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7月10日起,济南新房与二手房限购政策将全面放开,不管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在济南买房都没有套数的限制。这意味着,在济南实施了三年多的限购政策将正式退出房地产市场。事实上,此前包括呼和浩特在内的多个城市已开始松绑限购。

网民认为,多个城市取消限购,一方面说明当前房市库存压力巨大,楼市下行或难以避免。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地方经济严重依赖房地产业拉动,土地财政大行其道,并未转换靠房地产发展经济的思维模式。

跟风松绑难改颓势

网民“虎儒之风”认为,取消限购很难新增购买力:一是刚性需求大多不在限购范围内;二是炒作房产投资者,现在大多在考虑如何卖掉多套房而去国外购置;三是全国多数并未认真严格限购过。因此,指望取消限购就会迎来好日子,是不可能的。

网民“谢逸枫”也认为,楼市持续低迷,一些地方政府“救市”意愿强烈,但即使取消限购,也难以逆转楼市降温大势,让房价重新大涨。因此,地方政府应该从供求关系上发力,完善政策与出台措施,而不是放松限购政策“救市”。

经济压力催发救市冲动

网民“笑冬-跑客”指出,从市场经济角度而言,任何对市场价格、自由交易的管制都是不应该的,因此取消限购是好事!可悲的是,政府并非出于尊重市场才做出还权市场之举,政府这种解禁更多的是刺激房地产,防止楼市泡沫破裂,维护其土地财政利益。政府官员脑子里的计划、管制思维仍在作祟。

网民“欧阳君山”指出,当前的大环境下,经济仍然存在下行压力,尽管中央明确提出要适应“新常态”,但地方政府对房地产业的“刺激”甚至“救市”冲动不减,过去十来年房地产业的激进发展,让相当一部分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形成或轻或重的依赖。

过度依赖房地产业不可取

网民“Pleasecallm eJiasir”认为,通过刺激房地产的发展增加政府土地财政的收入,过度地依赖房地产业发展经济,无异于饮鸩止渴。

网民“张庭宾”也指出,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本质是要大幅降低国家宏观管理成本,表象是房地产回归其合理价格。地方政府保卫土地财政的行为不可能逆转这个必然规律。

网民“谭浩俊”也指出,土地财政依赖度过高,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实体经济发展面临的严峻形势。因为,如果地方政府不对土地财政过度依赖,就会通过发展实体经济培植税源,实体经济就不会被边缘化。反之,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也会对社会资源的有效利用产生积极而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