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神医骗局揭秘:学员花2万上课 听完痛哭流涕跪拜

这些人五体投地,齐刷刷地拜倒,是在干什么呢?他们是在膜拜一个人——杨中武。据说这个人是个“神医”,治高血压、糖尿病甚至癌症都不在话下。那么这个杨中武真有这么神奇吗?

红枫园健康咨询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宣传视频里学员无一例外地宣称,高血压、癌症这些久难治愈的难题通过所谓“生命乐章”疗法全都治愈了。那么真的有如此神奇的疗法吗?

5月17日和18日,一名听课人员拍下有关“生命乐章”疗法的视频。讲课的是自称“神医”的杨中武,而所谓生命乐章疗法的核心就是,很多病不一定要看医生,可以自我疗愈,而自愈的关键是吃素,当然光吃素还不行,还得配合服用一款他们研发的神奇饮料。

这种要服用21天的东西,就是名为“岐伯醪醴”的发酵果蔬饮料。那么喝这种饮料真的能让高血压、糖尿病甚至癌症患者康复吗?

专家表示,课程里宣传口干舌燥、脾胃不适、乏力等是好转的表现,但实际上这正是人体缺少能量和营养素之后的酮症酸中毒的症状。

“生命乐章”课程里面提到的名为“岐伯醪醴”的饮料,在注意事项里面明确写着三个7天服用不同的活力美、圣力源、益甘清,并且只喝岐伯醪醴和水,一般不食用或少食用其他食物。这种饮料的出品为杭州红枫园,产地在浙江湖州,记者根据生产许可证编号查询到生产的公司是位于湖州德清的腾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这家台资公司和红枫园是委托加工的关系,只负责生产饮料,不负责外包装瓶和箱的生产。

德清县质监局稽查大队副大队长尤翔说,从检测报告来看它符合饮料的标准要求,但起不到治病的作用。

只是普通的饮料,却被冠以了神奇疗效,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每瓶饮料的采购价不过百元,但学员却要花费近千元来获得。杨中武为了规避风险,一再强调这个产品是他赠送的,学员只要交19800元的学费,听他讲课就能得到这些饮料。那么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心甘情愿交钱来喝这些饮料呢?

学员告诉记者,杨中武的课堂总是能让他们感觉很过瘾。课堂上有学员听得太感动了,甚至会跪倒、痛哭流涕地跪拜杨中武。那么这样的效果杨中武是如何成功营销的呢?记者发现,杨中武并不是一个人工作,而是一个团队在精心包装他。

叶先生的妻子为了治疗失眠多梦,不仅坚持了整个课程,而且都停了本来的治疗。叶先生企图劝说其妻子放弃这种“自我疗愈”的方法,可结果是妻子不想再和他说话。

而王女士的父亲有糖尿病,在上了杨中武的课程之后药也停了,只喝“酶”饮料。王女士和丈夫企图劝说自己的父亲要按时吃药,结果其父亲大发雷霆。

杨中武的团队为了让学员死心塌地地相信杨中武的确是神医,精心“打造”杨中武的履历。在《生命乐章》这本书上,有着杨中武的个人简介:中国问疗、饮疗第一人,中国身心灵解排毒第一人,中国酶医学应用第一人等等众多头衔。他称自己生于中草药世家,父亲参加过抗美援朝,并利用祖传的自我康复技巧在战场上死里逃生。

那么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记者来到了杨中武的老家,浙江省磐安县仁川镇赤岩前村。这是一个只有136户、362人的小山村,村子里面的人都互相认识。提到杨中武,很多老人都是看着他长大的。杨中武的父亲去世多年,家中80多岁的老母亲近日去外地了。

杨中武的所谓的中药世家纯粹子虚乌有,而他自称1997年修读浙江大学生命科学,记者与浙江大学取得了联系,并没有查到杨中武这个名字。他还称自己曾被杭州市委党校推荐到中央党校进修学习,记者联系了杭州市委党校,教务处的工作人员称他们并没有推荐学员到中央党校进修学习的途径。那么听课者为什么对杨中武如此崇拜,深信不疑呢?杭州市市场监管局的钱宝鑫处长说,这一点都不新鲜了,最近几年他们查处的相关案件早已过百。

红枫园的官方网站上显示,杨中武在杭州已经至少开了151期的课程,假设一期学员按50人计算,1个人的学费为19800元,151期下来,红枫园的收入就有1亿4千多万。这还不包括在成都、昆明等地开设的课程班,而从每期学员的大合照上来看,每期的学员显然不止50人。

经过调查,杭州市上城区工商局已决定对红枫园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处以罚款,根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经营者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做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的,监督检查部门应当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消除影响,可以根据情节处以一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杨中武虽然被罚了二十万,但是对于他的非法收入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对他很难有所约束。这些年像杨中武这样的神医人们并不陌生,可以说是层出不穷。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他们没有一个有效的罚处手段。这些所谓神医都声称不治病、只讲课,也不直接卖药,他们精心研究法律,目的就是要规避“非法行医”的罪名。现在杨中武还在继续讲课,还有很多人可能因为上了他的课而耽误了应有的治疗。那么对这些所谓神医如何治理,是不是也应该尽快拿出对策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