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发现,不少烟民称爱菲烟克“无效退货”难兑现,其宣称的“来自美国”涉嫌作假,产品的戒烟功效更是无从查证。

“承诺退款”难以兑现

“产品有没有效果,用了才知道”,这是爱菲烟克公开销售时留给消费者的印象。但当消费者真正使用爱菲烟克后会发现,销售时承诺的“无效退款”却难以兑现。

5月21日,消费者孙先生告诉记者,5月初他收到电话订购的产品,但是使用了7天之后,烟量没有丝毫改变,不但没有“断烟瘾”,还时常伴有头痛的感觉。商家承诺的“无条件退货”并没有兑现。

消费者曾吉华使用爱菲烟克后“烟没有戒掉,也没有减少吸”,联系销售商要求其履行无效退款的承诺,但是也遭对方拒绝。

据北京市工商局公布的5月份消费者投诉分析公示,消费者购买了爱菲烟克产品,使用后没有宣传的效果,与经销商联系要求退款,却被以自身使用不当等种种理由拒绝。

6月2日,记者通过爱菲烟克产品包装上留下的消费者服务电话咨询后发现,厂家根本不兑现“无效退款”承诺,并要记者从哪购买的找哪退货。记者本想实地去了解一下情况时,竟发现该产品包装上除了有美国纽士健国际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监制和山东森健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分装外,没有生产厂家和生产厂家地址等标识。

此前,中国消费者协会投诉咨询热线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目前已经有一些消费者投诉爱菲烟克,但是由于消费者不能提供详细的购买地址,消协也无法调解。

“来自美国”涉嫌作假

事实上,爱菲烟克不仅是退货无门,甚至其宣称的“来自美国”也涉嫌作假。

记者看到爱菲烟克的包装盒上写着“美国纽士健国际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监制,山东森健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分装”,执行标准号:Q/01SJ102-2008。

5月21日上午,记者联系到山东森健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一位自称姓马的女士告诉记者,公司确实有一款名叫“爱菲烟克复方精油”的产品,但并非公司直接生产,“我们只负责包装,精油是从美国进口的。”

5月22日,济南市质监局标准化处一位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该产品执行标准号确实在他们那里备过案,但只是一个企业标准,其标准由企业自己制定。一开始申报备案的企业是山东森健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过了不久又重新备案了,企业名称为济南爱菲烟克日用品有限公司,而济南爱菲烟克日用品有限公司是山东森健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专门针对此产品成立的子公司。

该人士称,备案材料中根本没有提到“美国技术”、“美国监制”相关字眼,厂家也说是自己生产的,“你可以问厂家是否能提供相关引进技术的证明”。记者在厂家提供的备案材料中,也没有看到相关信息。

5月30日,济南市质监局监督与法制处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产品标签没有按照备案时的企业标准执行,是违反相关规定的。

济南爱菲烟克日用品有限公司解释道,该产品确实是公司所产,所谓的“来自美国”是指精油原料中的“32种无污染、珍贵的纯天然植物”部分是委托有进口资格的公司从美国进口的,同时美国纽士健国际医药集团提供产品配方等技术支持。然而,具体哪些原料从美国进口以及相关引进技术的证明,厂家并没有向记者提供。“来自美国”的说法难以证实。

“戒烟功效”无从考证

一个产品连产地标识都没有,其戒烟功效不免让人怀疑。连日来,记者试图查证爱菲烟克的戒烟效果,但未得到证实。

5月20日,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工作人员说,爱菲烟克无批准文号,不属药物、保健品,也不属医疗器械或化妆品。

5月23日,济南市质监局标准化处工作人员介绍称,厂家当时是以“爱菲烟克复方精油”备案的,并没有出具任何戒烟功效的证明资料,其实就是“成本很低”的“普通日化产品复方精油”。据她透露,厂家主要是利用了“爱菲烟克”四个字,有钻法律空子的嫌疑,建议消费者向工商部门投诉。

然而,济南爱菲烟克日用品有限公司相关人士表示,爱菲烟克虽然不是保健品或药品,但并不影响其戒烟功效,并向记者提供了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于该产品的急性经口毒性和急性吸入毒性试验的检验报告,试验结果显示样本属急性无毒物质。

5月28日下午,记者从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毒理与功能检验所证实了厂家的说法,但是该所工作人员同时告诉记者,急性毒性试验只是证明了产品没有急性毒性,并不代表产品有什么功效。

爱菲烟克厂家还表示,厂家和专家合作做过临床试验,受试自愿戒烟者157例,其中155例为男性,两例为女性,两个月以后的反馈表明,戒烟的总有效率为96.7%以上。然而,具体是哪些专家做的试验,却并不愿意透露。由于涉及到知识产权,精油的配方正在申请专利,也表示不便透露。

据爱菲烟克资料介绍,爱菲烟克是一种通过嗅觉戒烟的新技术产品,通过鼻孔吸入达到控烟戒烟目的。“采用法国阿尔卑斯雪域高原的32种无污染、珍贵的纯天然植物研制而成”,主要由抑烟素和禁烟素组成,能将血液中的尼古丁排出体外,甚至能在血液里生成尼古丁疫苗抗体,阻止新的尼古丁进入人体,从而达到戒烟的目的,“终生不抽”。

记者咨询了戒烟领域的权威专家,专家均表示,像“爱菲烟克”这样的戒烟产品并“不做推荐”。

国家控烟办公室杨焱表示,爱菲烟克宣传中的“抑烟素和禁烟素”从没有听说过,“尼古丁疫苗抗体”、“短时期内迅速戒烟”的提法也不科学。她告诉记者,通过嗅觉戒烟并不是世界卫生组织所认可的戒烟方法,并不做推荐。

中国控烟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打电话咨询爱菲烟克的消费者很多,但该产品是否具有功效自己并不知情也不做推荐,协会也没有认证戒烟产品功效的资格。记者在其网站上还看到提醒,“消费者在使用戒烟产品时,不要轻易听信厂商宣传,应注意产品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所发的批准文号,以得到有效、健康的戒烟产品。”

北京市安贞医院戒烟专家杨晓辉表示:“戒烟过程是一次综合的多方面的行为矫正,既要对抗尼古丁的药物依赖性,又要克服吸烟的心理依赖性,还要抵御环境中的各种诱惑因素。多数措施单独使用时,收效甚微,复吸率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