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关注的打车软件管理规定昨天终于落地。交通运输部正式印发的《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中规定,打车软件逐步纳入统一召车平台管理,但其自主调度不受影响;通过打车软件发出的召车信息只推送至空车;在机场、火车站等设立统一出租车调度站的场所,出租车不得通过打车软件揽客等。各方认为,此前遭到质疑的征求意见稿经过修改,较好地兼顾了效率与公平。

■政策亮点

兼顾公平防止挑肥拣瘦

业界看来,《通知》中召车信息只向空车推送,价格管制,以及对机场、火车站等设立统一出租车调度站的场所不得使用打车软件等内容,在一定程度上兼顾了公平。

《通知》要求,要逐步实现各类电召需求信息通过统一的出租车服务管理信息平台运转、全过程记录和播报。乘客发出召车信息后,信息到达驾驶员手机终端之前,将先在平台上周转处理。召车信息今后只能向空车推送,不能影响到正常营运中的车辆。打车软件厂商方面介绍,只要做好电召平台、出租车以及打车软件信息和数据的统一及共享,识别空车不是问题。

在机场、火车站等设立统一出租汽车调度服务站或实行排队候客的场所,出租车驾驶员不得通过手机召车软件等方式在排队候客区揽客。该规定明确了打车软件不能使用的情况。

《通知》还规定司机不可任意加价乱收费,不过这一规定并不影响软件中的加小费竞召功能。在这方面各地有不同要求,例如北京规定最多只能加5元,但有的地方政府就不允许加价叫车,打车软件公司将遵守地方政府的规定。

软件自主调度不受影响

《通知》在肯定了打车软件合法地位的同时,明确了对打车软件纳入统一召车平台进行管理的要求,而且为避免影响打车软件之间的良性竞争,允许保留打车软件终端,平台播报订单时需注明来源。

《通知》要求平台运转不得影响手机召车软件的正当功能及良性竞争。对此业界理解为“统一召车,不统一调度”。北京惠诚律师事务所赵占领律师认为,上述规定对出租汽车服务管理信息平台提出新要求,这一规定旨在厘清管理平台与打车软件之间的边界,也是政府与市场之间的边界,防止管理平台干预软件自身正常运营,以打消企业的顾虑。

交通运输部运输司副司长李志强表示,《通知》对统一接入的时间并无要求,目前建议各城市根据情况自行决定。北京市于去年建立96106打车软件统一监管平台,目前平台上只有滴滴打车、快的打车两家仍活跃,据了解,要达到《通知》要求,北京96106平台需进行升级。

■各方反应

打车软件:对行业发展是利好

快的打车相关负责人认为,《通知》肯定了打车软件对社会、用户甚至未来智能交通出行的价值和意义。尤其是不得影响手机软件良性竞争及鼓励支持研发高性能车载终端设备等内容,对行业未来的发展是利好。

滴滴打车方面表示,交通部的规定其实是肯定了“北京模式”,尽管对价格和补贴活动有所限制,但给了行业发展较大空间。据了解,各地政府对移动打车市场形成三种监管模式:一是北京模式,将打车软件纳入统一电召平台,订单全部备案,但政府只监管不调度,事后监管;二是上海模式,在早晚高峰时段禁止使用打车软件;三是苏州模式,明令禁止出租车司机使用打车软件。

专家:统一规范有利市场发展

易观国际分析师王健认为,政府的规定具有“两面性”,统一规范有利于推动智能打车市场的健康发展和良性竞争,但过于严格会打击移动互联网软件的创新性和积极性,政策的度如何把握还要进一步观察和探索。

赵占领分析,与意见稿相比,《通知》修改了之前对违规企业直接叫停甚至强令退市的处罚方式,显然,交通部也意识到直接叫停打车软件缺少法律依据。

乘客:加强了行车安全性

北京白领刘女士告诉记者,在此前打车软件补贴大战时期,出门用打车软件打车是常态,但补贴减小后,使用的动力就小了。“打车软件怎么管理我不关心,但有时候打车软件还是很方便的,我觉得打车软件就是为了不时之需存在的。”

公司职员李先生则对新政中的“召车信息只推送空车”拍手叫好,“有时候上了车,司机的打车软件还在不停地响,一是很吵,二是也影响行车安全啊。”

司机:惊讶打车软件合法化

出租车司机王师傅了解新政后,很惊讶政府竟然承认了打车软件的合法地位。王师傅此前并未使用打车软件,但身边已有同事使用,他表示如果他观察到的同事和乘客使用情况较多,就考虑装一个。

另一位装了某打车软件应用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为了抢单他还专门买了一个固定手机的架子,打车软件的使用确实降低了他的空驶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