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隆景区

“当时和电影片方约定,我们明确要在电影里出现‘中国武隆’四个字,结果电影里这四个字根本没有,我们感到非常遗憾。现在不光有网友说武隆是香港的后花园,而且还有人说香港是武隆的县城。”

制作公司

“合作款项没按时到位,导致最后制作时间非常紧,美国的制作公司ILM又不懂中文,最后忙中出错,最后把青龙桥看成了‘中国武隆’。”

《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内地上映4天吸金已过7亿。植入该片的中国元素和中国品牌不少,其中外景地之一的重庆武隆景区享有“重头戏”。让重庆武景区方失望的是,剧组此前承诺在片中显著位置标注“中国武隆”四个大字,竟在片中销声匿迹。

2日凌晨,重庆武隆景区方负责人黄道生带着自己的团队前往北京向《变4》制片方之一的1905电影网进行“申诉”,武隆方面要求对方要召开有主创参加的新闻发布会,对外界进行其工作失误的情况说明,同时也要求片方降低植入广告的费用,经过长时间的谈判,当天双方并未达成统一共识。黄道生说:“我做好了长期呆在北京的打算,如果这件事情解决不好,我们会用法律手段捍卫自己权益。”

天坑被“坑”

景区讨说法说好的“中国武隆”去哪了?

《变4》全片160多分钟,以重庆武隆作背景的戏份约有3分50秒。

2日,人在北京的黄道生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当时和电影片方约定,我们明确要在电影里出现‘中国武隆’四个字,结果电影里这四个字根本没有,我们感到非常遗憾。”让黄道生还感到郁闷的是,机器恐龙居然从郁郁葱葱的武隆山区径直跑到了香港闹市,导致了不少观众观影时地理位置错乱。“现在不光有网友说武隆是香港的后花园,而且还有人说香港是武隆的县城。”黄道生很不满地说。

此外,《变4》的拍摄地美国芝加哥和中国广州、北京、香港等地,均有字幕注明地点,唯独重庆武隆被遗忘了。黄道生说:“没有‘中国武隆’这四个字,很难让人知道这是在哪儿拍的!我们的宣传效果根本没有达到预期。”黄道生表示,当时选择和《变4》合作,就是要借助该片在全球超高的人气,进而打响重庆武隆作为世界自然遗产在全球的知名度。据了解,为了能在电影里出现武隆景区的风貌和关于武隆的字样,武隆给片方砸了至少100万美金的植入广告费。

黄道生说,现在暂时还无法估算片方疏忽给景区带来的经济损失,不过为了把损失降低到最小,他才第一时间飞到北京和制片方之一的1905电影网进行磋商和谈判。他说:“我们给对方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要求有电影主创参加的新闻发布会,片方必须要向公众进行说明失误的原因;第二,因为我们的合作款项不是一次性打给片方,所以需要对方减少后续的相应费用。”

自摆乌龙

美制作方不懂中文把青龙桥当成了“中国武隆”

与武隆景区签订合作协议的并非电影出品方派拉蒙,而是电影联合制片方之一的1905电影网,双方于2013年10月21日正式就武隆县植入电影《变形金刚4》达成合作。华西都市报记者也采访到了1905电影网负责人梁龙飞,他承认了未出现“中国武隆”是片方“自摆乌龙”。但他说,这次失误也有其客观原因,“根据合约,武隆在去年11月份就应该把相关款项按照比例支付给派拉蒙,款项不到是没法确定做特效的。我们也给派拉蒙明确提出了电影里要出现‘中国武隆’四个字,刻这四字的石碑也做了四个版本,可是由于对方迟付了五个月,导致最后制作时间非常紧,到上映前的两三个月电影特效才完成了35%,美国的制作公司ILM又不懂中文,最后忙中出错,最后把青龙桥看成了‘中国武隆’。”

对于1905电影网的说法,黄道生又进行了两点反驳,他说:“首先我们并不是故意不延迟付款,因为我们曾向片方提出要求,要看过电影脚本后才能打款,对方也同意了,后来也迟迟不给我们脚本,我们是出于对他们的信任和之前有良好的合作基础,最后才把款项打给对方。其次,派拉蒙作为这么严谨的电影公司,怎么可能会把‘青龙桥’看成了‘中国武隆’?这是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 华西都市报记者杨帆

如何解决?双方各执一词

武隆景区:解决不好就诉诸法律

对于2日武隆方面提出的补救要求,梁龙飞说:“发布会是可以开,但是只能由我们双方共同出面,甚至派拉蒙也可以发布第三方情况说明,但邀请主创参加是很不现实的。”梁龙飞表示,片方是带着积极的态度来解决问题,现在给武隆做出了两个承诺:“首先会在影片的DVD发行和其他新媒体版本中,加上中国重庆武隆的标志。同时,片方已发给重庆武隆方面一个带有中国重庆武隆标志的短片供景区宣传。”

不过,黄道生对此好像表示并不满意,他说:“电影都已经上映了,这些措施基本无法对景区进行弥补。我们还会继续和1905谈判,如果解决不好就诉诸法律。”

梁龙飞透露,武隆给《变4》的植入广告费用并不是里面最高的。他认为,就算谈判破裂和武隆方面对簿公堂,1905电影网也无惧自身信誉受损。“我们的工作是认真负责的,我们也能代表客户向片方争取到最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