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艾珈瑜伽”关门 会员退款无门

 又是预付费消费,又是会馆“出事”!

“艾珈瑜伽”关门 会员退款无门

艾珈瑜伽会馆已是人去楼空,地上一片狼藉。青年报记者 常鑫 摄

本月以来,类似报道多次见诸报端。

本报讯 又是健身会馆,又是预付费消费,又是消费者买卡后会馆关门,退费无门。这一次,“主角”变成了艾嘉健身(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嘉健身”)所经营的艾珈瑜伽会馆。

昨天,青年报“老罗帮你忙”互动维权栏目热线记者联系艾嘉健身有关方面负责人,对方虽称将于本月底下月初退款。

团购体验后,买了一年会籍

日前,白领杨小姐向青年报“老罗帮你忙”互动维权栏目合作方市民信箱投诉:她购买曹家渡悦达国际大厦内艾珈瑜伽会馆会籍后,会馆经营方突然关门,多次要求退费无果。

艾珈瑜伽会馆位于悦达国际大厦B幢606室。该楼电梯口对面墙上,标有“艾珈瑜伽生活馆”的铜质导识牌上还有“澳洲亚太瑜伽联盟”字样,给人一种“国际范”感觉。

6月24日,记者与杨小姐一起来到该会馆时,玻璃大门已锁闭。门内,“前台”房间只有五平方米左右,放着一张桌子,一个简易鞋架,一张沙发。杨小姐说,里面有两间“练功房”,用于会员练瑜伽,但面积均不大。

杨小姐告诉青年报记者,她就是通过大众点评网才知晓艾珈瑜伽会馆名字,并团购了几十元的瑜伽体验券。体验过程中,会馆工作人员不时向她推荐购买会籍的种种好处,冲动之下,她于2013年9月5日以3580元价格购买了为期一年的会籍。

老师、老板变了,名字也变了

购买会籍后,杨小姐的感觉就是“时常变化”,“先是教瑜伽的老师变了;接下来,老板变了;再接下来,会馆的名字也改了——从艾嘉到艾珈,又变成了瑜舍。”杨小姐说,她每周到这里练三次瑜伽,每次一小时,经营方“时常变化”中,她与其他会员一起要求退卡退款,但是,除了今年3月12日与艾嘉健身签订一纸《会籍冻结协议》外,她别无所获。

该《会籍冻结协议》称,杨小姐的剩余会籍8个月自协议签订之日起冻结,冻结期间,杨小姐可继续在该会馆练习瑜伽,至会馆方提供的服务质量水平恢复正常后,再重新开启使用剩余会籍。

然而,一个多月后,瑜伽馆前台群发消息称,该会馆停止营业了。虽然群发短信说会员可带好所签会籍合同,前去办理退款手续。但是,她带着合同前去办理退款手续时,在前台登记姓名和银行卡号后,被要求等40个工作日。40个工作日已过,杨小姐还是没有收到退款。再联系时,被告知,艾嘉健身老板人在美国,仍不能退款。

承诺会退款,能否兑现不得而知

记者注意到,同其他健身会所一样,杨小姐与该会馆所签格式合同会籍协议上,甲方会籍“顾问”、“主管”一栏中,均为英文名字;协议条款中,也有关于不能退费之约定:“一旦乙方(杨小姐,记者注)开始使用本卡,将被视为对会所的教学及相关服务表示满意,则此后在任何情况下会所都不予办理退会及退费手续。”该条款字体同其他条款一样,字体较小,且没有醒目提醒。

《消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经营者在经营活动中使用格式条款时,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内容,应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并按照消费者要求予以说明,否则无效。据此,该条明显加重商家权利和消费者义务约定应该无效。

记者调查了解到,艾嘉健身(上海)有限公司于2011年注册成立,为国内合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只有10万元,法人代表为余小姐,经营范围有健身内容。

昨日,记者联系艾嘉健身(上海)有限公司,对于艾珈瑜伽会馆关门不退费事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振振有词:公司开店关店属正常现象,该瑜伽会馆由于经营不善才关店,关店后愿意退款,由于法人代表在美国生小孩,才没有及时给消费者退款。

记者追问中,该女士又称,余小姐刚回国,将于本月底7月初给会员办理退费事宜。

[业内说法]

经营不善或是托词

一位深知健身会所运作的业内人士分析,艾珈瑜伽会馆可能是一个“圈钱”平台,“经营不善”只是一个托词而已。

其突然关店后主动要会员前往办理退费事宜,并登记好会员银行卡号码,一方面是对顾客投诉的一个“缓兵之计”,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应对有关部门前往调查时出具其愿意善后处理之证据,防止落入诈骗境地。此外,经营方所出《会籍冻结协议》,同样是“缓兵之计”。

[编后]

健身中心随意停业、美容院卷款逃跑……“老罗帮你忙”栏目经常会接到消费者类似投诉。预付费消费是一种比较流行的消费模式,但目前存在着监管空白,消费者选择预付费消费要谨慎,一旦发生问题,要及时维护自己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