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近万元健身卡刚用三天店就装修

近万元健身卡刚用三天店就装修

消费者欲退卡退费遭拒 律师认为健身会所违约

汪先生以9800元的价格,在金仕堡门店办了一张5年期商务VIP家庭健身卡。

日前,市民倪女士向青年报“老罗帮你忙”互动维权栏目合作方市民信箱投诉称,金仕堡绿地1860店实际服务不如原来推销所说,前往健身才三天,门店就装修,要求退卡却被拒。青年报记者到现场采访时,该门店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不能退卡退款。律师则认为,金仕堡相应门店应该在扣除已使用款项的基础上予以退款。青年报记者 罗水元

投诉:

健身房开业一再延迟

消费者欲退费被拒绝

倪女士和丈夫汪先生均有健身爱好,他们称,去年6月,看到家附近绿地1860商业广场内金仕堡已开始装修,就以9800元的价格办了一张5年期商务VIP家庭健身卡,“这是他们当初推销时最贵的卡种”。

“去年他们的会籍顾问推销时说8月开始营业;8月到了还是没有营业,我去问,金仕堡方面又说要10月营业;结果,10月过了,这个健身会所还是没有开出来,我当时就有了被骗上当的感觉。”倪女士丈夫汪先生说,他直到今年三、四月,听朋友介绍,才知道这个健身会所已于今年年初营业,而去那里健身时,被要求以会所营业时开始算会籍时间。

“他们一再延迟开始营业时间,营业后也不告诉我们会员,我们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营业,什么时候能去那里健身?”倪女士和她丈夫一开始都不能接受该金仕堡健身会所做法,但退卡退费被拒后,还是前往健身。

然而,就在健身过程中,他们又发现,原来购卡时,金仕堡方面所说的赠送柜子(放衣服)事宜,不但没有,经交涉补上后,也不像原来销售时所说能挂衣服——只是一个方格子。

同时,原来口头承诺赠包事宜,也没有兑现;另外,门口一楼通往二楼的自动扶梯也没有开起来,“我当时问为什么不开,他们说要等这里所有商店营业后才开,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家商店没有营业,是不是就不开了?”

当倪女士健身至第三天时,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该金仕堡会所又装修了。倪女士担心,装修只是会所方面像其他售预付费卡单位一样的“金蝉脱壳”之计,遂提出退卡退款要求,再次被拒。

调查:

装修耽误才几天

退卡不行转卡行

倪女士向青年报“老罗帮你忙”互动维权栏目热线记者提供的会籍合同上,载明会籍时间为5年,虽然相应会籍条款里有“会籍日期将于缴清余款当日开通”之说明,但是,“会籍申请表”一栏里,除了对“会籍类别”、“会籍费”作了手写注明外,“生效日期”与“终止日期”均为空白。会籍合同中还有这么一条:由于会员个人原因,所有预缴费及入会后会籍会均不予退还,如因公司原因造成会员不可正常使用会所设施可退还会籍剩余时间相应会费,该条没有显著提醒。

倪女士丈夫汪先生说,他以前在其他健身会所健身,以为金仕堡健身会所也会像其他健身会所一样,双方沟通后,主动将“生效日期”与“终止日期”明确确定,遂在签字时没有再仔细查看,“现在看来,会所方面当初不这样详细注明‘生效日期’与‘终止日期’,可能就是为了以后延迟营业留下‘伏笔’。”

日前,记者前往水产西路上的这家金仕堡健身会所,通往会所的自动扶梯均没有开启。拾级而上,会所已正常营业,会所主管张先生和另一有关负责人吴女士表示,纠纷与双方此前没有沟通好有关,对于健身会所延迟营业一事,他们表示,愿意对会员进行补偿,补偿为顺延会籍时间等。

对于倪女士方面所称健身三天就遭遇装修一事,这两位工作人员都解释非“金蝉脱壳”之计,乃会所楼下下水道堵塞所致,当时,会所除了不能洗澡外,其他照旧,不过,装修耽误时间才几天,几天后就恢复正常运营。

对于倪女士所提退卡退费之要求,这两人均表示不能退卡,只愿意提供转卡服务,具体需进一步向公司领导汇报,汇报后再回复记者。记者截稿前没有收到对方回复,联系倪女士方面时,他们称还没有最新消息。

[律师说法]

延迟开业属违约 应予退卡退费

上海力帆律师事务所龙陈律师认为,健身会所会籍合同中,有关会员缴费后,因自身原因不能退之条款,系关系消费者切身利益之条款,有过分加大消费者义务减少其权利之嫌,涉嫌“霸王条款”,应该无效。

同时,尽管会籍合同里没有明确“生效日期”和“终止日期”,但“会籍日期将于缴清余款当日开通”之说明看,其会籍早已在当初缴费当天就生效,而从健身会所方面愿意作出顺延会籍时间等补偿来看,该健身会所延迟开业应当属实,由此,可以认为该健身会所违约在先,应该支持消费者退卡退费要求,只是,退卡退费时,由于倪女士方面已有实质性消费,可以适当扣除已消费次数款项。

龙陈律师提醒,为了维护好自身权益,消费者与商家签约前,最好仔细研究由商家提供的格式条款后,尽可能把商家销售人员的口头承诺补充到格式合同里,以便在消费权益受侵时有据可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