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天骄 崔丹

在昨天中午恒天然集团就乳品被肉毒杆菌污染事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恒天然集团首席执行官西奥·史毕根斯再三向中国消费者表示道歉,并称在7月31日事情发生后,自己就来到了中国,以显示出自己对中国市场有足够的诚意。

西奥·史毕根斯还透露,在该公司供应产品的客户中,还涉及到一家企业,而这家企业明确要求恒天然不要透露其品牌名字。他斯表示,经过沟通,这家要求隐瞒信息的公司正在进行问题的解决,相信不久之后,就可以看到召回或其他处理措施。这点也引起了广泛争议,如果恒天然都为客户开脱,那么奶粉可追溯制度不就成了纸上谈兵了吗?

恒天然的客户是谁?

昨天一早,初为人母的刘女士非常焦虑地向人询问,她家宝宝喝的奶粉所用的原料是不是恒天然集团生产的。虽然关注奶粉行业也有数年,《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也积极搜索了常用的专业网站包括这家奶粉企业以及恒天然的官网,依旧无法找到答案。

已经浸淫中国乳业市场多年的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集团,是全球乳制品领域中最大的出口商,中国近七成进口奶粉源自恒天然集团。然而,恒天然的这些进口奶粉进入中国后流向何处,恐怕没几个人知道。记者昨日询问恒天然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不要说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即便是爆发了肉毒杆菌事件后,恒天然集团对其的客户依旧讳莫如深。在8月3日恒天然集团公布肉毒杆菌事件时,共向8家客户发出提醒,但没有透露客户是谁。直到8月4日上午国家质检总局官网公布了问题产品流入了多美滋、娃哈哈等三家公司后,这才让公众知道部分卷入其中的公司。西奥·史毕根斯在发布会上表示,在该公司供应产品的客户中,还涉及到一家企业,而这家企业明确要求恒天然不要透露其品牌名字。

一位乳业专家表示,恒天然或出于商业机密,或出于合约保密协议等原因,不愿透露客户姓名。

如何让奶粉可追溯

奶源源自哪里已经成不能说的秘密。但这样的行为显然与新近九部委联合出台的政策相违背。九部委6月20日联合发文《关于进一步加强婴幼儿配方奶粉安全生产的实施意见》,其中特别强调:实现婴幼儿配方乳粉从源头到消费全过程监管,推行婴幼儿配方乳粉电子信息化管理,加快实现产品全程可查询、可追溯。

如果连这么多进口奶粉流向哪里都不愿意向社会公开,谈何可追溯?九部委的文件还提出,坚持调动社会各方力量,充分发挥社会监督作用,构建婴幼儿配方乳粉社会共管共治格局。如果公众连奶源是哪个公司的都不清楚,谈何监督?

九部委要求的无非是透明的供应链管理,让供应链可追溯,并曝光在公众面前,接受监督。恒天然集团并不应该隐瞒其客户。

不过,乳业专家宋亮对恒天然的行为表示了一定的理解。以这次肉毒杆菌事件为例,恒天然一旦公布了所有客户,将造成更大范围的恐慌,对国内乳业产生剧烈震荡。事实上,宋亮认为,除了已经公布的38吨受污染乳清蛋白相关的产品是值得担忧的,恒天然其他乳品以及合作伙伴的产品都是可以信赖的。“国内消费者的过度敏感紧张很可能误伤一些安全的企业,即便是恒天然,我认为也是应该被认可的,试想,一个全球都没有纳入检测项目的肉毒杆菌,恒天然集团能够严格检测出来,并主动向社会公布,这样诚信、负责的态度是应当被认可的。”宋亮表示。

宋亮认为,供应链透明化更需要有理性的消费环境。乳业专家还强调,透明化还需要建立在不涉及企业合法的商业机密上,或者可以选择部分不适宜向社会公开的信息向政府等机构公开,而诸如奶源源自哪里、进口奶粉流向则不应该被隐瞒。

当然,只有透明的供应链还不够,必须配套以应急预警机制、召回机制等,这些在我国都还没有建立起来,完善我国乳业食品安全体系仍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