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张守帅

本月底,四川21个市州相继公布了上半年地区生产总值等相关经济数据。记者梳理发现,去年GDP过千亿的12个市州,前后排名差距不大,“卡位”更激烈,千亿俱乐部正迎来一盘“变局”。

成都首位,依然不可撼动,以4842.81亿元的总量,遥遥领先。在12个市州经济总量中,成都占比41.55%,这一比重与2013年数据比,增长了1.12%。

其实,成都上半年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而是经历了一番波折。一季度,成都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放缓,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回落至近年少有的第三位。多亏汽车产业和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发力带动,半年盘点时重回首位,显示出成都建设西部经济核心增长极的十足后劲。

绵阳继续排名第二,地区生产总值773.72亿元,领先第三的德阳近100亿元,短期内很难被超越。

从第三名到第十二名,形成了三个台阶。德阳、宜宾、南充、达州为一个台阶,达州领先下一台阶首位的泸州32.41亿元;泸州、凉山、乐山为一台阶,乐山领先下一台阶首位的资阳24.29亿元,资阳、内江、自贡又为一个台阶。

但在前两个台阶内,相邻市州的差距,非常小。比如,排名第四的宜宾,经济总量653.03亿元,仅领先南充3.73亿元。考虑到上半年南充增速7.5%,高出宜宾2.4个百分点,照此势头,第四名有可能易主。

泸州、凉山、乐山的关系,更为微妙。泸州比凉山高出7.56亿元,凉山高出乐山1.3亿元,下半年哪个市州稍有发力,有可能就会改变格局。

如果说,上述竞争,还算暗流涌动的话,泸州则如一匹黑马,凸显排位提升的加速度。

泸州半年地区生产总值603.48亿元,排名第七,相比2013年全年排名,跃升了一位。但它以11.2%的GDP增速,排名市州首位。

跳出12个市州看,在全省21个市州GDP增速排名前五的城市中,雅安、眉山、资阳均为新兴工业城市,连同排名第八的遂宁,它们均处于成都经济区。“这些新兴城市,没有产业上的历史包袱,抓住了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城镇化建设的机遇。”省社科院副院长盛毅认为,尽管目前排名较为靠后,但他们会因产业特色而赢得发展机遇。

成都首位,依然不可撼动;泸州,“放心酒”稳市场;攀枝花,新能源产业促转型升级……本月底我省21个市州相继公布上半年地区生产总值等相关经济数据,展示出一幅“首位一马当先,梯次竞相跨越”的生动画面。

省委十届三次全会作出全面实施“三大发展战略”、奋力推进四川“两个跨越”的重大部署。今年以来,面对宏观经济下行的压力,全省各地认真贯彻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保持专注发展定力,狠抓各项稳增长措施落实,着力转方式调结构促改革。埋头苦干的同时,伴随着一系列头脑的风暴:不以GDP论英雄,但不是不要GDP;注意区域统筹协调,也要区别对待;充分开放合作,后发也能高点切入;县域强则底部实,县域强则支撑稳。

夯实底部基础,多点多极竞相崛起——从上半年的经济数据中,我们感受到区域竞争的虎虎生气。

以产业突破稳增长

本报记者 孔芒 庞山岚

白酒、机械、能源和化工是泸州传统四大产业。稳增长的核心就是走传统产业内涵式升级转型之路。市上将工业发展引导资金提高到4.8亿元,设立5000万元市级酒业发展专项资金,设立1000万元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贴息资金。去年以来,占泸州工业比重近7成的白酒产业遇到调整期。面对困难,泸州主动应对:调整产品结构,坚持走纯粮酿造的品质之路,以“民酒”、“放心酒”稳住市场。上半年,白酒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6.2%。

对化工产业,泸州走延伸产业链之路。天化公司派出两名技术人员长驻合江县投资促进局,拟引进战略投资者开发其公司下游产品。机械行业坚持创新驱动,以兼并重组促进产业整体提升。上半年,机械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8.5%。

能源产业,泸州在推进煤矿清理整顿的同时,有序推进页岩气钻采工作。目前有14口页岩气井,每天产量25万立方米。

新兴产业正在泸州高点起步。去年,泸州启动规划面积21.3平方公里的泸州医药产业园建设项目。园区按照“一年打基础、三年见成效、五年成规模”的建设进度,计划3—5年内引进企业10—30家,实现产值50亿—100亿元。