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不能给戒网瘾学校留灰色地带

针对戒网瘾机构的乱象,卫生主管部门和立法机构不能失语。眼下更为迫切的问题是,应立即叫停所有非医学机构进行的网瘾治疗活动。

日前,河南郑州博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培训致人死亡”事件,引发公众关注。据悉,这所学校已被撤销办学资质,5名涉案人员被刑拘。

根据报道,被送进特训学校的这名女生,根本是被活活折磨而死。事发时,几个教官强迫她做“后倒”,抬起她狠狠往地上摔,整栋宿舍楼都能听见她的惨叫声。当时还有一名女生侥幸逃过一劫,却也被“训练”成重伤。这家以戒网瘾为办学特色的培训学校,究竟何以如此残忍?谁给它的办学资质?学校监管何以缺失?针对这些问题,除刑拘涉案人员外,还应展开调查,追究有关部门的责任。

这所特训学校的行径令人震惊,同样不可思议的是,这类戒网瘾学校为何还能够存在。早在2009年,卫生部就叫停了所谓网瘾电击疗法。从那时候起,网瘾治疗中心一类机构就备受公众质疑。从这个事例可看到,部分机构正披着培训学校的外衣,从事缺乏法理依据和医学证明的网瘾治疗活动。

相关机构到底算是培训学校还是治疗机构,本身就存在很大问题。如果说这是一家培训学校,就不应从事任何带有治疗性质的活动;倘若这所学校对外宣称能够治疗网瘾,首先应该获得相关医疗资质,否则已涉嫌非法行医。事实很明显,这所学校既不是普通的民办学校,也不是什么医疗机构。

那么,究竟是什么给了它打擦边球、挂羊头卖狗肉的胆量?

这一方面是由于巨大利益的诱惑。据了解,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很多未成年人不当使用互联网,而被认为患有网瘾。可见,这其中存在着一个庞大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相关法规、医学标准在这个问题上却存在着严重缺失和空白。目前国内在医学上对何为网瘾仍无统一定义,对网瘾治疗更是缺乏相关医学标准。正因如此,这才给形形色色的网瘾治疗机构、戒网瘾学校创造出一个灰色活动地带。

据报道,目前全国有300多家以“帮助戒断网瘾”为主业的培训机构。基于相关定义和医学标准的缺失,这些机构显然不具备医学治疗资质。再加上相关立法的空白,这些机构难免游离于监管之外。比如说,类似这种戒网瘾培训机构,究竟该由卫生部门还是教育部门来管理,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针对戒网瘾机构的乱象,卫生主管部门和立法机构不能失语,而应对何为网瘾进行明确定义,并对相关治疗标准和行业行为加以规范。由于这些戒网瘾机构大多采取限制人身自由、摧残身心的手段进行所谓治疗,眼下更为迫切的问题是,应立即叫停所有非医学机构进行的网瘾治疗活动。这样才能杜绝悲剧的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