衣服称为“乞丐服”。

刘女士告诉记者,纠纷发生后,她多次联系象王总部协商善后事宜,对方将他所认为的刮痕归咎于羽绒服本身质量,在她好不容易从香港销售方要来发票后,又建议她去找品牌商协商,直到目前,象王方面给出的赔偿只有350元。

经营者:顾客取衣无异议

6月10日,象王总部客服部有关负责人陈女士回复记者称,已知晓刘女士投诉情况。

 对于刘女士所称的刮痕和不光鲜亮丽,陈女士表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们觉得不是什么问题,顾客却觉得是问题”。

陈女士解释,公司在衣服洗涤上有六条把关程序,刘女士所送洗品牌羽绒服,公司每天要受理上百件,由于相应品牌属奢侈品范围,公司洗涤时“格外小心”,仔细查看衣服洗涤标签牌上所示洗涤方式后,才提供相应洗涤服务。

而此次洗涤刘女士所送洗品牌羽绒服所使用的普洗方式,既在取衣单上得到了刘女士签字确认,也符合该衣服洗涤方式说明。

刘女士给记者出示了购物凭条。陈女士说,纠纷发生后,她当初曾希望刘女士提供购衣发票,然后持发票与品牌商联系,看相应服务面料是否有问题。刘女士当初向象王出示,并非发票,而是该凭条。

女士说,由于刘女士已于5月14日将衣服取走,而且在取走衣服后2天内没有“声音”,双方洗涤合同关系可以视为已经结束,“她当时取衣时,如果认为有问题,不应把衣服拿走”。

陈女士还说,刘女士在取衣后至少2天才与公司交涉,公司曾希望刘女士请第三方专业鉴定机构,对该羽绒服上的痕迹等情况进行鉴定,不过,由于羽绒服已被取走多日,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涉及更多方面,公司可以对鉴定结果不认同。

对于刘女士所说的赔偿,陈女士说那350元非现金,而是象王洗涤卡,给的性质不是赔偿,而是考虑到顾客心情等多种因素后作出的决定。

律师点评:取衣需谨慎

记者注意到,取衣单后面有《特别提示》,《特别提示》对经营者和消费者检验衣物都有一个“二天”的缓冲期:“经营者若发现衣物漏检情况,必须保持衣物原样,并在二天之内与消费者取得联系,否则,所产生的后果由经营者承担;消费者取衣时,应当场检验加工的质量,取衣后,若发现加工质量问题,可保持原标签凭证,在二天之内向经营者提出。”

上海申骏律师事务所赵星海律师认为,如果有确凿证据证明消费者羽绒服系洗涤店洗坏,洗涤店应该按照行业有关规定和《消法》有关规定进行赔偿;否则,只好平等协商解决。

赵星海律师提醒,作为消费者,取衣和取快件一样,应该当场仔细检验,若当场检验发现了问题,为防止商家事后“不认账”情况发生,在纠纷解决前,保留相应证据的同时,不应轻易将衣服取出洗衣店。

《上海洗染行业消费争议处理意见》曾规定,对于消费者持价值2000元以上的高档衣、物,意愿精洗服务的,经营者要提供高档衣物精洗服务合同示范文本,双方签订合同;未签订高档衣物精洗服务合同的按普通衣物洗涤、处理。

 签订《高档衣物精洗服务合同》的衣物损伤、损坏、遗失均按合同约定赔偿;没有签订《高档衣物精洗服务合同》的按普通衣物洗涤、赔偿处理,最高赔偿不超过人民币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