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预交学费陷阱:英特董事长卷款失联2月有余

在全球一体化背景下,外语越来越受到中国民众的重视。据有关部门统计,大约有10万名英语母语者在中国教学,而中国已成为全球重要的培训市场之一。然而,高额的学费和时间投入下,是否能够换来如期的效果呢?记者调查发现,很多消费者、家长盲目崇拜“洋面孔”导致培训机构大打“外教”牌,而其中某些机构无资质办学、外教老师无资质、学员在课程中途希望终止课程退款难等问题较为突出,近期的卷款倒闭案例也层出不穷。暑期即将来临,家长在给孩子选择培训机构时,一定要多加注意。

距离英特少儿国际(简称“英特英语”)董事长曲威卷款失联已经2月有余,然而后续事件远未结束,学费被卷走的众多家长开始了漫长的维权路。

4月27日,在北京拥有18个教学点的英特英语关门停课,各校区紧锁大门。闻风而至的家长则焦虑于未来孩子的课怎么办,因为在多缴存多优惠的诱惑下,很多家长都提前交了几年的学费,金额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我们很多人都是去年元旦的时候被忽悠又交了几年学费,还没开始用,学校就倒了。”一位家长称。

“一切如常,停课前一天,我女儿还去上课,负责接学生的托管老师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老师在前几天还收学费呢。”家长张先生则表示。

目前家长们一边在和教委等机构商谈如何继续保障孩子教育培训,另一方面在等待公安机关是否立案对原英特老板进行调查。

梦断融资路

英特的倒闭是很多人始料不及的,除了家长,还有众多老师。

按照公开资料显示,英特英语创始于2001年,在出事之前北京有18个分校区,接近2000名学生。其董事长曲威曾在不同的教育机构颁奖仪式上频频出现,就在2013年12月份,她还接受某门户网站的专访大谈少儿英语教育。或是品牌效应或是校区的规模大,很多老师对英特尤其信任,甚至垫付校区水电费等经费。

一位中关村校区的老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曲威走之前的两个月都是自己与校区校长垫付的水电费,到4月实在是不能再垫付了,因为没有钱了,且老师工资一直未发。

曲威的离开毫无预兆。

一位老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英特总部在4月15日向员工表示,因为集团人事调整,新任会计对于薪资核算、考勤统计及绩效核算效率比较低,员工3月工资延迟发放。

直到4月25日下午5点,英特总部还在承诺,称3月工资会在4月25日发放,并且校区所有经费都会支付到位。4月26日,仍旧没有领到工资的老师们去了英特总部,才得知董事长已经带着财物不知去向。而就在停课的前两天,总部还在招聘英语老师。

4月27日晚9时左右,英特高管层在总部召开紧急说明会。与老师们得知的推迟发放工资原因不同,教学总监彭女士表示,此前应该于3月15日发放的工资,曲威给出的理由是一家香港公司要投资,需要查清账目,决定3月工资于4月25日发放。

彭女士称,25日下午曲威电话接不通,晚上,曲威回到单位将公司里一切与其相关的信息全部删除。而26号一早,曲威的丈夫张进便打电话过来称已经回到加拿大,并且不再管理公司相关事务,如有人愿意接手或收购学校,愿意配合完成相关手续。

“英特之前的经营情况还算可以,没说到了马上倒闭的地步。后来确实有人要投资,要做调查,但公司管理层对投资事宜据说意见不合,折腾几个月后业绩下滑,难以为继。管理有问题,在要崩溃的时候想找人投资又未能成功,只能撒手不管了。”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证实了英特引进投资未果的传闻。

总经办另外一位老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公开表示,曲威并不是携款逃跑,而是由于管理用人等出现问题,公司账面上已经没有钱,资金链断裂,不能再维持正常运营。

烫手的“山芋”

实际上,英特的衰败早有迹象。

英特对外宣传一直是18家校区,其实早已经变成了15家校区,其总部也早从安定门外大街的京宝大厦搬迁到朝阳区小营路的金盟大厦,而如上地等校区也已经停业。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他们的学员人数不足2000,大概也就1500人,每个校区100多人肯定不赚钱,甚至赔钱。”

据英特员工预估,所有的债务大概在2000万元。

英特传出此事件后,一家叫做聚智堂的教育机构出现在公众视野,声称对英特的学员们继续进行帮助培训,获得了一片赞扬褒奖。然而从“救世主”到“投机分子”,聚智堂也只用了一天时间。

许多家长对聚智堂新准备的合同并不满意,并认为聚智堂与英特在此前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

在聚智堂董事长杨志看来,聚智堂接手英特是道义援助,并不是并购英特也不是投资了英特。“我们肯定不能按照英特此前的合同给家长履行,我们也没有托管老师,教材也不一样,我们承诺只负责原来的70%已经是尽力。很多家长对于我们要收托管费有意见,我必须收。原英特收费少,那是因为本来就要倒闭了,所以才什么都便宜,交一年学费送什么服务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部分家长处得知,去年12月份左右,一部分家长在销售老师的诱惑下连续缴纳几年学费。“因为缴纳几年送托管,我们就交了四年的学费。”张先生表示。而与张先生类似情况的家长是绝大部分,根据老师们的估计,大概有接近1亿的学费没用完。

杨志透露,此前按照民办教育协会的援助草议,首先是将大部分不盈利的校区就地解散,大概包括9个校区,将学员分流到其他教育机构。

不过,总共五种解决方式均遭到了家长的抵制,很多家长对于校区合并表示不理解。杨志则称必须合并,不可能几十人就租一个大厦的一层,根本不赚钱,就是亏损。

而在与家长的交锋中,杨志表示不再继续接管英特学员了。“我后悔了,现在大概四百名学员跟我们签了合同,那我继续负责,其他人我不接收了也不签了,我已经垫付了1000多万的教师工资及课件等等。既然是行业负责,那剩下的交给行业。”

7月13日,北京市民办教育协会与20家从事英语培训的机构确定了帮助英特原学员的基本框架方案,包括新东方泡泡英语、巨人教育、京翰教育等都伸出援手,但大部分的方案都是有时间限制与课程限制,并不能完全使用完此前在英特的费用。

“我们不放弃追讨欠款的权利。”家长吕女士表示,目前各区家长已去所在地区公安局报案,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盲目扩张的陷阱

对于英特教育的家长们来说,从未想到过预交学费也能变成“坑”。

然而对于不规范的培训机构来说,这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提前收学费,一下收几年的,现金流很充裕。”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瑞思教育集团首席执行官孙一丁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目前的教育培训市场鱼龙混杂,门槛很低,很多资质不全或者毫无管理经验的培训者看到现金流就冲进来,完全不顾日后的经营。

“有些老师在培训机构工作一阵,拿到教材,然后手里又有一些学生资源,就拉出来单做一个培训机构,先收了学费再说,学费收到后立刻宣传扩张,很多小机构就是这样做起来的。” 如英特这类学校都是提前预交几年学费,然后在一些小项上进行减免以吸引家长提前付费,一旦资金链断裂家长就损失惨重。而这些培训机构倒闭在近年来也不少见。

今年6月份,成立于2004年的新动态国际英语因资金问题而倒闭,该机构在倒闭之前被复制到18个城市,有41家培训学校,只在武汉校区就拖欠员工工资逾200万。此前,易思教育人去楼空,创始人称现金流断裂;全国连锁的至善教育也突然关闭。

对于家长来说,多缴多赠是陷阱,对于培训机构来说同样是诱惑。

孙一丁称,教育并不是赚快钱,管理难度非常大,教育机构应该进行财务分析与风险控制,不要进行盲目投资扩张与宣传,否则会因为缺少现金流而将公司带入困境中。

在他看来,现在市场上因为培训机构太多,想在机构中脱颖而出,品牌影响力很重要。不是上市公司的培训机构为了吸引学员大多将学校选址在黄金地段,并在硬件上做高投入,在师资方面,为了吸引人才就要不断加大投入,运营成本不断攀升,资金链吃紧,在行业竞争加剧,发展趋向平缓时,问题就爆发了。“现在竞争激烈,租金、师资、课件等等都在飞涨,一旦预付金不能支持后面的运作成本,现金流就会从诱惑变成陷阱,进而断裂。”一位业内人士称。

“现在的培训行业门槛太低,很多人就是冲着现金流而进来的,一边办班一边去办理手续,甚至很多没有资质。实际上,资质的缺失也是这个行业的通病。”业内人士表示,“很多都只有工商注册,而无教委批准的办学许可证。或者是只有某个区有办学许可证,资质不全。”孙一丁也称,“现在家长在选择英语培训机构时,首先应该评估机构的办学实力及品牌影响力,其次要注重教学理念、课程体系和教学效果。”

据行业内专家建议,为了确保培训机构不卷钱走掉,可以由政府指定监管账户,培训机构将流水的一部分缴纳至监管账户,保障师资或者基本运营,一旦出事可以用于补贴亏损方,部分想进入的人也要考虑一下进入成本。而在上海易思教育出问题之后,上海自贸区就曾经给出类似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