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低迷、竞争加剧,一段时间以来,进口葡萄酒市场进入行业洗牌期,日前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发布报告称,两成进口商将出局。一些葡萄酒经销商利用贴牌酒价格不透明的优势,保住了自己的一隅江山,成为市场寒冬中的幸存者。然而,贴牌稍微控制不好就是仿冒、假冒。一直游走在监管和法律边缘的进口葡萄酒贴牌再次被行业热议。

贴牌酒成救命稻草

“名庄酒、品牌酒价格太透明没赚头,从我这进酒,保证全国独一份,消费者从网上根本查不到任何价格信息,保证经销商赚钱……”这位广东葡萄酒经销商口中的独一份就是贴牌酒,即其进口葡萄酒后贴上自创品牌的酒标。他对北京商报记者坦承,他们只做自己的品牌,公司客户遍布广东和一些南方省份的三四线城市,在这轮行业洗牌中他们能坚持下来,就是靠着贴牌酒价格体系不透明带来的利润空间。

贴牌是中国商家的一贯做法,如今,在行业寒冬中,这又成了企业保证利润、维持生存的法宝。由于产能、品牌知名度的局限和传播成本的考量,众多新旧世界葡萄酒厂家选择成为中国品牌——更多的是在国外注册,在中国寻求代工基地。贴牌理念打破了价格调控的根基,造成了中国很多进口葡萄酒名不副实。

10元变百元 贴牌酒定价自由

一位不愿具名的葡萄酒进口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中国进口的红酒品牌高达上万个,分为新世界葡萄酒(产自智利、美国、新西兰、澳洲等)和旧世界(产自法国、意大利等)两种。价格从几十元到几万元、几十万元都有。有的是原装进口的,有的则是进口原料,在国内分装。其实,进口的散装酒、半成品基酒,在国内加工后分装的都算做洋酒,但是在国内分装还是原装进口价格差别就很大,而且消费者也更信原装进口。因此大多数品牌都标榜自己是原装进口。

消费者在餐厅享受的几百元进口红酒,在法国的出厂价往往只有1欧元;收到的高档进口红酒,不过是法国人天天喝的便宜货;消费者珍藏的红酒品牌,可能是在国内分装后随便贴的洋牌子。仅仅在法国就有上万个酒庄,而每个酒庄又有数个品牌,光品牌就有几十万个,而在法国买普通红酒的价格大概是1-2欧元。

每瓶出厂价1-2欧元的进口红酒,在中国超市要卖到八九十元。在北京做进口葡萄酒业务的某酒业公司负责人王辉给北京商报记者算了一笔账,1欧元折合10元人民币,外加3元海运,再纳税48.2%(消费税、附加值税和关税)后到岸成本为19.5元,之后仓储和本地运输、人工费用合计2元,售前成本最低也应是22元左右。如果一瓶葡萄酒给经销商的价格低于25元,那么进口商本身就很难有利润。

按照上述落地到中国约25元的酒为例,经销商一般60元左右供应给超市或者商场,这些地方再加价10%-15%,到消费者手中就成七八十元以上了。而一旦进入西餐厅,往往按照经销商供货价的2倍或者2.5倍的价格卖给消费者,而一旦进入酒店,身价往往是3-4倍,这时候在酒店的售价可能就到300元左右了。而进口葡萄酒后贴上自己的商标,商家掌握的定价权就具有较大自由了。这也成为此轮行业洗牌中众多酒商再次重拾贴牌“利器”的原因。

国内灌装 质量难确保

据广东省酒类行业协会副会长王惠东介绍,随着国内葡萄酒需求量增大,国内公司销售,要求国外公司加工,国外公司按照需求专门进行贴牌生产,其品牌拥有者是中国人,这种贴牌生产是允许的。

“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内葡萄酒商在国外拥有自己的酒庄,贴牌生产是正常的。”在北京从事葡萄酒生意、拥有法国国家级酿酒师证书的郭跃说,从国外进口桶装葡萄酒,到国内分瓶销售也是允许的,但不能以“原装进口”名义销售。很多经销商就是利用消费者的懵懂在打擦边球,也使得贴牌成为行业监管难题。

有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揭秘,市面上的进口葡萄酒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国内分装的。散装木桶进口有两种,一种是葡萄原汁,另外一种是进口葡萄浆。前者运到中国后,厂家可以直接分装成葡萄酒成品。而后者必须进行勾兑,即要按照口感调配,加水和色素等。 后者一般消费者很难分辨,即使看进口商检报告也不涉及这些信息。惟一可做推断的是,法国有自己的葡萄酒分级制度,但是上述品牌标签上却没有。

一些低端进口原汁被业内称做洋垃圾。“叫垃圾是因为它可能是用发霉或者品质很差的葡萄酿造的。”业内人士说。只要用技术手段(如加入二氧化硫防腐,加入糖维持甜度)确保对人体无害,这种原汁在国外公开渠道就可以买到,但是品质很差。这些所谓的进口红酒往往没有中文标签,除了看不懂的洋文之外,消费者很难从外观上辨别好坏。如果消费者缺乏品鉴葡萄酒的能力,最好在质量比较有保障的渠道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