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北京网吧平均上座率六成 绝大多数都是玩游戏

电脑普及、宽带提速,手机移动互联日益深入人心,在这样的背景下,专业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的营业场所,也就是网吧,还会有人去吗?网吧的生意是否已经一落千丈?北京的网吧目前的“行情”究竟怎样呢?上周,记者实地走访北京多家网吧进行了调查。

北京网吧平均上座率六成 每日流水4000元

实地探访

目测上座率五成左右

在上周的一个工作日,北青报记者来到黄庄附近一家知名网吧,这里的大厅里设有普通和电竞两大区域,大约六十多台电脑。中午11点,记者看到网吧内已坐了不少人,“点亮”的屏幕大约在六七成的样子。同天下午3点多,记者在大兴的一处街边网吧看到,上座率也在一半左右;下午5点多,记者来到西三环附近的一家经营多年的网吧,整体看下来,网吧内的上座率大约在六成左右。

北青报记者走访中看到,网吧中的消费者以二三十岁的年轻男性为主。而九成以上“亮着”的电脑屏幕中都显示是在游戏中。在其中一家网吧,记者表示只是想用电脑收下邮件不需要很久,收银员还向记者建议,如果只是收邮件可以找个有WIFI信号的地方,用手机收一下。

一位网吧业主告诉北青报记者,现在来网吧的人基本都是玩游戏,以前还有些聊天、看电影的,偶尔也有临时商务办公用的,近来则很少见了,“以前家里上网不方便或者最早拨号上网比较贵的时候,有些人选择到网吧聊天或者看电影,价格不高还不用担心掉线,现在这种需求少了。毕竟想聊天随时可以微信、QQ,想看电影可以用电视盒子之类的,又方便又私密,没必要专门来网吧了。”

吧主调查

高租金把网吧从地上赶到地下

上网普及确实分流了网吧顾客

北青报记者采访中接触到几位经营中的网吧业主。谈到近来的生意状况,吧主王先生表示,上网越来越普及确实分流了一小部分来网吧的顾客。但在目前看顾客流失的数量和速度还没有达到严重冲击的程度,“玩游戏的年轻人仍是目前网吧消费的核心人群,在网吧玩游戏顾客看重的不仅是屏幕是否大、机器是否快,更重要的是氛围,在网吧的体验是家里环境替代不了的”。

有吧主告诉北青报记者,“如果单从人数上看,是跟最火的时候不能比了,但现在网吧的每小时单价也从以前的1元、2元提起来了,北京的行情基本是4元起步,5元区、6元区,到VIP间等更高端价位都有,因此从营业额来看,网吧的生意波动不大,往好的一面看净利润还有可能提高。”以他自己经营的营业厅为例,有近两百台电脑,由于地理位置较好,因此平时上座率能在六七成以上,“单日流水好的时候能做到1万元左右”,这其中不光是上网机时费,还包括点卡销售、饮料零食等。

另一位吧主陈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近来的网吧上座情况相对稳定,“一年里最发愁的就是春节那段时间,人们都回家过年了没人来网吧,除了生意最淡的正月,其他月份正常来看能有个六七成(的上座率)。”

租金推高成本 部分吧主要转行

不过,以往在北京“抢破头”的网吧生意,现在也有不少老板想退出。北青报记者近日登录某网吧行业网站,看到数百条网吧整体转让的信息,2014年1月份以来更新发布的有近20条,覆盖范围包括丰台、通州、朝阳、西城、东城等各区。一家位于丰台区的待转让网吧这样介绍:机器数量180台,房租46万/年,租期五年,电费0.9元,网费已交到2015年5月。现流水4000元/日左右,报价270万元。

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其中一些转让人,多位吧主表示店面转让的原因包括“转行”、“无人管理”、“回老家”等。四十岁出头的陈先生表示,最近想把一处营业面积大约在1000平方米左右的网吧转让出手,他否认了网吧行业“快速萎缩”的说法,“做了十多年的网吧经营,有点腻了,想换个行当试试了。”

让陈先生比较“闹心”的是物业房租。他介绍说,自己的营业厅原本在社区底商的二层,目前物业租金已调整至每平方米每天5元,出于成本考虑,他不久前已与物业新签了地下一层的同等面积,“租金是2元多,能比楼上便宜一半”。但是营业厅搬迁还会涉及重新装修和布线布网等等繁琐工作,陈先生透露,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他转让脱手的想法。

专家观点

传统网吧模式已进入夕阳阶段

腾讯QQ网吧所做的一项全国范围的网吧调查分析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网吧数量13.6万家,比上一年(2011年)减少6.9%,换句话说,2012年,全国约有10000家网吧关门,“这也是近10年来网吧数量首次呈现下降态势”。而同期内网吧用户的数量也从前一年的1.43亿人减至1.26亿人,流失1700万人次。

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蔡灵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传统的网吧模式已经进入夕阳阶段,只有进行转型才能够延长网吧的生命周期,“网吧可以与其他一些休闲娱乐进行融合发展,例如咖啡吧、台球等,这样能够使网吧的优势得到较好发挥。”

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行业协会会长张新建则在回复北青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上网服务行业是文化产业,是文化市场中经济产值贡献率最高的文化服务行业。高峰期曾创造近千亿的年营业额和上百亿的国家税收,解决数百万人的就业。

张新建认为,网吧面向的不仅是北上广深,还包括幅员辽阔的中部、西部地区,其消费群不仅有城市人,也包括从中西部走入城市的2亿多城市新融入者,“单纯分析关于网吧是朝阳产业或是夕阳产业的争议已经毫无意义,上网服务行业正在面临短缺与萎缩的双重压力,正在经历启蒙与普及乃至提高的艰难过程,唯一的出路就是全行业转型升级。”

张新建指出,对于网吧行业来说,“与社区信息服务、智慧城市建设相结合,或者与咖啡、休闲娱乐、人际交谊对接,以优美的环境、温馨的氛围以及全方位、多功能的消费体验,重新获得中高端消费群体的青睐。”张新建表示,通过转型升级,网络短缺时代消费者排队上网的独特景观仍有可能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