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子虚乌有的“高考零分作文神作”

每年高考之后,网上就会流传一些“高考零分神作”。这些“神作”或插科打诨,或针砭时弊,每每引发不少媒体和网友关注。但实际上,这些“高考零分作文神作”并不是高考考生的应试之作:它们部分是网友玩票作品,部分是书商为牟利请写手杜撰的。

高考作文评阅中,阅卷者对于零分作文较为谨慎,只要写了标题、不是抄袭或者白卷就会得分,“才华横溢”的零分作文并不会出现

虽然高考语文阅卷因速度太快而饱受质疑,但各省阅卷机构对零分作文态度慎重,只有在“抄袭”、“白卷”等极端情况下才会判考生作文零分。6月16日,北京市一语文阅卷组副组长对媒体表示,只有两种情况下,考生的作文才会被判定为零分作文:一是出现卷面空白或者只有涂鸦,比如有考生恶作剧式地画个竹子、画个熊猫;二是卷面上只有一两句话,且完全与题目无关,如有考生写上午吃了炸酱面,下午喝了疙瘩汤,什么主题都没说。贵州省高考评卷作文大组长更是对媒体表示,考生只拟出标题也可以得两分。

除了“交白卷”和“完全离题”以外,还有一种零分作文是抄袭。据广州媒体报道,广东高考语文评卷组组长曾向媒体确认,每年高考都会有阅卷者发现考生作文抄袭。通常,在发现考生作文有抄袭可能后,阅卷者会找到原文进行比对,重合率超过50%且结构主旨和原文雷同才会被认定抄袭,经专家组复核后,这些考生的作文才会被判为零分。

主考机构对阅卷者严防死守,阅卷者冒险泄露零分作文内容不现实

根据中国政府教育部颁布的《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考务工作规定》,阅卷者“不得将答卷、评卷及统分的文件、资料等带出工作场所,评卷情况不得外传……不准将手机、寻呼机等通讯工具带入评卷场所”。在对高考阅卷情况的公开报道中,不乏对种种保密措施的描述:除了要求阅卷者签订保密协定并在其所批改试卷上签名以外,不少省份的阅卷点还使用安检门、手持扫描仪等设备对阅卷者进行安检,并屏蔽阅卷场所通信,以确保阅卷信息不被泄露。在这些堪称严防死守的保密措施下,阅卷者冒险泄露零分作文内容的情况很难出现。

在目前的高考成绩查询制度下,考生无法知晓其作文单项分数,“考生主动公开零分作文”也就无从谈起

目前各省的高考成绩查询制度下,考生只能查到各科目的总分,尚不能查询到每一科目下的具体分数分布。即使考生申请复查其高考成绩,也只能由教育主管机构复核答卷扫描和成绩漏评漏登情况,考生无法查看答卷。也就是说,如果考生的作文被判零分,考生自己是无从知晓的,考生主动公开零分作文也就无从谈起。

2009年湖北省某重点中学一名高二学生在期中考试中写出了一篇“给学校和教育制度挑刺”的《草见人命》,被其班主任称“自毁前程”并要求其转班,即使这样的一篇作文,语文老师也给了他的作文25分的分数

由于高考阅卷严密的保密制度,公众无法真正一览那些剑走偏锋的作文。但是那些“偏激”的作文,在国内中学教育的评价体系里也并不一定意味着零分。2009年,湖北省某重点中学就有一名高二学生在期中考试中写出了一篇“给学校和教育制度挑刺”的《草见人命》,被其班主任称“自毁前程”并要求其转班。即使这样的一篇作文,语文老师也给了他的作文25分的分数。此外,在一次媒体组织的名人写同题高考作文的活动中,一位作家写出了被有多次高考阅卷经验的高级教师评价为“讽刺意味很浓“、不值得学习”的作文。这样的作文也在阅卷者那里获得了28.3分的平均分。

不少在网上流传甚广的“零分作文神作”是网友的玩票或借机针砭时弊之作,其发布时间甚至在阅卷工作开始之前

“高考零分作文”其实都不是考生写的,多是网友的玩票之作。据媒体报道,前述“安徽省高考零分作文”的作者就是北京媒体人江小鱼。而2013年的“安徽省高考零分作文”《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不能这样?》的作者、被传因“零分作文”破格被北大录取的陈巨飞,其实是安徽省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陈巨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每年高考都会应邀写“零分高考作文”,权当娱乐。和菜头也曾在知乎表示所谓零分作文“是我们这些写手在网上写着玩的,然后冠以‘这样的作文在高考里只能得零分’被传播”。玩票以外,也有不少人假借高考作文之名针砭时弊,抒发个人对社会乱象的看法。2011年高考后,一篇揶揄中国高校乱象的《时间在流逝——上还是不上大学?》的“安徽省高考零分作文”就在社交网络上流传颇广。

既然是玩票之作,这些“零分作文神作”的作者们当然希望吸引更多的眼球。选择一个合适的“档期”对于这些“神作”们就显得尤为重要:高考刚结束的时间显然是个好“档期”。比如上述《时间在流逝——上还是不上大学?》发布的时间就是2011年6月8日高考结束后的几个小时。无独有偶,2011年的“四川省高考零分作文”《总有一种期待》发布时间是2011年6月9日;2010年最火的“高考零分作文”《火》的发布时间是2010年6月9日。彼时高考阅卷工作尚未开始,何来“零分”之说?

除了玩票之作以外,还有部分“高考零分作文神作”则是书商请写手杜撰出来牟利的

2009年,名为《别笑,我是零分高考作文》的“高考零分作文”集锦借着大众对“高考零分作文”的关注上市,宣称是“按照全国各地高考卷整理收集的零分作文集”,销量迅速突破百万。2011年,该书主编在回应媒体质疑时表示,《别笑,我是零分高考作文》里的文章最初的主要来源是网络,因此他无法保证书中收录的作文都是高考考生所作。该主编还表示,由于第一本销量良好,出版商又接着出了四本同系列的“零分作文”集锦,其中的“零分作文”多是邀请写手杜撰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