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关于房地产调控放松的消息不断涌现:二、三线城市及以下城市陆续放松或解除了限购令,一线城市则放松或解除了对豪宅的限价令。对于一线城市来说,豪宅限价令放松的最直接效果,就是让压抑已久的高端住宅价格来了个“撑杆跳”。

透过这些纷扰繁杂的信息,可以发现房地产分类调控的一个新动向,即政府管住保障房,豪宅价格则由市场需求定。房地产调控不再一刀切,这是政府简政放权的结果,也是房地产调控的一个进步。

管住保障房是政府本就应该做而且必须要做好的事,所以本文就不在这方面费笔墨了。而放开豪宅价格,尤其是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因为,它们的出现会拉升当地平均房价,会给人以错觉。

7月10日《证券日报》有两篇报道非常惹人注目:一是上海宅地产生全国单价新地王,入市或卖16万元/平方米叫板最贵豪宅;二是北京高端盘最贵豪宅每平方米售价直逼14万元。

不必纠结于单价最贵的豪宅出现在哪里,这没有什么实质意义。需要引起警惕的是,想当初这两个城市可是限价令执行最坚决的城市,它们对限价令的放松必有深意。

另据7月7日报道称,保利地产(保利西山林语( 动态户型图) 保利新茉莉公馆)位于北京市北三环蓟门桥的“保利海德公园(价格 动态 户型图 )(楼盘资料)”获得了预售审批,预售价格接近10万元/平方米。这意味着北京限价令松绑。

北京市住建委官网的信息显示,“保利海德公园”项目于6月14日取得了预售许可证。

据统计,北京市6月份获得预售许可证的项目中,有七个楼盘的拟售价格超过4万元/平方米。去年11月北京曾规定单价高于4万元楼盘不批预售许可证,限价令使得开发商竞标昂贵土地的意愿减退。

当前中国房价已接近纪录高位,任何推高房价的做法都会产生争议,但高档豪宅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又是有很大需求的。在这样的情形下,平抑高档豪宅对当地平均房价的拉升,只需做个技术处理即可做到,比如对高于每平方米10万元的豪宅给予另行统计。

房地产从业人士称,继北京市之后,上海市成为自上月以来第二个允许豪宅入市的城市。过去几个月里,定价高于10万元每平方米的新项目已经出现。这说明在分类调控精神指引下,政府不像以前那么严格地执行限价令了,豪宅上市是分类分地调控的结果。

另有房地产开发商和地产中介称,国内一些城市努力将房价降幅控制在不超过15%-20%的范围内,以避免地产业急剧下滑,并巩固对市场的信心。

有专家称,房地产业现在已告别躁动的“青春期”,万科总裁郁亮也说房地产进入了白银时代。其实不管房地产业进入什么阶段,只要监管层坚持分类调控的做法,不再对房地产市场进行直接干预,而是采取以市场调节为主的方式,一个健康发展的房地产市场就会形成。当然了,形成这样的房地产市场,还需要不动产登记、个人住房信息系统加快建立,楼市调控长效机制尽快出台。

政府管住保障房的底线,就会让老百姓更有安全感;不再限价豪宅,则会让那些勇于创业的人可以享受更有品质的生活。如此看,房地产分类调控的新趋势其实就是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一种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