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捷豹路虎官方发布消息称,将于8月1日开始下调3款车型的价格,最高降幅30万元,随后,一汽-大众奥迪官方也发布消息称,将于8月1日起下调国产车型的原装备件价格。

降价企业并未回避此次降价的原因。不管是捷豹路虎还是一汽-大众奥迪,相关负责人均坦承,这和目前的反垄断调查有着密切的关系。

据了解,自从2008年《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反垄断调查就深入航空、日化、通信、奶粉等多个行业。去年在诸多媒体炮轰“进口车高价”问题之后,汽车行业反垄断调查开始加速推进。

从去年下半年商务部启动《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修订,到发改委对汽车产品价格虚高的调查,商务部“有条件批复”丰田合资电池企业科力美,以及国家质检总局酝酿将非中规车纳入“汽车三包”等一系列动作,反垄断正在多部委的协同推进下,在政策、产业链、销售终端等多层面展开,汽车行业存在多年的进口车价格“垄断”,以及饱受诟病的售后价格“虚高”等问题有望很快得到改善和解决。

“上述两个企业的示范效应,很可能将带来连锁反应,最终导致豪华车价格下降。”一位行业协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不过新华社援引专家说法认为,降价后,部分豪车的暴利仍十分明显。

降价回应发改委反垄断调查

7月上旬,梅赛德斯-奔驰对保养服务的价格进行了明晰和调整。7月25日,捷豹路虎发布官方消息称,为了回应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的反垄断调查,8月1日起将下调路虎揽胜加长版5.0V8、路虎揽胜运动版5.0V8以及捷豹F-TYPE敞篷版全系3个车型、6个车款的价格,平均降价幅度将达到20万元。

其中,揽胜2014款5.0V8SC巅峰创世加长版的官方指导价将从目前的359.8万元下降至329.8万元,下降30万元,成为此次调价中降幅最大的一款车型。

捷豹路虎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调价是官方的主动行为,这一行为使捷豹路虎成为中国第一个响应相关部门检查的跨国企业,同时也受到相关部门的认可。”

在捷豹路虎宣布下调部分整车价格的一天后,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宣布下调所有国产车型零部件价格。以奥迪在华最畅销车型A6L为例,调价之后,该车型零整比从411%降至291%。

今年4月,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中国汽车维修协会联合发布国内常见车型零整比系数研究成果,披露了18种常见车型的“整车配件零整比”和“50项易损配件零整比”两个重要系数,最高达1273%的“零整比”暴利触目惊心。

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执行副总经理葛树文表示:“今年初,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对汽车行业整车及售后服务存在的问题给予了很高关注。一汽-大众奥迪决定积极配合相关调查。”

一汽-大众奥迪此次下调原装备件价格将于8月1日起实施,涉及旗下所有国产车型。其中,奥迪A6LTFSI舒适型的2.0升TFSI发动机价格下降22%、multitronic无级/手动一体式变速器降价38%、车身总成降价16%、ABS单元降价25%,原装备件的平均降价幅度达到20%。,一汽-大众奥迪还表示,将“根据市场情况不断完善原装备件价格体系”。

“由于规模效应,生产零部件价格远高于整车价格是没有道理的。”一位从事汽车维修的专业人士告诉记者,20%是一汽-大众奥迪在售后方面的一次“相对让利”。

此次调整只降低了国产车型的零部件价格,一汽-大众奥迪方面表示,进口车方面的价格调整以及如何调整将在“合适的时间”的发布。

熟悉一汽-大众奥迪的相关人士表示,这是一次迫于压力的试水行为。在奔驰、捷豹路虎接连调整价格的情况下,奥迪紧急出台的调价措施也属必然。分析认为,下调国产车型零部件价格,是奥迪最为可控的行为。首先,国产车型的零部件均为本地化生产,因此采购价格和利润空间可控。对于需要向德方采购的进口车零部件,受采购价格和关税影响利润空间较小。此外,相对于捷豹路虎等以进口方式在华销售的汽车厂商,奥迪市场保有量达300万辆,售后服务已经成为其利润最重要来源,选择降低零部件价格成为首选。

或撼动豪华车价格体系

记者了解到,一汽-大众奥迪降低了零部件的出厂利润,在市场上,经销商仍保持了原有利润空间,因此经销商暂不会由于这次降价行为而出现利益受损。

新华社记者26日和27日在北京捷豹路虎和奥迪品牌4S店看到,此次主动降价后,豪车价格仍远高于国外市场。国内市场上,路虎揽胜“5.0V8 Autobiography”降价后的低配版本厂家指导价为260万元左右,但在英国市场,此车型价格仅为8.1万英镑,折合人民币不到90万元。按照汽车行业专家贾新光的计算,即使进口汽车要交纳关税、增值税、消费税等较高额度税款,但国内外价格相差2倍,其中的暴利十分明显。除了整车价格依然畸高,配件价格下调后,国产奥迪的“零整比”也仍然较高。以奥迪“A6L”为例,该车型的“零整比”将从411%降至291%,这意味着更换这辆奥迪车所有配件的花费,可以购买几乎3辆新车。

对于此次降价的标准测算等方面,截至记者发稿,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未能明确解释。

不过,汽车行业协会的相关负责人认为:“上述两个企业的主动降价行为很可能将带来‘多米诺’效应,导致诸多企业跟随调低产品售价,最终撼动豪华车的价格体系。”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在此次反垄断调查中,奔驰、克莱斯勒等跨国企业也在其中。然而,戴姆勒东北亚投资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此前有媒体报道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倪恺坦承梅赛德斯-奔驰正在接受调查的说法,“但是由于这一问题较为敏感,我们不便置评”。

至记者发稿,克莱斯勒(中国)也未对此发表任何评论。宝马(中国)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截至目前,宝马没有接受任何反垄断调查。”

多部委联合反垄断

不仅发改委,商务部、交通部和国家质检总局也在协同推进汽车行业的反垄断调查。

汽车流通协会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多年来商务部一直在关注汽车行业的垄断行为,去年下半年开始酝酿 《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的修订工作。”由于《办法》赋予了汽车生产企业某些“特权”,这是汽车行业存在垄断行为的根源。

在2005年我国颁布 《办法》之后,我国进口车领域就一直在使用授权经营的方式,即只有获得汽车供应商 (通常为跨国企业、汽车生产企业)的授权,经销商才能销售相关产品。这意味着,供应商在整个流通渠道中具有较高支配地位,掌握价格制定权等特殊权利。因此不少跨国企业也就借此获得丰厚的利润。

6月30日,交通部也发布了《关于征求促进汽车维修业转型升级 提升服务质量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计划通过鼓励原厂配件进入独立售后市场的方式打破汽车生产企业对零部件领域的垄断。

近日,一位接近国家质检总局的消息人士也透露,目前该部门正在在酝酿出台将非中规车纳入“汽车三包”的相关政策,这一政策一旦出台,将使平行进口的车辆走出 “灰色地带”,非中规车的身份认定或将首次明确,在规范该领域业务发展的同时,进而打破汽车企业作为“总经销商”的垄断行为。

实际上,早在5年前《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反垄断调查就一直在持续,图书、医药、保险、奶粉、电信等高利润行业均有涉及。

2013年,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曾公开表示,会把下一个目标放在与老百姓密切相关的石油、电信、汽车和银行等行业领域。几乎是在同时,我国诸多媒体也集中报道了“进口车高价”问题。

在政策的引导和媒体的助推之下,汽车行业存在的包括进口车价格虚高;垄断后市场零部件供应渠道;限价限区域销售等垄断行为被置于“聚光灯”下。

“通过我国相关部门形成的这一记组合拳,最终很可能将打破汽车企业在价格等方面的垄断地位,推倒在汽车行业存在多年的垄断‘高墙’。”相关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