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旧电脑等洋垃圾被曝走私猖獗:每柜获利9.5万元

“吸血鬼服饰”“幽灵电脑”变身潜入境 打击走私“利益链”需多重手段

“吸血鬼服饰”“幽灵电脑”……广西防城港市近日开庭审理的一场“洋垃圾”走私案,凸显了边境贸易的层层“利益链”。记者深入采访时发现,边境走私的“多宗罪”迫切需要加大打击力度。

“洋垃圾”走私猖獗

中越边境上有上千条边民小道,而来自欧洲、美国、日本等地的废旧电脑、旧衣服,正是通过这些小道进入中国市场的。

在防城港市开庭审理的这起案件,涉案人吴某是中越边境东兴市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总经理,另一涉案人员杨某则是他老乡。

在短短半年时间里,杨某和吴某联手搭建了从境外到境内的走私“产业链”。产业链分工是:吴某负责走私越南旧衣服、破电脑等“洋垃圾”入境,而杨某则负责将入境“洋垃圾”输送到广东等地。

旧衣服的走私流程并不复杂,老板从国外订购废旧衣服运送至越南海防,杨某便联系越南代理公司办理相关手续,将废旧衣服运送到东兴的非设关地码头,再由他人在码头卸货、过驳及运输到广东的交货地点。作为“保货人”,杨某将货物安全运送到广东,每柜旧衣服可获利6.3万元、废旧电脑可获利9.5万元。

旧电脑走私入境后,会被混入进口医疗器械中,伪装后进行运输。杨某承认,之所以通过医疗器械来走私旧电脑,主要是因为医疗器械与旧电脑外形相似,通关较为容易。

业内人士暗揭边境走私“利益链”

记者深入采访时,一位常年从事边贸的业内人士覃泽芳向记者揭示了边境走私庞大的“利益链条”。

旧衣服被称为“吸血鬼服饰”,一无标签,二无生产厂家,三无产品合格证,大部分都是欧洲、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淘汰的衣服。

旧电脑被称为“幽灵电脑”,在所在国已宣告报废。进入中国境内后,也完全不存在售后服务、维修的可能性。

走私的冻品冻肉就更多了,一些冻品冻肉甚至有几十年“高龄”,在行内被称为“僵尸鸡爪”,绝大部分都是从智利、巴西、阿根廷、印度等畜牧业大国转口走私进来的。

边境走私的利益是这样分配的:按照货柜箱计算,每个货柜箱“保护费”是8万元,也就是走私入境之后,确保整个货柜从广西卸货、过驳,直到运输到广东的交货地点。8万元中,既有给边境一些不法人员的“望风费”,也有包括处理各种关系的费用。

从利益获得上看,进口商的利润非常惊人。成本不过5000元/吨的鸡爪,加工后价格高达2万多元/吨。而一个冻柜的鸡爪,能够获得35万元至110多万元的暴利。

多重手段方能标本兼治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1-5月,全国海关侦办废物走私犯罪案件61起,查证电子垃圾、废塑料(11570,55.00,0.48%)、废纺织品、废矿渣、废炉渣等18.3万吨。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巨大利益推动下,仅仅依靠海关的力量无法根治走私垃圾、冻肉等行为。

实际上,“洋垃圾”想走私到境内,要经过重重关卡,经过检验检疫、海关、边防、打私办等多道关口的查验,关口不可谓不多,但走私分子仍然可以依靠狡猾的手法而“瞒天过海”。

一名常年从事打私工作的办案人员表示,伪报品名、伪装货物、伪造单证是进口“洋垃圾”的主要招数。办案人员发现冻货、“洋垃圾”等物品的走私主体基本都是贸易公司,这些公司在港口附近建有简易的垃圾分拣厂以及冻库,工商、环保部门知道这些站点可能会成为“洋垃圾”的藏身处,但其出示的证件齐全、条件符合规定,有关部门对其无可奈何。当前对于可回收利用的“洋垃圾”,回收机构资质问题由谁来审批、谁来监管,各职能部门责任不明确。

而由于一些常年盘踞在边境的走私分子通过“蚂蚁搬家”式的手段进行“洋垃圾”等物品的走私,因为涉及金额和数量较少,没有达到起诉标准,执法部门往往只能查扣,对涉案人教育后一放了之,许多人更是有恃无恐。

海关缉私人员、法院办案人员指出,在源头上把好执法关、加大执法强度至关重要。建立黑名单制度,把达不到处罚数额标准的涉嫌走私人员列入黑名单,以后再次查获时可以把走私数量和金额进行累加,填补漏洞。同时要完善相关部门在案件侦办、移诉和审理判决过程中的信息共享和沟通合作机制,增强打击走私的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