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一提到什么“宝马女”,多半是指不好的事情,不信你去百度上搜索,出来的全是“ 宝马女酒驾被查 警车上羞愧捂脸”,“宝马女司机无证驾驶被拘 ”等等,不过今天要说的是另一种“宝马女”,她用宝马送快递。

她叫张雅茹,27岁,自诩“懒人”一枚,不过现在却很忙,约了好几次都见不上一面,终于在周一的下午三点钟,抽了半个小时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

她开的“宝驹堂”是一家跑腿公司,送货的交通工具不是电瓶车和摩托车,而是5辆3系,1辆7系,1辆GT。用宝马跑腿儿,瞬间拉高行业标准。宝驹堂24小时营业,其业务范围不仅是送餐和排队,还包括道歉和求婚。正如他们的口号宣称:为你代劳法律框架内的所有事宜。

送吃送喝,送珠宝华服

“用宝马跑腿,你这个投入产出比算得过来啊?”记者不禁问她。张雅茹娓娓道来:“最初其实是我买房子抽奖,中了一辆3系,放在那里也是积灰,我就想不如拿来帮朋友们跑腿,一来二去居然在圈子里做成了生意。我原本毕业后一直没工作,家里知道我现在要做事,就特别支持,其他宝马都是家里支持的,所以我也没去考虑投入问题。”

因为这帮“富二代”里像她一样的懒人实在太多了,但也不仅仅是送个吃的喝的什么,在她的客户中还有运送贵重珠宝、奢侈服饰的客户,这些客户往往住得很远,麓山、牧马山之类的,这类业务是“宝驹堂”的最爱,因为这类客户都很大方,这也直接导致“宝驹堂”现在跑腿费起价就是150元,用张雅茹的话来说就是“爱来不来”。

服务费也高大上

别以为她这么做只是一时头脑发热,玩玩而已,在张雅茹看中这个商机之后,她开始着手做商业企划书,“在常人眼中,跑腿儿大概是个低端行业,拼的是劳力。但我的商业企划书可不是这么简单。我做了市场前景、目标市场、竞争分析、竞争战略的分析,并针对电瓶车,也就是普遍跑腿同行使用的交通工具,做了价格和自我优劣势分析。”

今年2月,宝驹堂试运行。最开始时生意不痛不痒,于是进行各种电商模式推广:“比如买家秀,我们可以打折,可以送代金券。到世界杯开始时,工资结算表上的员名已有21人。”至于世界杯期间的营业额,张雅茹怕人眼红不想多说:“举例说吧,我自己出一次车,接一个朋友的单子,一笔收入965元。你自己算算账吧。”

宝驹堂的高大上还体现在服务费上。张雅茹带着她的帅哥员工,拎着代买的伙食和车载冰箱里的啤酒为客户送餐。客户大方地掏出500多元送餐费。

“成全别人,恶心自己”

张雅茹说:“宝驹堂的客户有钱人居多。以送餐为例,客户都希望快速干净,并享受到更好的服务。当然,高端客户还有私密性,比如送餐到豪华楼盘牧马山、中华园等等,我都会自己开车去送。”宝驹堂有很多对服务细节的品质管控,也有更多服务业务上的拓展。

成都吃货口味刁钻,住在东门偏要吃西门的冒菜,住在北门非要吃南门的干锅。“还有看完球叫送豆浆油条作早餐的。”送餐之外,宝驹堂还有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业务:送钥匙、送手机、甚至还有送离婚证的。

这类“成全别人,恶心自己”的业务还有好多。虽然不用骑车送餐,但坐在宝马车里做跑腿儿业务也不好受。张雅茹说:“我一样要走路爬楼梯,满脸笑容,点头哈腰。有时候给别人送餐,送到了客户却拒收,只好带回来自己吃。客户有时冷言冷语,都很让人难受。”

服务行业给张雅茹的最大感受是:“挣钱不容易。其实我自己也是跑腿人员之一。生活不规律,心理压抑。不过,服务行业让我学到很多。我现在的原则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跟朋友开玩笑说,等我把公司做到上市那天,请大家吃串串。”

张觅 成都商报记者 吴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