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日,第六届世界华人不动产年会在南京开幕。著名经济学家、南京大学资深教授洪银兴在开幕式主旨演讲中表示,“我认为政府必须退出房地产市场的调控,土地收入也不能成再成为第二财政,在较为宽松的市场环境下正是政府退出的好时机。过去为控制房地产市场价格的各种宏观调控政策都可以退出。”

当天的会议主题为“全球化、城市化与房地产业可持续发展”。业内颇具影响力的十位经济学家就“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危机与出路”话题展开讨论,探究新形势下全球化、城市化和房地产业发展的最新动态。

洪银兴在主旨演讲时说,“十八大以后国家对房地产市场基本上没有采取新的调控举措,它所产生的效应是房地产市场价格稳中有降。”洪银兴举例称,近期个别地区看到房地产价格在跌了,有政府采取刺激房地产市场的政策,它所产生的效应是消费者观望,市场进一步低迷。“我们通过这个检验结果就一句话,就是国家政府调控房地产市场一定是事与愿违。”他说。

在目前房地产发展情况下,洪银兴认为应该理性的看待房地产。他说,“实际上这个房地产一方面是商品,是用来住的,是用来消费的。但房地产又不完全是商品,它更是一种资产,它是要保值和增值的。”

所以,洪银兴认为调控并不能解决问题。“这个调控究竟是作为商品市场来调控,还是作为一个资本市场去调控,还是作为一个投资品去调控,那不是一个方面调控能解决问题的。”

在分析中国房地产市场行为时,洪银兴用“两个绑架”向大家阐述道:“一个是投资绑架消费,一个是富人绑架穷人。究竟是用来住还是投资的,是穷人买房子还是富人买房子,我们现在在市场上买房地产的行为基本上是投资者绑架了消费者,是富人绑架了穷人。”

洪银兴称,房地产市场被投资、富人绑架的直接后果就是收入最高的前10%的城镇家庭,40%拥有空置住房,现在许多低收入者有强烈的改善住房的欲望,但是他没有支付能力。

“前一阶段政府看到了这种情况,政府想把房地产价格降下来,但是调控了以后就起到了反向效果,进一步刺激富人的投资行为。”洪银兴还认为,房地产投资包括开发商和买房的投资者,又绑架了银行信贷。当下相当多的资金是被房地产资金绑架,国家为了调控房地产,不得不采取紧缩货币的政策,就是为了解决房地产问题,其他行业也出现了因缺乏流动性而经营困难的代价。

“既然如此,我们就要考虑究竟这个房地产市场由谁来调节,我的基本判断就是房地产市场必须交给市场来调节。”洪银兴称,商品、又是资产,又是投资品,我们不能光为了居民资产的保值增值而使居民买不起房子,政府是无法承担这么多的责任。

洪银兴认为政府的职责就是提供好的公共服务,要解决低收入者的住房保障问题。“基本路径也不是政府去自己建保障房,自己去供给保障房,实践证明政府无论采取什么方式建保障房,都是低效率的。”洪银兴认为政府应采取购买的方式提供保障房,然后以优惠的价格提供给低收入者。

洪银兴认为中国的房地产业对中国的发展功不可没,每次经济波动,房地产能够把经济往上拉,今后经济稳定发展房地产业还会起作用。对于未来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前景,洪银兴认为,市场仍然有需求,“一是我们现在改善型需求还没有完成,二是几亿农民的城镇化正在推进。我们许多城市中还有许多旧城和城中村的改造也还没有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