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外语培训:“神”一样的宣传 “谜”一样的效果

刘亚斯怎么也想不到,那些原本以为很牛的英语老师,竟然连一些简单的单词都会拼错。她觉得自己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大坑”里。

2013年5月份,武汉光谷书城门口,一个自称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的年轻男子,向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大二女生刘亚斯宣传成熙英语培训班。准备考雅思的她于是便报了一个暑假班,为期四个月,收费4500元,班里有32个人。

进班学习后,她才发现一个又一个“文字游戏”的陷阱。

宣传时,说这个班教听说读写,后来发现只教听说。招生时,课程顾问明确指出授课教师全部来自华中科技大学,后来发现老师来自三本院校华中科技大学文华学院。“并不是说三本院校毕业的人就不如一本,只是这种被刻意欺骗的感觉让人很没有安全感。”

刘亚斯上的这个班是每天下午两点到七点上课,前一个小时是学生上台表演,然后老师用录音机播放一些最基本的日常对话,比如坐公交、在餐厅点餐之类,然后让学生去模仿发音,“这种上课方式有"混时间"的嫌疑。”

并且她很快发现,老师在教学时经常拼错一些很简单的词,授课时要么说一些题外话,要么“讲的内容也仅限于课本,知识面很窄。”加之分班极不规范,一个班三四十人,相互之间水平相差很大,刘亚斯觉得“浪费时间”,也就没怎么去上课了。

另一学员刘智浪也有同感。上完所有的课程后的他坦言:“没有当初说的这么好的效果。”

刘智浪回忆,成熙英语给人的感觉有点类似李阳疯狂英语,主要以体验和参与、增强口语能力为主。最初的宣传单上,成熙英语对八种不同级别的课程的课时、学习期长和学习范围都有具体规定,还显示了预期成果。例如口语中级班经过“4个月的课程能够让你听懂VOA标准英语广播及熟练口语表达”,口语高级班则通过“4个月的进阶学习能够让你完全听懂CRI英语广播级高阶口语表达”等。

“但学习后,这些目标根本达不到。”他说。

2014年6月下旬的一个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成熙英语教学点,只见并不宽敞的走廊和教室里,数十名学员个个都没闲着,或拿着书读英语,或戴着耳机练口语,或几个人一起对话,场面热火朝天,如同备考。

“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学习热情很高。”刘智浪说,为了一个现场表演,很多人愿意通宵排练,很多人的口语就是这么练出来的。但“实际效果还得看个人的领悟力,对我自己来说,并没有宣传单上所说的那么好。”

冷暖自知

柳城的儿子读小学三年级时,有着较重的厌学情绪,英语基础也十分薄弱。四处找寻中,一家培训机构明确提出,可以将孩子的分数至少提高50分,且公司在区域内具有推荐初中名额的资质。在这两项口头承诺的背景下,柳城以高出一般机构约2成的价格,选择了这家培训机构。

不料,这种承诺却并未兑现。“老师承诺课程中会适当针对孩子厌学的特点,进行特定的针对性训练,同时,还承诺会为孩子寻找合适的推荐名额。”柳城说,但儿子却反映上课节奏太快,且一个班级30人的规模,老师根本无暇顾及,最终其厌学情绪反而加重,暑期课程结束后,柳城放弃了。

有人失望,也有人觉得有效。口语不佳的袁建经人介绍,报了一个为期四个月的口语中级班,学费4800元,一个星期两节课,每节课从晚六点半到九点半。

几乎每节课,每个人都要做不同的自我介绍。课程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分是听和练三四个短对话,下部分是学生抢机会上去表演,将平时所学对话,通过设计一个或几个场景,以表演的形式把它们串起来,老师鼓励大家有创意,要投入很多时间。

这种参与式教学对袁建十分有用,“特别是在口述的时候更自信,敢在很多人面前表演。”他说,现在自己已上口语高级班,为自己出国留学做准备。

经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发现,语言培训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受访的多位参加过培训机构人士坦言,语言学习更重要的是依靠长期积累,让自己融入一个语言学习的环境,从本质上来说,很多大学的英语角与培训机构提供的环境并无不同,学习效果也“因人而异”。

记者比较新动态和朗阁两家机构推荐的课程分析发现,严格意义上看,新动态四人小班的课程安排中,外教小班课只有12节,主题沙龙课24节,剩下的课程多为由学员自主参与的多媒体课程、英语角、主题活动等,虽然对方向记者表示所有课程都有老师在,但是基本上就是自主学习。而与记者的交流过程中,课程顾问提的最频繁的一个词便是“浸润”。

而朗阁的6.5保分课程包含114小时的主课,每天额外赠送的1小时辅课,按照中心安排的每周至少4天课、每天6小时的课程进度计算,主课时间19天学完,最快不到3周,最长不超过5周。也就是说,培训机构实际的授课时间相对有限,“要达到现象中的培训效果,需要看学员各自的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