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微博)记者 李鑫 实习生 吴连秀 摄影 雷远东

重罚

罚款5200元记12分

覃女士因使用他人车牌、骗领车牌,合并罚款5200元,记12分。

罚款5000元记12分

朋友陈先生使用他人车牌,罚款5000元,记12分。

三国时期的赤壁之战中,庞统用了一招“连环计”让曹军被火烧得大败。而2000多年后,连环计被3个成都人用在了汽车号牌上,升级成了“连环套”。

升级版“连环套”是这么玩的:市民贾先生向车管部门谎报车牌丢失,获得了一副新车牌,并将新车牌交给老婆覃女士使用。而覃女士用同样的手法,又申领到一副新车牌,同时将自己所驾驶车辆的车牌交给夫妇俩的好友刘先生用。就这样,3个人驾驶3辆车,换着用5副号牌,试图彻底玩转成都市的交通监控系统。

不过,一只“牛眼”破了“连环套”。成都交警(微博)利用最新使用的机动车缉查布控系统,5副换来换去的车牌被秘密安设的监控点位锁定,只要嫌疑车辆经过监控点,系统就会立即报警,并追踪车辆轨迹。7月23日下午,民警在二环高架永丰立交处将开着奥迪套牌车的覃女士挡下。一天后,连环套的另外两个主角也前往交警四分局接受调查。

“利用这套系统,今后无论多隐蔽和复杂的套牌手法,都会被锁定。”民警介绍,借助缉查布控系统,目前已有10辆套牌车被挡获。

A调查

一个号牌两辆车 城南城北同时出现

最近一段时间,成都市交管局15楼的电子眼处理中心的民警,遇到一件蹊跷事。一辆挂着川AJH118号牌的黑灰色奥迪A5轿车,在限号时段多次被抓拍,但号牌信息显示却是一辆黑色丰田埃尔法汽车。“因为车辆信息不一致,违法数据无法录入。”民警说。

民警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交管局指挥中心,相关车辆信息被输入了新近启用的机动车缉查布控系统。而这一查,更蹊跷的事情出来了。“根据对号牌的监控,我们发现在7月21日下午2点左右,挂着川AJH118的两辆车,即奥迪车和黑色丰田车同时出现在城北金牛立交和城南二环高架处。“这说明奥迪轿车具有重大套牌嫌疑。”民警说。

缉查系统“画”轨迹 嫌疑车被锁定

同时被输入缉查系统的,还有10多个车牌号。其中一辆白色丰田埃尔法汽车挂的车牌号为川A86M99,但该号牌“恰好”属于正在缉查的奥迪A5轿车。“3辆车中有2辆是同一型号的丰田车,该型号车在成都保有量很少,而且有套牌嫌疑和被套牌嫌疑的都是奥迪车,这中间可能有关系。”交管局随即成立统一行动组,利用缉查系统开始对有套牌嫌疑的车辆进行锁定。

7月22日,记者在交管局看到了缉查系统“画”出的嫌疑车轨迹图:白色丰田车每天下午2点左右都会出现在城南片区,一直活动到夜间,驾驶员是一名中年男子。

B行动

路口蹲守5小时 嫌疑号牌车现身高架

7月23日中午,记者跟随暗访民警前往益州大道和府城大道交叉口,准备进一步取证。“一旦嫌疑套牌车出现,我们立即现场挡获。”民警说。

根据白色丰田车的活动规律,下午2点左右该车会经过路口。在上午时段,民警已经在路口重点布控,封堵嫌疑车可能经过的所有路线。下午两点,一辆白色埃尔法汽车果然出现在记者视线中,但该车的车牌号为川A7GG71,并非目标车辆。之后的几个小时中,整个布控区域再没出现该车型的车辆。

“车型很容易认出的,看漏的可能性很小。”下午3点半开始,记者和便衣民警分散到附近的小区以及商用停车场寻找白色丰田车,但没有结果。

就在大家以为布控取证失败的时候,指挥中心传来消息:川A86M99在二环高架南段出现,但不是白色丰田车,而是一辆奥迪A5轿车!

此时,二环高架上沿途所有的电子眼和“全球眼”,都盯着这辆奥迪车。现场民警则利用晚高峰车流较大的特点,在永丰立交段压缩车流人工造堵,将奥迪车拦了下来。在奥迪车的后备箱,民警发现了另外一副号牌——川AJH118,“恰好”属于黑色丰田埃尔法车。

3辆嫌疑车落网 女司机被罚款5200元

经过连夜询问,覃女士承认白色丰田车的车主是她朋友,并且长期使用自己奥迪车的号牌川A86M99,而白色丰田车的原车牌为川A7GG71。原来,当天布控点出现的白色丰田车,就是嫌疑车辆,只不过当天该车使用了原车牌,所以从记者和便衣民警眼皮底下开走了!

24日上午,另外两辆嫌疑车,即黑白丰田车都出现在交警四分局里。开黑色车的是覃女士的老公贾先生,白色丰田车的驾驶员姓陈,车主是刘先生。根据《道法》,覃女士因使用他人车牌、骗领车牌,合并罚款5200元,记12分;陈先生使用他人车牌罚款5000元,记12分。

C对话

躲限行“套”老公 朋友又“套”夫妻

24日下午,记者在成都交警四分局,见到了白色丰田车的驾驶员陈先生。他称这辆车由他和车主刘先生轮流驾驶,“换号牌平时都是我来,上周才换过一次。”他说。

实施“连环套”的覃女士穿着白色连衣裙,今年41岁,自称在公司做财务工作,老公贾先生则从事地产建材生意。

记者:为什么想到要给自己和别人的车套牌?

覃女士:我主要是为了躲尾号限行,早晨上班赶时间。我以前有辆车被盗,去补办过号牌,所以就想到用补办号牌的方法来套牌。我到车管所挂失补办的,多出来的号牌都是正规牌。

记者:你平时是怎么使用这两副号牌的?

覃女士:差不多是根据尾号限行来换的,我一般都是走二环从南门到东门。

记者:你套了老公的川AJH118,为何要把自己的川A86M99号牌交给白色丰田车用?

覃女士:那车是我和我老公朋友的。我们跟他提到过这个事情,他找我要的,我就答应了。我们只是生活上的朋友。

D揭秘

隐蔽“缉查眼” 查套牌有一套

“像这种互相套牌的手法,如果只靠路面民警对车辆进行巡查,能够逮到的几率并不高。”民警介绍,在新近启用的机动车缉查布控系统下,“连环套”能够被轻易破解。“所有车牌与车型不符的违法信息,都会进入到缉查布控系统形成黑名单。”而全市范围内有大量隐蔽“缉查眼”点位,一旦黑名单车辆通过点位,“缉查眼”会立即向指挥中心和各个交警分局指挥室报警,同时辖区民警的警务通也会报警。“利用反复的报警,我们最终画出嫌疑车的活动范围,并将其挡获。”民警说。

在此次交管部门统一行动中,被“缉查眼”报警挡获的套牌嫌疑车有10辆。“这些车利用套牌逃避的违法记录,我们也会重新搜集和查看,只要形成完整证据链,都会追加处罚。”民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