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男子坐24小时硬座见女网友 得罪对方连跪一夜

一个星期以前,爱神光临了21岁的河南小伙涛涛(化名)。女主角来自成都,18岁,叫萍萍(化名)———两个月前,他们相识于一个QQ炫舞群。

仅仅交换过照片,但这并不影响涛涛喜欢上萍萍。在涛涛心里,萍萍“与众不同,似乎浑身都在发光”,一个星期前,他向萍萍表白了。女孩子的回答有些不置可否,但涛涛依然将其视为一个积极的回应信号。女孩子总是羞涩的,他想。

为了能在一起,23日晚上,在坐了24小时的硬座之后,涛涛抵达成都。按照计划,他将带上萍萍返回苏州。但美好还没来得及发生,一场争吵提前结束了这一切……

|寻爱|

23日晚上20点41分,K291次准点从河南开封站驶出。21岁的涛涛坐在15号车厢一个靠窗的座位。从开封到成都,需要整整24个小时。

20点45分,涛涛给萍萍发去信息,告知已经上车。QQ聊天记录显示,从当晚九点到次日凌晨八点,两人一直在互通消息。直到早上九点,萍萍熬不住了:“好困,我睡了。”涛涛叮嘱:“睡吧,别忘了接我。”

24日下午三点多,火车穿过秦岭,进入四川广元境内。整整一宿没睡,涛涛一路依然兴致盎然,“以前没到过四川,很新鲜。”

两个月前,涛涛与萍萍相识于陌陌上的一个QQ炫舞群。涛涛觉得,自己跟萍萍挺聊得来,挺合拍。

这是怎样的一种合拍呢?涛涛有点说不上来,他就是觉得萍萍特别。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特别呢?涛涛也说不上来。他对萍萍的描述,充满仰慕,却又屡屡词穷:“她和别人都不一样,与众不同,似乎浑身都在发光。”

这并不是涛涛第一次恋爱。但这一次显然来得更猛烈。

一个星期前,涛涛跟萍萍表白了。他没敢用“爱”这个字,而是选择了“我喜欢你”。萍萍并未给出明确回应,只是给了一个害羞的表情。随后,他又试探性地改叫萍萍“宝宝”,萍萍也没有表现出强烈的反对。

这是恋爱中的年轻男女们喜欢玩的小心机:小心翼翼地试探,再根据反应做出下一步战略部署。比如涛涛,在越过“宝宝”这一称呼之后,他开始更大胆地询问可不可以叫“老婆”。尽管萍萍嘴上答“不行”,但在恋爱中的人看来,这种拒绝本身也是甜蜜的。

涛涛初中毕业后,在苏州一家电子厂做跟单员,每月工资五千元左右。一半留着自己用,一半寄回开封老家。萍萍今年18岁,待业。涛涛辞掉苏州的工作,计划到成都把萍萍接到苏州,然后再给她找一份工作。

24日夜里九点,一米五的涛涛在出站口见到了萍萍。

|跪等|

此时的成都有些飘着小雨,涛涛一手接过雨伞,另一只手,很自然地搂住了萍萍。

在火车站附近,两个人找到了一家旅馆,60元,一张床。进了房间后,涛涛看电视,萍萍开始玩手机。

涛涛自己也有一个QQ炫舞群,萍萍也在其中。这个群只有30来人,其中大多数都是女孩,涛涛跟她们关系都很不错。涛涛跟萍萍的事儿,这帮女孩儿也都知道。但是,从聊天记录看来,萍萍跟这帮女孩儿关系并不算好。

在旅馆里,这种矛盾再次爆发。晚上十点多,群里的女孩子听说涛涛已经到了成都,都揶揄他:“心里只有她,都不跟我们玩了。”这让萍萍有些不爽,当即在群里跟女孩子们吵了起来。一个女孩子对阵一帮女孩子,她把目标转向涛涛:“这是你的群。你来决定,是选择我,还是选择她们。”涛涛盯着电视,没说话。他以为女孩子们吵吵就平息了。但他没想到的是,在萍萍心里,这种沉默本身就已经不可原谅。

萍萍站起身,拉开了门:“你既然不舍得她们,那就把你还给她们吧。”晚上十二点左右,萍萍跑到了大街上。涛涛就在后面跟着。在肖家村二巷,萍萍迅速闪入一个小区,并让门卫拦住涛涛:“别让他进来!”不巧的是,涛涛的手机这时停机而且没电了。无处可去、无计可施的涛涛,最后想到了一个办法:跪在单元楼门口,直到萍萍出来见他。涛涛觉得,该跪,因为自己做错了事,“在她被欺负的时候,我没有帮她说话”。他认定,既然萍萍从这里消失,那么就要在这里把她等回来。

小区门卫回忆,涛涛大约从24日凌晨一点开始跪到早上七点,中途靠墙边眯过一会儿。蹲了一上午之后,涛涛离开了小区。

|反思|

给手机充上电之后,涛涛试图与萍萍联系,但电话一次又一次被掐断。他又尝试用QQ与萍萍联系,但消息刚发送,就显示“发送失败,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与此同时,萍萍也退出了涛涛的QQ炫舞群。

多番努力失败之后,涛涛有些灰心。上午,他还坚持要留在成都找萍萍,但下午,他开始松口:“既然她那么狠心,我也没有必要再找了。”并愿意今日买火车票返回苏州。

此时此刻,涛涛心里的萍萍“有点狠心”,但他马上补充,“我不怪她,也不恨她”。在最新的QQ空间里,涛涛更改了签名:爱已尽,梦已灭。可是,究竟什么才是爱呢?涛涛低下头,额前的黄头发一缕缕落下来:“就是让她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