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重头戏的国企改革大幕早已在部分企业、地区开启,但总脚本《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却仍未落地。

“在上报后又有新的修改意见,预计出台时间会晚于原计划的9月份,不过明年一定是要推行的。”在24日举行的石油天然气混合所有制改革论坛上,一位了解情况的专家透露说。

据了解,作为此次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文件,《深化国企改革指导意见》由国家发改委牵头,财政部、国资委等其它多个部门分工配合制定,除了涉及混合所有制改革外,还将涉及界定国企的功能、完善国有企业分类考核办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改组和组建试点工作等诸多内容。

“这涉及诸多部委,要形成一个统一的意见方案才能上报中央改革领导小组批准,过程非常复杂,经历了无数次的讨论和修改。顶层设计至关重要,在出台之前,各央企和地方的混合所有制推进很难有实质性动作。”有国资委人士透露说。

顶层设计悬而未决带来的不确定性,使得目前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呈现出民企冷淡而观望、外资看重而试探的局面。

“和民企接触发现,他们担心与国有大企强企合作自己往往惹不起,与经营一般的国企合作自己往往拖不起,与经营不好的国企合作自己往往赔不起,而且国企原高管难配合、国企老职工难管,国企退休职工难应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说。

以油气领域为例,继中石化宣布放开油品销售领域引民资之后,中石油、中海油、中冶、中石油、宝钢集团、中航科工集团、中国海运集团、大唐集团等多家央企也相继成立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改革思路纷纷“浮出水面”。

“中石油计划打造六大合资合作平台,目前已率先在吉林油田和辽河油田展开经营自主权试点以及整合出售部分管道资产。管道资产这块儿投资回报比较稳定,对社保基金等还是有吸引力的。同时,中石油还将和一些公司合作在海外勘探开发油田。还有一个合资合作平台就是未动用储量和非常规油气,目前和四川成了合资公司,未来还将和重庆等其它省的企业合作开发页岩气资源。”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政策研究室发展战略处处长唐廷川在论坛上说。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这些企业的改革都还未进入实际引资阶段,而且与国企的主动相比,民企显得冷淡许多,外资虽有兴趣但也在犹豫试探中。“此次混合所有制改革,不知道对外资会不会有限制,相关权利又如何保证?”来自沙特阿拉伯阿美石油公司的人士问道。

要真正地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目的,需要其他一揽子的市场化改革方案配合。再以油气领域为例,2007年以来,成品油批发市场已经率先放开,目前中游民营企业与国企的合作在增加,然而上游的进展相对较慢,除服务行业,三桶油所占比重越来越高。

“真正制约民营企业发展的是油源,在没有解决原油和成品油进口问题之前,任何调整都不解决根本问题。”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能源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李志传认为,应加快推进市场化改革,完善产权制度,合理制定政府的权力边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邓郁松也表示,油气行业未来改革重点是增量资源,同时集中在石油炼制和批发零售的石油流通体制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