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天价复读班收费直逼20万 单独补课安排在22点以后

观察动机:2014年的高考录取工作正在进行,那些“名落孙山”的学子也开始思忖复读的事情。复读班市场自然也按照惯例进入了“旺季”。

北京青年报记者连日来在采访中了解到,复读班的价位年年看涨,一种被冠以“承诺式复读班”的补习费更是直逼20万元的天价。那么在这些复读补习班的学生们除了交足“天价”的学费之外,到底能“补”到什么?

现状调查

复读市场水涨船高 收费2万到20万不等

“名师串讲,跟班一对一辅导。”“孩子来我们学校,只要按我们的要求,没有不提高的,幅度是八十分到三百分之间!”当记者向各大高考复读学校的网站或热线咨询时,几乎每个学校都能举出成功案例学生、名师介绍等项目,都讲述着一个个高考“逆袭”的成功案例。

北青报记者咨询的几所学校,国联培训学校大班一年收费两万三千八,北京龙门育才学校全封闭高考承诺班近20万,精华学校的精品小班也开到了近十万的价钱。学校但凡打出“小班复读”的概念,价位都在四万元以上。

承诺班签协议保过线

但拒绝透露“涨分”细节

小班制、一对一辅导、全封闭式管理、名师全日制上课,在这个夏天,无论是公交地铁甚至是中学校园,这些铺天盖地的高考补习学校广告都扑面而来。而记者在这些学校的现场也看到了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参观,“小班,一对一,觉得孩子有老师天天盯着自己放心。”一位家长坦言,“选择贵的也许更加物有所值吧。”北青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也许是为了迎合家长的“急迫”心理,很多封闭式管理的“承诺复读补习班”多以签协议包过线不过退款的方式接收生源,吸引了不少复读生。

昨天,北青报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海淀区的某高考培训学校,一听到记者说要选择高考承诺班,一位老师表示,“首先我们要对学生进行严格的测试,一旦我们达不到承诺,我们是要退全部学费的,一年学费是十九万七。”这位老师说,学校办承诺班以来,只有一个人没有达到承诺,“那还是前年的事情了,并且是分数提升了不少,只是差了一本线三分。”这名老师说,2014年参加高考的承诺班学员成绩都不错,但是当北青报记者问学生具体的分数涨幅,老师却不肯透露,记者又提出想找几个成功的典型聊聊,该老师也以“放假联系不方便”为由婉拒。

揭秘

花了“天价” 补到了什么?

去年高考落榜的丁明(化名)参加了一年的“天价”复读补习班(理科),共交了20万元学费。但是刚刚公布的2014年的高考成绩仍旧名落孙山,与理科三本线相差30多分。他们全家现在正和学校“谈判”,要回学费。昨天,北青报记者隐去身份和丁明做了一次深入交流,他向记者详述了这一年来成为“VIP复读生”的一些经历。当听说记者也想上“天价复读补习班”时,这个大男孩真诚建议记者“跟你爸妈好好商量下,你收获的可不一定值20万”。

全封闭补习收费20万不含餐费

丁明说,2013年他应届参加高考,结果是三本线没到,经人推荐来到海淀某“承诺班”复读,学费一年20万元,承诺小班授课,于是从2013年8月份开始,丁明和另外学生组成了特殊的承诺班,但是他却没有感受到高昂的补习学费带来的“VIP”的感觉。一是他发现自己被安排在普通的大班上课,而并非小班;二是老师有针对性的补习并非是哪个时间都可以,“安排你了你就去上,不上的话机会就错过了。”第三是所谓这些“VIP”的补习学生基础都比较薄弱,加上自制力差,所以所谓承诺班里的学习气氛并不好。

丁明说,上半学期基本上承诺班与普通班区别并不是很大,包括住宿以及吃饭,下半年给单独补课的机会稍稍多了一点。“我们还有个承诺班的同学违反纪律很多次,本来学校要开除的,结果家长又交了一万元保证金,学校就又收了。”

北青报记者在该校承诺协议上看到,如果考不过线退款,是有很多条件的,丁明现在正在担心自己曾经的一次缺课是否会成为最后退款的障碍。

据了解,丁明所在的复读班除20万学费外,自己还要另付一日三餐的餐费,一个宿舍住4到6人,配有澡堂供学生洗澡。

单独补课安排在22点以后

“下半学年,我们的承诺班里又来了几个学生,一个是一月份过来的,还有个三月份过来的,分别交了15万和13万。由于人多了一些,所以我们几个交费10万以上的单独成立了一个‘小班’。下半学年你可以找老师单独补习,但是不找也不会特意安排,全靠学生自觉。”

尽管这样,承诺班的师资也并非全部都配备最好的,丁明介绍说,“比如有一个英语教师总是不顾学生的反馈自顾自讲解语法或词汇,根本不会调动课堂气氛,经过我们强烈反映,下学期总算换了一个。”

让丁明最不满意的是,按照承诺协议,他们这些“天价”学生本可以随时约老师进行个性化补习,但实际上只有中午午休的一小时和晚上十点后睡觉时间,“一天学得已经头昏脑胀,困得不行,还怎么问问题?”丁明反问道。

“钱多了近三倍,但是师资差不多,一对一也完全靠自觉,学习气氛还未必好,吃饭住宿都一样,为什么爸妈要花这个钱呢?”丁明说,他不懂,他在最被家长期待的“20万天价班”里煎熬了一年,但是依旧是上不了本科,他甚至都不敢跟爸妈算这笔账,也不敢问这笔承诺退款是否能拿到,对他来说,他自己觉得“偿还”父母的唯一方式就是只能乖乖地继续被安排。

对话

“谁给的承诺都不靠谱”

对话人:“天价承诺班”学生 丁明

北青报:你读了一年“天价班”,为什么还没上线?

丁明:可能是基础太不扎实了,另外,我觉得这个班补习得也不得要领。

北青报:现在打算怎么办?

丁明:没敢跟父母讨论这个话题呢,主要是我挺心疼这钱的,也许爸妈要的就是一种不留遗憾的安慰?嗨,我们那个天价补习班里家长都这心态。

北青报:你们七个同学都考得怎么样?

丁明:听说是基本都没有上本科线的,一年折腾20万,承诺班里不承诺,想想也挺可笑的。

北青报:那你能收到退款吗?

丁明:爸妈好像正在和校方谈判。

北青报:给其他复读的学生有什么建议吗?

丁明:谁给的承诺都不靠谱,只有自己努力才最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