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6月14日报道,亚洲开发银行称,成都是中国内地最宜居城市,其次是广州和宁波。

北京排名第18,上海则排在第22位。在对33座城市的调查结果排名中,兰州排名垫底,与它做伴的是哈尔滨。

亚行采用了一个叫“环境宜居性指数”的衡量标准,包含水和空气质量、固体垃圾、环境管理等要素。

东南沿海城市和经济较发达地区的这个指数较高,而北方、西北和欠发达地区的这个指数较低。

就广州、武汉、北京、沈阳、上海和兰州六大城市对比来看,广州在2000年至2011年期间的上升幅度最大。在这6座城市中,广州的宜居性从2000年的最差跃居2011年的最佳。上海从2000年的最佳跌至2011年的倒数第二。但这6座城市的环境宜居性指数从2000年到2011年都有所提高。

2000年,广州的水环境、水资源、空气质量、固体垃圾和环境管理指标都很低。但亚行称,2007年到2011年间,情况不断改善。

在首都,水资源和空气质量指标始终较差,因为北京的人均水资源少、一氧化氮浓度高、治理能力有限。亚行表示:“北京需要加强水资源管理和空气质量监控。”

(原载《参考消息》6月15日07版,有删节)

宜居就是民生

□成都日报评论员  亚行发布的中国内地城市环境宜居指数,成都居首。与之相应的,是上月底成都获得“全国民生改善典范市”称号,同时“新二环路”“北改工程”两项重大民生工程入选民生典范案例。这对正推进“改革创新、转型升级”总体战略,在现代化国际化城市建设路上飞奔的成都而言,是荣誉,是鼓励,更是鞭策。

什么样的城市宜居?这其实是一个开放性的命题。《诗经》说“宜民宜人,受禄於天”,这里的“宜居”指的是人适其位;杜甫诗咏“五岭皆炎热,宜人独桂林”,这里的“宜居”指的是合人心意。此次亚行调查采用的“环境宜居性指数”,则更注重水和空气质量、固体垃圾、环境管理等现代环境要素。虽然随着时代变迁、社会发展,“宜居”的内涵和外延会不断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一个“人”字始终贯穿其中,任何阶段、任何城市的任何居民个体,对“宜居”的认知,离不开住得巴适,吃得安逸,行得畅通。事实上,当代中国语境下,宜居就是民生,顺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满足人民对物质精神的不断追求,就是宜居城市建设的奋斗目标。  悠悠万事,民生为大。民生是社会和谐之本,是社会稳定之基。一座城市,唯有民生殷实,社会才会和谐繁荣,才会长治久安,才是宜居之所。

考察一座城市的宜居指数,实际上考察的正是这座城市的民生是否得到不断改善,是否真正做到了“以人为本,执政为民”。事实上,包括二环路改造、北城改造以及2014年公布的174个“为民办实事”民生工程在内,这些大大小小的民生项目之所以得群众支持,获群众赞许,根本原因正是立足于民生,改出了民生改善的新高度;着眼于发展,改出了城市发展新天地;注重于稳定,改出了社会管理新模式。改的,不仅是基础设施配置,还是产业转型升级、空间布局优化;改的,不仅是城市的形态,还有城市的业态、文态、生态。最终,改良了环境,改善了民生,也改出了宜居。

2013年中国城市化率超过50%,对传统农业大国中国而言,这是极其深刻的变革,如何寻找适合国情的宜居城市发展路径,是中国城市面临的巨大挑战。宜居才能宜业、宜商、宜学。宜居城市要以人为本、关注民生,着力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宜居城市要不断探索城市发展的可持续道路,改善城市环境,让健康清新的空气成为人们每天的陪伴;宜居城市要社会和谐,依法治市,人民有普遍的安全感、认同感和归属感。成都的发展,与时代同脉共振;成都在建设宜居城市过程中遇到的一应问题,既有成都特色,又具有全国共性。成都的探索,既是按照省委要求,在全省城市化加速期发挥“首位城市”带头引领示范作用,就全国层面而言,也具有借鉴价值。

发展,总是分阶段的,但是,发展的价值取向却贯穿始终。成都,自古便是“天府之国”,其核心就在于“水旱从人”的优越人居环境。这是成都延续数千年的城市品牌,也必将成为现代成都城市发展的根本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