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拉卡纳经历了西班牙出局之夜后,我们一大早在冷雨中起飞,返回圣保罗。飞行中闲来无事,屈指一算,来巴西已经11天了。

    忙碌于赛场、酒店,奔波在圣保罗、里约之间,虽然不能自夸辛苦,但也算得上饥餐渴饮、晓行夜宿。忙起来,颠三倒四,什么都忘了,但闲下来总觉得少点什么,特别是嘴里的滋味不对。

    来巴西十几天,面包、香肠、起司、水果没少吃,特别是水果,如果用“舌尖体”来形容的话,大致可以如此:芒果,再寻常不过的一种水果,但在巴西,却幻化出另一种境界。身处热带,光照充足,芒果可以尽情地从阳光与土壤中吸取营养,然后转化成诱人的糖分,削皮去核用心去品尝,你会感叹,这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但水果再怎么好吃,也不能抗饿,面包、牛奶、香肠,固然能够充饥,但十几天下来,对煎饼、油条、宫保鸡丁的想念,却越发强烈。于是,哥儿几个毅然决定,找回舌尖上那习惯的味道,自己做一顿。

    来巴西之前,方便面是必需品,豆豉凌鱼、午餐肉的罐头也都带了一些,现在都成了重要食材,再加上从超市购入的鸡蛋、西红柿、黄瓜,充当颜色与营养的大使,品尝一顿简单却合胃的面条,只是时间问题。

    没有“舌尖”里美食的那些玄妙,将西红柿“五马分尸”后扔进沸水,几分钟后下入面条、调料包和榨菜,再从豆豉凌鱼罐头中弄些油提味儿,水开再开之后,再下入黄瓜。没有时间去琢磨,其中产生是怎样的化学反应,反正香气已经弥漫了整个房间。抄起饭盒与筷子,强烈遏制住内心争抢的欲望,违心的你谦我让,但其实谁也没少盛。配上午餐肉和面包,中西合璧,秋水共长天一色。

    舒心顺气之后不禁感叹,奔波的疲惫虽然少了一些,思乡的情绪却又多了一些。身在异乡,想念的不仅是父母妻女,家乡的味道也必然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