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过期肉”冲击波:洋快餐供应链漏洞曝光

时针已指向20时,福喜集团位于河北廊坊大厂回族自治县夏垫镇的工厂灯火通明,稀稀拉拉有人员走动,厂区笼罩在寂静中,没有货车进出。

《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昨晚抵达这家工厂时,保安如临大敌,拒绝记者进入。一名负责人力资源的女士出现并告诉记者,廊坊工厂不愿接受媒体采访,“我们的生产经营仍然正常”。

据本报了解,河北省食药监局已派遣人员参与对福喜廊坊工厂的调查,起因正是福喜集团的子公司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福喜”)近日被曝光向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快餐品牌提供过期产品。

这起“过期肉”风波,也令诸多洋快餐供应链上的猫腻大曝光。

探访福喜廊坊工厂

根据本报了解,廊坊大厂县的福喜工厂是福喜集团在中国内地开设的第一家肉类加工厂,成立于1991年,曾是麦当劳在中国长江以北的唯一肉类供应商。

虽然其提供的产品涵盖鸡肉、牛肉、鱼肉、蔬菜以及面食类,有接近大厂县福喜工厂的内部人士告诉本报,廊坊福喜主要向麦当劳、肯德基提供麦乐鸡、牛肉饼、脱水洋葱等产品,其年销售额达到“亿元”规模。

福喜集团官方资料显示,1991年福喜集团开设廊坊福喜后,1992年即开始向麦当劳中国餐厅提供食品。1996年,廊坊福喜已经扩展成为福喜集团内部的“世界级肉类加工厂”。

大厂县质监局主管食品安全的副局长杨雪敏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海福喜食品安全问题发生后,质监人员对廊坊福喜开展全面调查。今年以来,大厂县本地质监人员对廊坊福喜开展过两次抽检,对5个批次产品进行了检查,这两次抽检的产品包括麦乐鸡、牛肉饼,抽检结果全部合格,没有发现上海福喜那样的“过期”问题。

大厂县质监局局长姚伟告诉本报,对当地食品企业,质监部门均采用定期抽检、不定期突击检查的方式进行检查。抽检平均每季度一次,针对仓库、生产线、成品不同环节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开展。

据媒体报道,上海福喜曾安全度过了质监部门多次检查,包括修改原料保质期,质监部门未必能第一时间发现。

还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企业造假手法非常隐秘,甚至会逃避监管制作两本账,日常监管很难发现。

“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只能按照国家法律法规赋予的权力来履行职责。”有知情人士告诉本报,食品安全相关法律法规只赋予了食品监管部门“巡查”、“不定期检查”、查看台账记录等权力。

据本报了解,质监部门对企业的检查,主要涉及是否符合既定的食品安全生产流程。

“它的生产是流水线,从鸡腿、鸡胸肉,选完之后打碎,形成一个料最后投到进料桶里,然后全自动地压成小饼,撒上面包屑之类的东西。”一名了解廊坊福喜内部生产流程的人士告诉记者。

“作为管理人员,应该知道哪批货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如果管理得好不会出现过期的问题。”上述人士说。

上海厂区“拖时间”应对检查?

7月20日晚,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国际知名快餐连锁店的肉类供应商——上海福喜被曝光存在大量采用过期变质肉类原料的行为。

20日19时30分,监管人员到达上海福喜厂区,保安拦住大门堵截,声称“上级领导没有同意”不能进,到21时05分左右公安到场,监管人员才得以入厂。

即使进入生产车间后,监管人员仍然遭遇了多重阻碍:仓库的门没有门禁卡打不开,工作人员声称自己的卡不在身边;监管人员要求其停止生产,但在最开始一小时内生产并未停顿;多个抽屉被锁上,直到接近凌晨公司负责人到场时,监管人员仍有几处无法进入;电脑共享资料到一半,网络没有征兆地断了……

《第一财经日报》从知情者处获悉,福喜的员工流动性非常大,工资压得很低。作为美资公司,原始资料、数据的保存比较完善,这也留下了不少证据。福喜层级森严、管理严密,如果政府有关部门前来检查,需要经过好几道程序,如换衣服、消毒等,一般要好几十分钟才能进去。这么长时间,问题早都被掩盖起来了。

在本次查处过程中,执法人员责令该企业尚在运行的车间立即停产,对有关生产记录予以先行登记保存;查封了原料仓库、成品仓库中的所有货品;连夜对福喜公司相关人员进行询问。

同时,执法人员要求上海福喜投资方提供有关原料来源、生产加工、质量控制、销售去向等相关记录,召回涉案食品,全面配合调查。上海食药监局对已销往连锁餐饮企业单位的涉案产品采取了控制措施,责令相关快餐企业封存涉案产品。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对此高度重视,立即作出批示:食品安全关系群众的健康与安全,必须“零容忍”。市食药监、公安、工商等部门必须共同彻查严处,依法一追到底,查处情况必须及时向社会公布。

供应链漏洞大暴露

在上海福喜“过期肉”事件持续发酵之际,与其有业务往来的一大批洋快餐品牌也浮出了水面。《第一财经日报》昨日获得的多家企业回应显示,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德克士、汉堡王等已经停用并封存上海福喜提供的所有肉类产品;宜家表示,自去年9月起已经解除与上海福喜合作;达美乐、星巴克、赛百味、华莱士、星期五餐厅、吉野家均表示,未与上海福喜有任何业务往来。

有养殖业界人士对此表示:“一些洋快餐企业虽然自称与上海福喜无业务往来,但很可能曾经与其有业务往来,或者跟福喜集团其他公司有业务往来。很多企业跟福喜集团有业务合作,只是没有跟涉事的上海福喜合作,这并不能代表这些企业清白。”

他还表示,外资企业一般统一管理,上海公司不规范、存在管理漏洞的话,其他公司也极可能存在问题,消费者应引起重视。

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边疆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对事件表示“不可思议”,在他看来,事件暴露了洋快餐的供应链有点失控。

某大型肉鸡养殖企业前高管对本报表示,洋快餐企业虽然对供应商的资质、生产技术、企业品牌形象等有着严格的要求,但最终问题在于执行力不够。

“有规不依背后,除了洋快餐的管理模式在中国遭遇水土不服外,也与整个养殖产业的从业人员素质不高、利润率偏低有关。相比肯德基、麦当劳两位数的利润率,一些洋快餐上游养殖加工企业的利润率只有2%左右。”前述养殖企业前高管表示。

事实上,对于供应链的管理,一直是在华洋快餐品牌心中的痛。

去年,肯德基等洋快餐品牌受到供应商违规行为的拖累,导致业绩下滑,于是肯德基发起了整顿供应链的“雷霆行动”,清理了一批供应商以及上千户鸡舍。

讽刺的是,“雷霆行动”宣布圆满成功后没多久,供应商再次爆出问题。而就在上海福喜“过期肉”事件曝光的同时,麦当劳正在进行庆祝进入上海市场20周年的大型庆典活动,准备继续加大在中国的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