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大学开通WiFi 超七成受访者称周围涌现“低头族”

漫画:付业兴

最近,国内一些高校陆续开通了覆盖全校的免费WiFi,没承想,一些同学基本全堂课都盯着手机,形成名副其实的“低头课堂”和“低头上课族”。对此,有人认为WiFi不该覆盖教室,学生肯定管不住自己,还有人觉得,“低头上课族”渐多,还应从课堂教学质量下手。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手机腾讯网联合发起的一项调查(37726人参与)显示,73.2%受访者指出周围的“低头上课族”非常多,72.2%受访者坦承上课看手机确实影响自己听课。

72.2%受访者坦言“课上低头”确实影响听课

调查发现,24.8%受访者称自己学校已经全面覆盖免费WiFi。

调查中,49.6%的受访者坦言自己会在上课时不时就刷手机,73.2%的受访者觉得周围的这种课上低头的人很多,而且72.2%的受访者也明确表示“低头上课”确实影响听课效率。

就读于重庆医科大学护理专业的夏寿银,上课时会时不时地看一下新闻,关注一下QQ动态。“我觉得自己确实是个‘低头上课族’。尤其对于自己不感兴趣的课,比如大学生生涯就业指导、心理健康等课,我就会用手机来消磨时间,但专业课会认真听”。

在吉林一所高校读计算机专业的大三男生周德志说,每次上课基本上一半的人都在低头。“我觉得都是在刷微博、聊天或看与课程无关的新闻,本来上课集中精神的时间就短,被手机频繁打断后,一堂课就这么上得七零八碎。”周德志觉得“低头上课族”和WiFi覆盖没有直接关系。移动上网越来越方便,“怎么都要上网,WiFi还帮大家省了钱。关键还是课堂的主角——老师和学生的问题。”

北京大学医学部护理学院老师江华认为,WiFi覆盖全校园以后,教学质量确实有所下降,“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学生是被WiFi影响了。‘低头上课族’的状况很严重,我觉得认真听课的学生也就1/3左右,其他有的是在玩,有的可能在查资料,我无法时刻关注他们在干什么”。

但对于WiFi是否应该覆盖全校园,江华还是持肯定意见。“因为是大势所趋,你无法逆潮流去做一些事情”。江华认为自己所在医学领域发展得很快,老师课堂上讲的东西未必是现在最新的东西,所以老师也需要学生在课堂上查阅一些新的文献或者一些新的资料。就像年轻人无时无刻都离不开微信、QQ、微博一样,WiFi的覆盖不过是增加了便利性。

52.3%受访者不支持把WiFi无差别覆盖教室

就“低头上课族”盛行的原因,调查揭示,68.6%受访者觉得是“老师讲得没意思”,以及“对课程不感兴趣”(20.7%)和“不爱学习”(19.3%),除此之外,“学校网络太方便”(11.8%)、“信息焦虑,不刷难受”(11.7%)也是原因。由此可见,主要还是学习本身的问题。

李俊仪就读于安徽大学,该校目前教学楼没有覆盖WiFi,但他认为WiFi肯定对他有一定影响。“我并不觉得自己抵不住诱惑,而是有些课堂的教学质量和氛围,确实让人无法集中精神”。

学经济的刘哲厚是上海一所财经类高校的大二学生,他觉得一些公共课的课堂氛围可以用“惨淡”来形容,“这些课很多都是大课堂,150人上课,听课的基本只有前两排。中间的都在聊天、玩手机,后面的不少在睡觉。老师不可能看不到这些,但他和学生达成的这种‘默契’看似和谐,对双方其实都是敷衍。这到底是谁的问题呢?”在刘哲厚看来,公共课并非就一定是无聊刻板的,有些课程无非是文史哲的延伸,“可惜很多授课老师都是行政教工转岗,学术水平一塌糊涂,怎么可能讲出有意思的内容?”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认为,造成“低头上课族”跟很多因素相关。应用型学科,“低头上课”的情况会多一些;理论型学科,情况会好一些。“应用型的更关注现实和当下变化,如果老师讲的没啥意思,学生就可能开小差,去关注更现实和有趣的的新闻去了。”当然这样可能跟学风也有一定的关系。在展江看来,上网便利更促成了这一情况。

不愿具名的唐老师是湖南大学的管理者,在他看来,造成“低头上课族”的深层次原因,是学校管理没有跟上技术的进步。“互联网条件下的教学改革,需要兼顾对学生影响的评估,并因此作出教学方式改变”。

你支持学校把WiFi无差别地覆盖到教室吗?

47.7%受访者表示支持,而另外52.3%则明确不支持。调查揭示了主要原因:53.0%受访者诚实表示,如果覆盖了,自己在课上根本禁不住“诱惑”。

抬头课堂?改变教学形式、提高教学质量、增强主动学习意识

要想让“低头上课族”抬起头来认真听课,回归“抬头课堂”,究竟应该怎么做?

“改变教学形式”(45.0%)、“提高课堂教学质量”(26.6%)、“学生增强主动学习意识”(17.8%)是受访者主要倡导的三点。“学校分区域提供网络”(12.7%)、“上课前‘上缴’手机”(11.6%)和“限定上网时间”(6.3%)也被认为是好的办法。

对于高校在校园里面全覆盖WiFi,展江有自己的看法:“这个是大势所趋,不能因噎废食。这个也对教学,从教材、教学内容、教学设计到教师讲课方式,都提出了挑战。”

“像这种问题不要去怪学生。我认为这就是教学质量的问题。如果你教学质量好,你上课有货,别的途径是不能取代的,看微博会误事,那学生当然觉得听课才有价值。”展江也将改变“低头上课族”的办法,更多地聚焦于老师身上而不是学生。

湖南大学的唐老师也对WiFi持乐观的态度。“这也许是件好事情,可以倒逼学校提高管理,倒逼老师提高教学质量。”在他看来,互联网促成了信息分享更加自由,催促学校的治理方式向更加公开、透明和多元转变。

本次调查64.8%受访者为90后,10.8%受访者为80后,3.2%受访者为70后,21.1%受访者为60后及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