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社区停车难 缘何成痼疾

随着我国汽车保有量的快速增长,社区停车难日益成为困扰大城市里“有车一族”的难题,小区停车“一位难求”,价格攀升的背后,是巨大停车需求集中释放、停车位供给严重不足的现实,也暴露出城市管理方面的欠缺。专家建议,除了适当增加新建停车位的供应之外,更重要的是如何挖掘现有停车资源的潜力

社区停车难日益成为大城市里“有车一族”的痛点。花上一二十万元买一辆车,却要花四五十万元甚至更高的价格配置一个车位。一边是迅速增长的私家车数量,一边是日趋紧张的小区停车位,这让许多车主陷入“买得起车买不起车位”的尴尬。日前,各地频频曝出“天价车位”,人们不禁感慨,社区停车为何这么难,停车之困出路又在哪里?

连日来,《经济日报》记者接连走访了北京市保利东郡、光熙家园等多个高端小区,动辄四五十万元的天价停车位并非个案。在位于海淀区万柳的世纪城远大园小区,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02年刚开盘时小区车位的售价每个在6万元左右,如今价格涨了10倍,但依然供不应求。目前,该小区的固定车位早已售罄,要想购买车位,只能从其他车主手中过户。“上个月的成交均价是58万元,最高的一个车位卖到65万元,现在四五十万元的车位已经基本买不到了。”该工作人员说。

这正是大城市社区停车难的一个缩影。小区停车“一位难求”、价格攀升的背后,是巨大停车需求集中释放、停车位供给严重不足的现实。以北京市为例,据统计,目前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为540余万辆,是现有停车位数量的2倍左右。这些现有停车位不仅包括小区停车位,还包括单位、公司、公用停车位等。如果仅仅按照小区停车位占比核算,比例更加惨不忍睹。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停车设施管理处处长史凯表示,北京城6区居民每户平均实际拥有汽车0.8辆,而小区车位的配建标准是三环内每户0.3个,三环外每户0.5个。市民的停车需求和小区停车位的供给之间尚存在不小的差距。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舒可心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在“汽车时代”,有车家庭迅速增加,不少家庭甚至拥有2辆以上的私家车,而停车位数量严重不足,导致小区车位价格高企,这是市场调节的结果。一些开发商借机炒作,造成车主恐慌性抢购,也炒高了停车位的价格。

除了供给不足之外,居民小区“停车难”还暴露了城市管理方面的欠缺。这其中,停车位配套建设标准滞后,缺少前瞻性也是造成车位紧张、价格高企的一大原因。像北京市目前执行的停车位配建标准多年未变,一直维持在1比0.5,即每两户家庭拥有一个停车位,不仅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也远远低于国际通行的1比1.3到1比1.5的标准。

而对一些老旧小区而言,停车位配建比不足的问题尤其突出。一些老旧小区当年规划时并没有预留固定的停车位,用地方面也没有留出足够的发展空间。许多车主表示,较之于容积率、绿化率等常见指标,他们对停车位配建标准的了解并不多。

那么,是不是只要提高配建标准、增加车位供应就能缓解小区停车“一位难求”的困境呢?

也不尽然。在舒可心看来,增加车位供应虽然是缓解停车难最直接的办法,但也必然增加小区建设的用地规模。这些费用终将核算入房价,由消费者埋单。因此,“小区停车位配建标准并不是越高越好,而是要保持一个适度的规模,不能脱离中国国情,一味向发达国家看齐。从目前的情况看,配建比在1比1是比较合适的。”舒可心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与社会研究室主任钟君则建议,除了适当增加新建停车位之外,更重要的是如何挖掘现有停车资源的潜力,一是向“空间”要车位,鼓励居民小区建设立体车库。他举例说,每个地上车位面积在20平方米左右,一个可停放二三十辆小汽车的地上停车场,若建成5层立体车库,可解决约300辆汽车的停放问题。二是向“时间”要车位,通过价格杠杆,鼓励企事业单位内部停车场向周围小区居民错时开放,只有将现有的停车资源充分盘活,才能让大都市有车族走出“买得起停不起”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